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大约有42%的职业女性表示她们曾因性别而在职场上遭受歧视。根据皮尤研究中心最新的一项调查数据显示,她们经历了与男性同工不同酬、在重大工作中被忽略等各类歧视。

这项调查完成于最近一系列针对政界、媒体和其他行业的性不端指控之前。调查发现,在所有成年雇员中,认为自己受到过性别歧视的女性数量是男性的两倍(42%比22%),在八种类型的职场性别歧视中她们经历了至少其中之一。

最大的性别鸿沟之一是收入方面:25%的职场女性表示,她们的收入低于从事同一工作的男性,而只有5%的男性表示他们的收入低于女性同事。

因为性别而被认为无法胜任工作的女性数量几乎是男性的四倍(23%比6%),而女性中因为性别而受到对于其工作能力的轻视的人数是男性的三倍(16%比5%)。

其他的问题中男性和女性的回答也存在着很大区别。15%的职场女性表示高层领导给予她们的支持比从事同一工作的男性少,而只有7%的在职男性表示有类似的经历。十分之一的职业女性表示,她们因为性别而不能承担最重要的任务,相比之下只有5%的男性有类似经历。

这项在2017年7月11日到8月10日之间进行的调查在全国选取了4914个有代表性的样本中,该调查也在问题中涉及了性骚扰。调查发现,尽管认为性骚扰在职场中是需要关注的问题的女性和男性比例相近(36%和35%),但在工作场所实际经历过性骚扰的女性人数是男性的三倍(22%和7%)。

近期其他组织的调查显示遭遇性骚扰的妇女比例有所不同,这也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如何询问这一问题。例如在10月12日到15日ABC News和华盛顿邮报进行的调查中,54%的女性表示她们与一名男性产生了不必要的性接触,她们认为无论这种接触是否与工作有关这都是不合宜的;30%的人表示这种接触发生在她们的工作中。在11月13日至15日NPR、PBS新闻时间和马里斯特民调中心所进行的调查中,35%的女性表示她们曾亲身经历过工作场所中的性骚扰或虐待。

该中心的调查涉及了工作场所中特殊的性骚扰问题,并且是即将开展的一项关于妇女和少数群体在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领域中表现的研究的一部分。

教育所带来的的差异

职业女性中表示受到性骚扰的人数比例在不同的种族、族裔和不同教育程度、不同年龄段以及不同党派中都大致相同。但当这项调查涉及到职场歧视的具体形式时,出现的显著差异主要源于女性的受教育程度。

教育程度在大学本科及以上的女性遇到性别歧视的比例要显著地高出受教育程度低的女性。在某些方面,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女性的比例非常突出,例如在具有研究生学历的女性中57%的人表示曾经历过某种形式的职场性别歧视,而本科学历的女性中比例为40%,学历低于大学的女性中则为39%。

大约3/10的具有研究生学历的职业女性表示,她们在工作中因为性别经历过一些挫折,而相比之下具有本科学历的女性中这个比例为18%,受教育程度较低的女性中这个比例是12%。同样,具有研究生学历的职业女性比起受教育程度较低的妇女有更大的一部分(27%)认为她们得到的上层的支持比从事同一工作的男性要少,而具有本科学历的女性所显示的比例为11%,受教育程度较低的女性中有13%。在得不到升迁、在工作中被孤立等问题中调查结果也显示类似的情况。

至于薪酬方面,具有本科以上学历的职业女性比起受教育程度较低的女性有更大一部分人表示她们的收入比从事相同工作的男性要低。家庭收入为十万美元及以上的女性比例在这个问题上较为突出——她们中30%的人认为她们的收入低于从事类似工作的男性,而收入较低的女性中只有约五分之一的人表示这样的看法。但总体而言,家庭收入较高的妇女在职场上平均每人都经历过八种性别歧视中的一种。

调查的结果在不同种族之间也有差异。大约一半(53%)的黑人职业女性表示她们在工作中至少经历过一种性别歧视,而白人女性和西班牙裔女性中的比例则相近(40%)。值得注意的数据是有22%的黑人女性因为性别而在最重要的工作任务中被忽略,在白人女性中这个比例为8%而西班牙裔女性中则为9%。

女性在职场遭受的歧视也因政党立场不同而有所不同。大约一半(48%)民主党女性和有民主倾向的无党派人士表示,她们在工作中经历过至少一种形式的性别歧视,而在共和党和有共和党倾向的女性中这个比例则为1/3。不同党派之间的差异甚至在控制了种族的变量后之后依然存在。在美国,两党在性别平等问题上存在着巨大的分歧。2017年皮尤研究中心的另一项调查发现,民主党对于美国在性别平等方面的进程较为不满。

关于本调查:提供这些数据的调查在全国范围内选取了4914个具有代表性的样本,这些样本都是年龄在18岁以上的成年人。在2017年7月11日至8月10日之间这项调查通过GfK公司在线上用英语和西班牙语进行,调查对象包括从事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相关领域的成年雇员。样本中4702名成年雇员的抽样误差幅度为正负2.0个百分点。样本中2344名女性雇员的抽样误差幅度为正负3.0个百分点。

作者:Cary Funk,是皮尤研究中心副研究主管,Kim Parker是皮尤研究中心社会趋势研究主管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世界经济论坛博客翻译小组·徐嘉莹

责编:景嘉伊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