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范围内,腹泻是导致儿童死亡的第三大主要原因。世界卫生组织指出,腹泻“既可以治疗也可以预防”。那么,为什么还有那么多孩子死于腹泻呢?

腹泻是全球最致命的儿童疾病之一

2017年,全球有将近160万人死于腹泻,其中三分之一是五岁以下的儿童。在过去的三十年里,死于腹泻的人中大部分是五岁以下的儿童——早在1990年,腹泻就导致170万儿童死亡。

在2017年死亡的540万儿童中,有五十万死于腹泻——这是造成十分之一的儿童死亡的原因。腹泻是导致儿童死亡的第三大主要原因,仅次于肺炎(及其它下呼吸道疾病)和早产并发症。

死于腹泻的儿童都在哪?

腹泻致死的案例大多数都在较贫穷的国家。在最贫穷的国家,腹泻死亡率很高,随收入的上升而下降;而在高收入国家,则很少有人死于腹泻。

如果我们看一下全球腹泻死亡率地图的话,就可以清楚地看出一国收入与其腹泻患病率之间的关系。在收入水平较低的情况下,患腹泻的风险更高,因为缺乏清洁水源轮状病毒疫苗难以获得营养不良发育迟缓等问题更加普遍。

引起腹泻的原因是什么?

了解病因是很重要的,这样我们就可以把重心放在干预与治疗措施上,以挽救大多数人,如开发针对腹泻的疫苗,以及仅在适当时采用抗生素治疗。

腹泻主要是由病毒和细菌性病原体引起的。下图显示了导致儿童腹泻的主要病原体;每个框的区域表示2016年每种病原体造成的腹泻死亡人数。细菌性病原体(红色区域)是引起腹泻的主要生物体,而轮状病毒是最大的病原体。

图片来源:Our World in Data

为什么仍有儿童死于腹泻?

死于腹泻的儿童数量仍然如此之多,主要原因有两个:引起腹泻的因素普遍存在;不能接受基本治疗。

下图显示了与腹泻有关的主要风险因素:饮用水不安全、卫生条件差和营养不良是造成死亡的最大原因。自1990年以来,在降低这些风险方面,我们已经取得了很大进展;你可以在我们的“饥饿与营养不良”以及“用水和环境卫生”栏目中阅读更多内容。但是我们仍然需要持续进步。

除了减少风险因素以外,事实证明,提高口服补液(ORS)、治疗用锌和轮状病毒疫苗的覆盖率对于减轻儿童腹泻负担来说至关重要。

我们如何才能不再让儿童死于腹泻?

正如世界卫生组织所说,腹泻“既可以预防也可以治疗”,因为我们已经知道如何应对可能造成腹泻的因素。而且,如果无法避免腹泻,我们也知道如何治疗。

下表列出了我们现在可用于治疗腹泻的各种干预措施。其中一些措施,如口服补液、母乳喂养和改善卫生条件,广泛针对腹泻的所有病因,而疫苗接种和抗生素的使用则专门针对腹泻的病原体。

水源、环境卫生与个人卫生(WASH)干预措施是预防腹泻的最佳方法。据显示,用肥皂洗手、改善水质和改善卫生条件可以分别将腹泻的患病风险降低47%、17%和36%。

还有一个重要措施是让母亲知道母乳喂养的重要性。母乳喂养可将母体免疫力转移给儿童——在发展中国家,未进行母乳喂养的婴儿在出生后的头两个月内死于传染病(比如那些导致腹泻的疾病)的可能性要高出六倍。

预防腹泻的另一个方法是接种疫苗。在此之前,可用于预防腹泻的疫苗很少。霍乱疫苗自1991年就已获得许可,但主要提供给旅行者,用来控制病情爆发。这是因为比起那些为所有人接种的仅有几年保护期限的疫苗,针对性免疫与其它卫生措施相结合更具成本效益。而在2006年已经推出了新的轮状病毒疫苗——如上图所示,轮状病毒是导致儿童腹泻的主要原因。最近的研究显示,尽管新的轮状病毒疫苗的有效性在不同国家有所不同,但它在保护儿童免于感染轮状病毒方面发挥了很好的作用。我们将在下一篇文章中探讨轮状病毒疫苗的成功研发、发展潜力与局限。

如果未能成功预防,可以选择治疗腹泻的其它方法,包括营养干预和必要时使用抗生素。但是,出人意料的是,治疗腹泻的最佳方式是水、盐和糖的简单混合物:也被称为口服补液。口服补液的有效性因来源而异,有人认为,目前使用口服补液有助于预防69%的腹泻死亡,如果提高其覆盖率至100%,则可以预防93%的腹泻死亡。

我们将在今后的文章中更详细地介绍腹泻的具体预防和治疗措施。这应该有助于我们了解预防和治疗儿童腹泻的可行方法和有效方法。

预防儿童腹泻的措施的作用。
图片来源:改编自: Das, J. K., Salam, R. A., & Bhutta, Z. A. (2014). Global burden of childhood diarrhea and interventions. Current Opinion in Infectious Diseases, 27(5), 451-458.

本文原载于Our World in Data,翻译自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张丽莉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