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结束以及“后真相时代”的兴起,是时候围绕教育领域创新开展一番讨论了。 教育领域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又有哪些解决方案正在路上? 谁来负责重塑有缺陷的教育制度? 虽然教育制度的相关问题来自多个维度,但有件事情我们是能够确信的:要想改变社会,就得从教育后代开始做起,而这正是现在所发生的事情。

如果你环视整个教育行业,显然许多组织已经建立起了全新且有效的“替代系统”,强调可扩展性,影响力与效率。

重塑现代教育的“三大浪潮”是:数字化,国际化和个性化。
数字化 在教育领域,“大规模开放式在线课程”(MOOCs)的兴起是一大热门话题。 数字时代为信息访问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便利度。所有年龄段的学生都能获得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多的信息,还能获得世界上最优质的教育资源(只要那些最优秀的教育者愿意在网上发布他们的课程)。

Khan Academy, EdXCoursera都是正在快速扩张的教育组织,在优质教育内容的支持下,它们在新兴市场大举竞争,但其营收却不是非常稳定。 这些组织所集合了来自不同背景的顶级教师及教授,为学生提供教学大纲、家庭作业、学习聊天组,以及即时视频讨论。

学生不必按照固定的时间表完成课程。 如果学生发现自己晚上的学习效率更好,那么他们都能这样做。 如果学生需要重复学习的话,他们能以10秒为单位随意回滚视频,直到完全理解老师说了什么说。 这种学习模式也带来了缺点,过多的灵活性让学生很难获得激励去完成学习任务。 更重要的是,在学习过程中,触觉对于激励心智发展来说几乎是不可替代的。
国际化 最迷人的教育改革运动往往不在传统组织中发生。 在高等教育方面,凯基的Minerva学校引发了一场教育风暴,今年一年内获得了超过16,000份入学申请,而该学校拥有306个教学点。

每年,Minerva学校的学生都会前往一个新的国家,在世界各地不同的城市背景下完成他们的本科课程:伊斯坦布尔,伦敦,旧金山,柏林,首尔,班加罗尔。 大学教育的“去中心化”直到最近才得以实现。 而“间隔年”则是另一个快速增长的教育创新空间。 摆脱了K-12或高等教育体系的限制,学生们能够利用“间隔年”的时间来重塑自己的生活,探索能够真正激励、挑战并鼓舞他们的事情。

剑桥的“冬季全球技能”计划,通过在学生们的“间隔年”旅行过程中教授给他们现实世界技能,为应对现实世界的挑战做好准备。 参加这一计划的学生每周都会前往一个新的地方,从海洋保护,到运营餐馆,再到拍摄纪录片,并从这些经历中学习。
个性化 那些对实体教育创新感兴趣的人,会发现当前最高素质学校中出现的“教育个性化”浪潮相当鼓舞人心。

圣地亚哥的“高科技高”计划开设了一家基于抽签制度的公立特许学校, 该学校99%的毕业生都能进入大学。 作为一个几乎没有教科书的学校,他们强调教育的个性化,多样性,协作性,以及对于工作期望(甚至是成年人级别的期望值)。这些特色对他们的K-12学生产生了深远影响。

高峰公立学校”拥有先进的软硬件,在社会及情感学习的框架内为其学生开发高度个性化的学习计划。 在高科技的帮助下,学校能够辨别出学生的学习在什么时候会落后,学生什么时候会需要老师的帮助,应该如何(以及何时)寻求更多的高质量教育信息。 很明显,这种技能与21世纪的工作需求联系日益紧密。

虽然“后真相时代”已经到来,教育领域的创新却为我们留下了一些希望的空间。我们将一齐目睹教育的未来:新时代的学生是否能够厘清定义了我们一代人的“信息海洋”,创造出新的工作范式,并将人文社会重新放到未来几十年发展的中心。

作者:
Mark Esposito, 剑桥大学商法学院研究员。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陈达铿。
责编:刘博睿
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