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去大约30年间,大部分东盟国家都经历了由出口、人口结构以及与日俱增的中产阶级财富带来的强劲增长。但在2017年,只有一件事是确定的:预测经济走势很难。尽管未来还会有波动和不确定性,但是人口增长和城市化作为近年来驱动东盟国家经济增长的两大经济“基础”,仍将持续。对于想要寻求增长的企业而言,在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最重要的或许就是回到基本问题,但是可能需要拐个弯。

好的商业判断力

瞄准东盟国家对于企业而言是合乎逻辑又切合实际的做法。该区域人口数量约为6.26亿,是亚洲第三大共同市场。随着新兴东南亚经济体以约5%-7%的速度增长,拥有10个成员国的东盟有望继续保持活力。在众多经济学家列出的2017国内市场带动增长的国家榜单中,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同样名列前茅。

然而,即使东盟逐渐提高了应对外部冲击的能力,占贸易总量约四分之一的区域内贸易并不能帮助企业降低美国、欧盟和中国潜在增速放缓带来的影响。这意味着瞄准消费者基数不断扩大的东盟市场还不够。在守住基础的同时,企业必须拓宽视野,稍微改变行为方式。

企业可以将目光从东盟转向东盟延伸开来的区域和南亚,这两大区域的人口几乎占到了世界总人口的三分之一。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南亚每月约有100万新增劳动力。到2030年,东盟和南亚地区加起来会拥有全球超过四分之一的成年劳动力。

亚洲开发银行的数据显示,南亚与东南亚区域的贸易额也从1990年的40亿美元增长到了2013年的900亿美元。同期,与东南亚的贸易额在南亚总贸易额的占比仅从11%小幅提升至12%,而与南亚的贸易额在东南亚贸易总额的占比也仅从2%翻了一倍到4%。这种小幅增长的趋势表明东南亚和南亚国家之间的贸易仍有上升空间。

结交新朋友,留住老朋友

东盟的企业倾向与其他东亚或东南亚国家的企业做生意,而很少涉足南亚市场,主要是因为缺乏了解,经验不足,且联系有限。

在充满不确定性的商业环境中,企业继续在反复摸索后已经驾轻就熟的领域中发展的同时,也应该在新的机遇出现时,勇于探索。

首先,随着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推行有利于企业的改革、斯里兰卡总统迈特里帕拉·西里塞纳(Maithripala Sirisena)实施相关政策便利企业运营,南亚正变得越来越利于企业发展。近年来,孟加拉国政府的政策改革也创造了一个更加开放和富有竞争力的环境。

此外,企业在东亚和东南亚区域的运营成本上升,南亚区域作为一个整体为东盟企业甚至全球的制造商都提供了一个可替代市场。这里的最低工资是全球最低水平之一,其中印度最低月收入约为150美元,孟加拉国、尼泊尔和斯里兰卡约为70美元,而且大部分区域都说英语,劳动力识字率较高。

随着中国计划在“一带一路”倡议中复兴这条连接欧亚的古代贸易之路,预期流入南亚和东南亚区域的投资也会带来新的机遇,中国增加的对外投资能够帮助这两个地区适应潜在加剧的贸易保护主义。

随着东盟企业的出口减缓,生产成本上升,将南亚区域纳入商业战略考虑将会带来长期利益。

合作联接创造共赢

东盟和南亚市场的联接蕴含着诸多机遇。

商业往来的增多需要加强实体和融资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这将为东盟和南亚带来巨大收益。交通及基础设施网络的改善会使跨境贸易更加容易,我也在此呼吁这两个区域在基础设施联接的未来发展中加强公私合作。根据亚洲开发银行的数据,东南亚和南亚互联互通专项项目建设所需资金预计为731亿美元;预计到2020年,整个亚洲区域基础设施建设需要8万亿美元的资金。

同样地,公私部门在融资方面也有合作机遇,鼓励企业和企业家“向南看”。政府对加强并整合金融市场的支持以及减少资金流动限制的努力必不可少;此外,金融体系需要放宽对中小企业的贷款限制。关注当地和区域债券市场的发展会为中小企业融资提供新的选择,同时也会增强南亚和东南亚资本市场的一体化进程。

最后,企业还可自行融资。例如,对于很多需要资金的印度企业而言,在海外市场发行卢比债券融资几乎没有外汇风险。由于印度央行鼓励使用卢比债券帮助该国促进经济增长,新加坡也是该债券发行的很好选择。印度债券发行方发行的海外债券中,超过80%都是在新加坡交易所上市的,目前已筹集约660亿美元。

2017年的经济走势仍将难以预测。尽管会有很多不确定性,但是企业可以挖掘东盟和南亚的巨大机遇,蓬勃发展。超过24亿人口努力提高生活水平带来的经济增长机遇巨大,难以抗拒。而把握这样的增长机遇需要足够敏锐,要寻找新的伙伴关系,并且对于很多企业而言,需要在本国周围的市场寻求突破。

作者:Anna Marrs,渣打银行商业与私人银行业务首席执行官兼东盟与南亚地区首先执行官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