本文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的一部分

距离上一次全球金融危机结束已有八年,尽管世界各国的政策制定者们付出了极大的努力,但我们仍然未能享受到广泛的经济上的反弹,我们需要这样的反弹来创建未来更安全和繁荣的世界。是的,各中央银行提供的刺激措施有助于稳定西方经济,但是使我们得以回到如过去几十年社会所拥有的强劲增长的催化剂是什么呢?

我们不用把问题想得太复杂,因为这个催化剂的答案就存在于你附近港口那进进出出的集装箱当中。简而言之,扩大全球经济的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扩大全球贸易。

诚然,自由贸易在西方民粹主义的批评下是促使工厂岗位丢失的源头。事实上,贸易比自动化所需要的岗位还要少,这是一种难以逆转的力量。因此,贸易成为了一些现象的便宜替罪羊,而现实则是:跨境商务在过去的60年中,为我们所享受到的包容性全球繁荣的创造发挥了出人意料的作用。

研究表明,贸易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为促进就业、工资提升和寿命延长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此外还有推动减少贫困、童工和奴役甚至是军事冲突的作用。一项涵盖了40个经济体的研究还发现,贸易促进低收入家庭的购买力提升了三分之二,贫困家庭可以将更多的钱在如食物和衣服这些频繁交易的商品上。

恰恰相反的是,这些批评并不会因事实而消逝。如果自由市场的鼓吹者是诚实的,我们会承认全球贸易系统未能跟上全球商业的变化发展的步伐。我们同样承认宏观经济层面上,长期利益是巨大的——但是短期的损失可以从个人层面上感知到。

为了赢得这些批评者的支持,全球贸易需要重启。下文将提出四个主要的“重启”领域:

世界贸易组织的改革

自1995年成立以来,世界贸易组织就面对着指责:这些文件太冗长而多数国家无视了通知规则。但是在发现以前,这些事实很容易被遗忘,世界贸易组织被视为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们共同控制的俱乐部,一个拒绝改变现状的俱乐部。世界贸易组织的建立加速了贸易自由化,也给大大小小的国家建立了由法律而非权力引导下的争端解决机制。因此,越来越多的国家愿意向世界贸易组织申诉这类问题。

世界贸易组织不是完美的,但是全球贸易系统需要一个强有力的管理机构。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则体系也赋予了企业在投资之前需要的可预见性和责任感。鉴于此,世界贸易组织不应当被取代,而应当进行改革。世贸组织改革的第一步应当是其透明度和通知机制,并且加快争端解决进程。

将贸易法带入数字与服务时代

不论是区域性、全球性或是双边的贸易协定,现在的众多贸易协定都是在制造业驱动的全球经济的时代撰写的。如今,服务业成为了更大的推动力——而一些如信息科技、物流、建筑、法律和会计等的服务业得以更容易地跨境交易。

此外,包括零售在内地许多形式的商务正在数字化。到2020年,跨境电商预计将达到1万亿美元的规模,然而贸易规则却没有跟上节奏。只有20%的区域性贸易协定对电商的相关事项,如透明度、数据保护和无纸化贸易等进行了规定——贸易法也未曾跟上时代的步伐。

简化海关

当关税占据人们的视野时,真正促使贸易成本膨胀的是一些非关税举措,如毫无作用的海关不效率和配额、许可证以及用以保护国内生产者的本地法律。2017年初批准通过的《贸易便利化协定》(TFA)可以帮助减少繁文缛节和官僚作风,这些行为都毫无必要地增加着贸易成本。

如果能够得到好的施行,《贸易便利化协定》可以削减高达15%的贸易成本,促进全球贸易实现1万亿美元规模的扩张。但是这需要政策制定者们在进行海关改革时,本着诚意行事。同时,这还需要像沃恩这样的自由贸易支持者们推动世界各政府去做正确的事情。

使贸易更具包容性

如果说对现有贸易系统来说最重要的批评,那就是贸易在短时间内会出现赢家和输家。因此,即使贸易从长远来看是完全积极的,我们仍需要考虑被贸易或者科技效率所取代的工人们和本可以有更高的销售额的小企业们。真相是,一个贸易系统只有在每个人都收益的情况下才能达到可持续。因此,我们必须保证贸易变得更包容并且帮助支持可持续发展。

政府还必须为那些因为贸易或者科技而失去工作的工人们建立更加安全的网络。这样的协助网络的具体情况取决于世界各国既有的文化差异。在一些国家,这些协助可以补贴工人们通过课程或者在职教育得到再培训的花销。另一些国家中,其则包括工资和健康保险甚至是对受影响的企业和农场的特殊协助。国家应对将这些举措落实到他们的政策中,世贸组织和企业协会们可以推动这些举措更好地实施。

在过去的十年里,区域性甚至双边贸易协定都变得越来越流行了,这也是世贸组织164个成员国之间难以达成全面的共识的写照。但是对于推动全球增长的贸易和促使增长的红利辐射到更广阔的地域的愿景而言,政府、企业、非政府组织和其他机构必须要齐心协力、共同努力。

鼓吹贸易的我们了解随着商品和服务跨越国界自由交流所带来的经济效益。一个21世纪的贸易系统同样推动政府发展环境标准和劳资标准。但是在我们为国际贸易制定方案之前,我们必须要坚信,21世纪的贸易世界需要一个让自由贸易有益于每一个人的21世纪的政策环境。

作者:

David Abney,美国联合包裹服务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Sudipta Bhattacharya,印度阿达尼集团首席科技官;

崔维星,中国德邦物流董事长兼总裁;

Tarek Sultan Al Essa,科威特智傲物流首席执行官;

Badr Jafar,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新月企业首席执行官兼Gulftainer有限公司总裁;

Thomas Klühr,瑞士瑞士航空首席执行官;

Andreas Renschler,德国大众汽车理事会成员;

Shashi Kiran Shetty,印度Allcargo物流公司总裁;

Søren Skou,丹麦马士基集团的首席执行官;

H.E. Sultan Ahmed bin Sulayem,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迪拜环球港务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Forbes联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胡静璇

责编:张智

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