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沿着“香榭丽舍大街”踱步,满眼尽是繁华:行人们隔着玻璃橱窗,羡慕地欣赏着店里展出的奢华商品。店里有最新的时装,人们精心策划着特别的时刻,买下各类婚纱。一个庞大、非正规的网络推动了了商品的销售过程。年轻人们围着一件待售的足球球衣。实际上,人们并不是在法国巴黎看到了这样“繁华”的景象。这条“香榭丽舍大街”是约旦最大难民营的主干道。约旦的邻国叙利亚已经经历了长达17年的内战,带来了无以言表的恐惧。

在约旦,有10%的人口是登记在案的叙利亚难民(实际比例据说还要更高)。我从约旦出发,来到赫尔辛基,参加“支持叙利亚”会议。这一会议与在阿斯塔纳召开的和平会谈同时进行。在赫尔辛基的会议上,我代表国际美慈组织(Mercy Corps),分享了关于叙利亚及周边国家的脆弱性、在这些国家创造工作岗位及经济机会的一些看法。自2011年以来,我们在这一地区帮助了超过700万人,包括为阿勒颇地区的面包房及面粉磨坊提供援助,与勇敢的、受过专门训练的当地合作伙伴建立工作关系,提供大规模的人道主义援助。此外,我们还为当地人民提供水资源服务,并为小规模食物生产提供援助。

世界上很多NGO为身处危机中的国家——如叙利亚、伊拉克——提供现金援助。然而,国际美慈组织作为援助这些国家的“领头羊”,我们的团队却有与众不同的看法。我们所帮助的家庭并不仅仅需要救济品,他们需要的是自给自足的能力,他们想自己生产自己的食物。他们想要住在自己的家里,或尽可能离家近一些。当然,除此之外,他们还迫切地渴望和平。

在约旦及其邻国黎巴嫩,我们创造工作岗位、提升社会凝聚力,想要帮助当地人民实现以上愿望。在马弗拉克,约、叙边境上的一座小镇上,我亲眼见证,为叙利亚人民提供正规工作能够提高工资率。这样一来,非正规的经济部门也无法降低市场利率。这一举措能在难民与当地人民之间构建互信,同时也能构建跨社群的互信、难民与当地政府的互信。

然而,对于我们勇敢的队员以及合作伙伴们来说,这一工作极为复杂,充满风险。他们在这个星球上最富挑战性、最不稳定的地区拼搏——我们身处英国,绝大多数人永远也不会知道那些地区是怎样的。我们深知,尽管我们是该地区最大的援助提供者,但相较于当地人民的真正需求,我们的努力只是杯水车薪,这使我们感到深深的忧虑。我们希望能提供更多的帮助。

我们所关注的不止于此。当下,讨论的空间愈发狭窄,我们依赖优质可靠的、基于事实的信息,而非愈发极化的言辞。这些言辞认为慈善事业是在本土和国外——“这里的人或是那里的人”——中作出严峻的抉择。但这不是一个非此即彼的问题。如今,世界变得互相联结、互相依赖,挑战和机遇在国家之间得以分享(在中东地区,这一点尤为明显),这是前所未有的情况。解决、处理这些问题需要的不是一致的意见。在包容的民主社会中,多种视角、多方观点不仅十分必要,更应当被欢迎。我们需要辩论,但在这个“后真相时代”中,我们更需要创造讨论的空间——建立一种真相与情绪之间的联系。

我们正陷入“后真相时代”,这令人警醒。但与此同时,我们还应当关注目前的信任赤字——就像我们关注陷入“后真相时代”一样。我们NGO群体必须认识到自身信任度的下降。我们必须肩负起责任,重建信任。我们有责任以更加谦虚谨慎的态度和更高的透明度,重拾人们的信任。

英国的首相特蕾莎·梅最近描绘了她对于共享社会的愿景。这样的社会能大力促使人们认识到公平、正义、缩小贫富差距的重要性。共享社会的核心因素就是其开放性:辩论、讨论、包容性。共享社会是建立在共享的价值观上的。在美国,那些价值观愈发受到威胁,令人担忧。现在,作为一个外向、开放、进步的国家,我们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挺身而出。

我们需要解决无比复杂的挑战,比如让叙利亚及周边国家不再脆弱不堪,为那里的人民创造工作岗位、经济机会。但与此同时,我们也不应只关注自身,或是偏离公平、宽容、民主辩论等价值。我们需要确保我们能为讨论、思想的碰撞——关于我们应当做什么的不同观点——提供空间。这样,我们就可以构建真正的外向型、向前看的共享社会。尽管这些影响我们每个人的问题看上去很难处理,但这才是真正的解决方法——不管我们走在熙熙攘攘的牛津街,或是香榭丽舍大街。

作者:Simon O'Connell,国际美慈组织欧洲总部,首席执行官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 原文链接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彭永康
责编:刘博睿
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