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在欧洲还是世界其他地区,过去十年中民众都在逐渐对未来失去幻想。孤立主义和反建制思潮的盛行,最终在去年以英国脱欧公投、意大利总理马泰奥·伦齐发起的公投,以及全球民粹主义党派的壮大等形式集中爆发。

这股反建制浪潮的背后是什么? 皮尤研究中心对此进行了调查,并揭示了部分能够解释近来趋势的现象。

对欧洲未来经济感到悲观

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涵盖了40个国家,其中有10个位于欧洲。各国受访者对本国下一代年轻人的财政状况是否将好于父母辈给出了意见,其中美国和欧洲是最为悲观的两个地区。在欧洲,接近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认为自己孩子的财政状况会比自己严峻。

亚太地区、非洲和拉美受访者的看法则正相反。例如在拉美,近六成受访者认为下一代面临的财政状况会更好一些。

对恐怖主义和难民的恐惧合二为一

今年世界经济论坛年会的一场讨论上,与会者同意:考虑到难民问题与恐怖主义问题越走越近甚至合二为一,如今谈论难民时,我们已经无法摆脱恐怖主义。
皮尤研究中心的数据证实了这一点。

在欧洲,受访者对恐怖主义的关心指数逐渐走高:约76%的受访者认为“伊斯兰国”是本国面临的主要威胁,只有希腊人更加担心经济不稳和气候变化。多数受访者相信,难民激增将成为恐怖主义发展的土壤。匈牙利和波兰等国的恐惧程度尤其严重,而这两国各有76%和71%的受访者认为难民潮和恐怖主义之间存在关联。西班牙和法国等国则是例外,认同前述观点的受访者不超过一半。

多样性也正带来问题

许多欧洲民众在感受到恐怖主义的威胁之后,开始感到本国的民族多样性正在为本国带来负面影响。

超过六成的希腊受访者、超过半数的意大利受访者和四成的匈牙利和波兰受访者认为,多样性政策让国家变得更难以居住。

瑞典人认同多样性政策发展为本国带来正面影响的比例最高,占到了36%。

欧盟起不到作用

传统政党和机构由于无法灵活应对大量民众提出的新诉求,而正逐渐丧失支持。这使得各国的民粹主义政党就此崛起,其中就包括德国另类选择党、英国独立党、荷兰自由党和希腊激进左翼联盟等。

而由于大量民众对区域内国际组织表达了悲观看法,欧盟也正逐渐丧失民众支持。
与超过七成波兰人仍旧愿意待在欧盟相比,希腊的亲欧盟受访者只占到27%。大多数国家对欧盟的支持率都在2015年小幅收涨后,在2016年遭遇大跌。许多受访者对欧盟引发改革的期望表示幻灭。

作者:Andrea WilligeFormative Content。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世界经济论坛博客翻译小组·钟源
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