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们身处的复杂的、互相连通的世界中,我们需要有想象力、善解人意、情商又高的领导者——这些领导者能够超越让人们分化的争论,着手处理我们面对的挑战。要培养这样的领导者,我们必须加大对人文学科的重视和投入。

我是一名心理学家,研究人类感情。艺术、文学、历史和其他人文学科对于培养我们的情商至关重要——对我们了解自己、理解他人也必不可少。人文学科能够帮助我们和不确定性作斗争,理解错综复杂的形势并与他人产生共鸣。

想象你在读一本小说。你沉浸于故事之中,受邀从其中某个角色的角度想象这个世界。你会思考她的欲望和行动是怎样相互作用的。在你听音乐、看戏剧、逛博物馆的时候,你会产生情感上的回应——这种回应会把你和他人、和新的视角联系起来。

我们培养自己的情商——学习体会他人的情感、提高想象力、懂得理解他人——这些都要通过学习人文学科。如果这些技能培养起来了,就能够让领导者有效地应对各个领域的挑战与机遇。文学有助于科学家的研究,学习多门语言能让外交官与军事领袖更加高效地工作,接触艺术和音乐可以使数据分析师看到算法以外的世界。

全球化在世界各地都显现出了优势。然而,如何才能实现更加包容、更加公平的经济增长,增强民族和文化的多样性,同时更加尊重环境,仍然是人们讨论的焦点。

人文学科必然是讨论中的一环。领导者需要深刻理解这些复杂的问题,而不仅仅是略知一二,也需要明白人如何才能活得更加有意义、更加完整。张磊是一名耶鲁校友,也是一名成功的企业领导者,他说:“人文学科是逻辑推理的基础。脱离了人文学科,空有孤立的数据和科技,就像是试图在没有水的环境里游泳。即使你有麦克·菲尔普斯的游泳技术,也是动也动不了的。”人文学科提供了一个环境——能够真正实现互相理解的可能性——无论未来将会如何。

和而不同

为了更好地发挥人文学科的力量,我们必须确保大多数人都有机会接受人文学科的教育。为了保卫世界最珍贵的文化宝藏,像耶鲁这样的教育机构必须行动起来,与公众分享人文学科的美好与神奇。否则,未来的领导者便会失去学习人文学科的机会。

去年,我的同事,同时也是我的朋友,哈佛校长德鲁·吉尔平·福斯特写了一篇文章,充分指出了奖学金和教育机会在消除贫困方面的重要性。通过人文学科中蕴藏的变革的力量,文化和教育机构能够将世界变得更加平等、包容。

最近,我有幸到华盛顿参观了新的非裔美国人历史与文化国家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of African American History and Culture)。走进这个不可思议的地方,我能够看到、听到、想象到非裔美国人的故事。其中,一个关于美国黑人对音乐的影响的展览尤其吸引了我。蓝草音乐(译注:乡村音乐的另一个分支,以Bill Monroe的乐队Bluegrass Boys命名)是我的兴趣所在,所以我对非裔美国人布鲁斯音乐家与演奏阿巴拉契亚音乐(译注:美国东部阿巴拉契亚地区的音乐)的苏格兰-爱尔兰移民之间的交流感到十分着迷。了解到这些相互影响,让我对习以为常的音乐有了新的感悟——听出了我从未听到过的节奏与韵律。

博物馆激发了那些唤醒我们的情感与智慧的时刻。如今,科技让我们能够把这些时刻分享给更多的人。比如说耶鲁的学者就和国会图书馆(Library of Congress)合作建立了Photogrammar网站,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可以审阅、搜索、察看罗斯福新政实施过程中的17万张照片。这些标志性的图片捕捉了20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时期人们最真实的情感。另一个名为Transcribe@Yale的项目则是将存放在耶鲁古籍善本图书馆(Beinecke Rare Book and Manuscript Library)的基尔帕特里克收藏版切诺基(译注:北美印第安人的一个民族)手稿的转写本“众包”出去,这样一来,我们才能理解并保护俄克拉荷马州的切诺基文化的一些侧面,使之不致流失。

尽管科技承诺把人与人联通起来,人们仍常常囿于自己的小圈子。然而当全新的数字工具与人文学科结合起来的时候,却能够帮助我们超越彼此的不同——穿越时间与空间的距离——让更多人探索到丰富的文化资源。

“人类历史留下的遗产将会枯竭”

我们正面临着许多巨大的难题。贫困、疾病、全球变暖、各国和全球受到的安全威胁正考验着世界上最为杰出的领导者。在这样的一个时代,把艺术、音乐、文学和语言抛在脑后可能看起来像是个明智的选择。

这不是我们第一次陷入这般境地。1939年,当欧洲和亚洲仍然战火肆虐之时,时任耶鲁校长查尔斯·西摩(译注:1885年1月1日 — 1963年8月11日)担心人文科学将会遭到忽视。尽管大多数人认为人文学科“没什么用”,西摩却认为它们是不可或缺的。“没有人文学科,”西摩深情的写道,“人类历史留下的遗产将会枯竭。”

如今,就像那个时代一样,即便身处争端不断、分裂严重的世道之中,我们也必须重视人文学科。只有人文学科能够培养出有想象力、善解人意、情商又高的领导者——他们将会对错综复杂、纷争不断的形势作出反应并负起责任。耶鲁和其他教育机构也必须承担起领导者的责任,让大多数人都有机会分享人文学科中蕴藏的宝藏。我们有责任帮助未来的领导者做好准备,振兴并保护我们共同享有的“人类历史留下的遗产”。

作者:Peter Salovey,耶鲁大学校长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李雪

责编:刘博睿

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