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把新科技转化为武器的团体,我们该如何更好的处理这种威胁?在2030年之前,为了在这一问题上做出改变,联合国塞浦路斯问题特别顾问和全球未来国际安全理事会联席主席Espen Barth Eide表示,面对技术进步的“黑暗面”,我们需要广泛的国际合作、各领域专家的协同努力,来共同思考问题的对策。

为什么我们需要一个“全球未来国际安全理事会”? “安全”和“权力”的相关问题一直存在着,只是隐藏在和平的表面之下。 如果你住在瑞士而不是叙利亚,这些问题似乎与你不太相关,但是“和平”且“可预见”的日常生活并不意味着这些问题已经完全消失。 到目前为止,只能说它们被有效地“管理”和“控制”住了。

从现在到2030年,可能改变国际安全大局的主要趋势是什么? 想象一下,如果你是在110年前统治一个国家,你一定会这样思考问题:“既然我拥有一支强大的陆军和海军,那我完全不需要担心空军的问题。”但这样的话,你的国家就无法长久地保持强大了。 技术变革一直推动着国际安全局势的演变,威胁甚至破坏国家间的权力平衡,这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了。 不同的是,目前技术变革的步伐极快,且正处于加速阶段。

我们对互联服务的日益依赖,使得网络空间沦为一个全新的“战争领域”。正如以往的战争只在陆地和海洋上进行,而飞机的发明创造了防空军事需求那样。

讲的更宽泛些,随着科技的发展,我们最不希望看到的情况正在发生:大规模杀伤能力的“民主化”、“普及化”和“泛用化”。拥有创新想法且能够获得新技术的小群体,不管有多边缘化,都可以有效地挑战更大,更有组织的主流群体。 从历史上看,这比直接的进攻更容易防御,但现在的情况正在迅速发生变化。

作为例子,有没有什么新技术是可能改变整个游戏规则的? 只要你能够找到一些酵母,以及一些唾手可得的材料, 再借助网上找到的信息,你就可以建造一个能够生产细菌武器的家庭酿造厂。 这里还有另一个例子:将自制爆炸物与现成的无人机、智能手机、人脸识别软件和地理定位软件相结合,你就能够组合出一套针对特定个人的自动化武器。

 东京南部的横滨神奈川警察局,抓获使用3D打印技术制造的塑料手枪
东京南部的横滨神奈川警察局,抓获使用3D打印技术制造的塑料手枪
图片来源:京都路透社

这种武器比起核武器来讲没有那么强大,但是它们却是难以控制的。 我们不需要害怕知道如何制造核弹的大学生,因为他们不能在eBay上就购买到核裂变材料。

但随着使用、制造更具破坏力的武器变得简单易行,未来的我们可能会对“防止核武器落入错误的人手中”这样相对简单的任务抱有“怀念之情”。

谁才是控制新型武器扩散的关键角色? 想想洛克希德·马丁这样的公司:他们显然知道自己正在制造武器,知道他们必须遵守的法规,知道武器只能卖给国家,等等。 但是,正在开发无人机,人脸识别软件,3D打印机,基因治疗以及其他无数新技术的人呢? 一般来说,他们会因民间公益和商业发展的潜力感到欢欣鼓舞。 但在他们的心中,“我正在研发的技术很可能被当做武器使用”这件事很难深入心底。

因此,我们需要让私营部门的创新者们,好好思考自己事业所潜在的“黑暗面”,却又不阻碍有益的技术开发。 我们需要政治家,军队,学术界和民间社会的专业知识,一起来思考新技术“武器化”所带来的影响。 在各种领域,从公民自由到地缘政治,我们都在定位着各种问题,但还没得出足够的解答。

“新型武器不扩散”是不是个超越联合国的任务? 联合国在处理这些问题方面有一些无法回避的利害关系存在,不过新团队和新任秘书长的到来提供了新的机会。 但是,联合国倾向于通过主权国家作为行为体来开展相关工作,成员国得愿意参与这些问题。 联合国不能是进行相关讨论的唯一场所,我们需要一个能够广泛吸引利益相关者的平台,毫无疑问,世界经济论坛就是一个理想的候选。

2030年,我们能达成些什么?

最好的情况是,人们有更广泛的意识,也能够更好地进行相关的讨论。 更多的学术组织,将会和“韩国高级研究所”一样,明确鼓励其学生反思他们正在探索的科学领域的伦理影响。 更多的创新者将考虑自己事业的潜在“黑暗面”,如果他们有所疑虑,也就能知道该如何担起自己的责任。 我们将建立起有效的国际合作机制,尽量减少技术进步所带来的危害,却又不阻碍创新的步伐。

在最坏的情况下,以上提到的所有“好情况”一个都没有发生,到2030年,世界会变得更加不稳定和不可预测,面临多方威胁。 显然,这是我们要尽力避免的状况。

作者:Espen Barth Eide,世界经济论坛全球未来国际安全理事会联席主席,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陈达铿

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