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被杀并不意味着ISIS(伊拉克和叙利亚伊斯兰国)自动宣告终结。 但是,ISIS近期的发展更多取决于叙利亚当地的局势,而不是其领导人是否依旧健在。

巴格达迪是ISIS的强大工具,尤其在该组织计划建立所谓的国家时更是如此。 由于没有哈里发就没有哈里发国(哈里发国是由最高宗教和政治领袖哈里发领导的伊斯兰国,穆斯林世界存在的穆斯林帝国通常被称为哈里发国),ISIS选择将巴格达迪置于公众视线之内,将他塑造成世界各地ISIS支持者眼中的领袖形象。

尽管ISIS在叙利亚和伊拉克遭遇军事挫败,但巴格达迪在场的情况下,其支持者仍希望有一天能够恢复哈里发国。记者和援助人员在叙利亚境内al-Hol营地采访了ISIS战斗人员的妻子与寡妇,据他们所带来的信息,巴格达迪所发表的声明确实能够动员支持者们,即便只限于言辞上。

在土耳其入侵叙利亚北部之前,ISIS的军事能力已大大降低,但该组织仍然处于活跃状态。 ISIS的沉睡细胞组织(沉睡细胞组织是指一群不显眼的人在社区中处于休眠状态,被组织激活后开始从事间谍、破坏和恐怖主义行动)在叙利亚东北地区发动袭击,主要是针对平民。

零星攻击

向西数英里远,在巴尔米拉(Palmyra)以东的霍姆斯(Homs)附近广袤的索赫纳(Sokhna)沙漠中,ISIS战斗人员会零星地袭击叙利亚军队和俄罗斯目标。 在西北部,许多前ISIS战斗人员加入了该地区的圣战组织之一,而不是留在ISIS的旗下。 在伊德利卜(Idlib)最接近ISIS的组织是基地组织下属的赫拉斯·丁(Hurras al-Din),尽管该组织在军事上表现活跃,但其人数以及在当地居民中的受欢迎程度,都受到了限制。

叙利亚ISIS的活动核心是位于东北的代尔祖尔(Deir al-Zour)的较大区域,尤其是从博萨拉(Bosaira)南部延伸至迪班(Diban)的这一范围。

反对派武装叙利亚民主力量(简称SDF,其核心为库尔德自卫队,是一个由叙利亚库尔德人、叙利亚阿拉伯人、叙利亚亚述人和叙利亚土耳其人武装势力在叙利亚内战中所建立的军事同盟,试图将伊斯兰国逐出叙利亚拉卡省和其他区域)控制着该地区,但一直在努力争取当地的认可,因为叙利亚民主力量由库尔德人主导,而该地区却居住着阿拉伯部落。该地区不仅排斥SDF,而且排斥目前位于城镇周围的叙利亚军队以及由伊朗支持的民兵组织。这些部落最近举行了针对叙利亚政权和伊朗的示威游行。

在土耳其入侵叙利亚北部之前,代尔祖尔部落与SDF之间的紧张局势伴随着ISIS的活跃而加剧。 几个月前,一个SDF的检查站向阿拉伯路人开枪。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中,在一些阿拉伯部落成员的推动下,代尔祖尔地区的沉睡细胞袭击有所增加。 尽管攻击主要基于简易爆炸装置(IED)且规模有限,但继之以ISIS攻击的增加,这种紧张局势仍在持续。

自土耳其入侵以来,随着SDF去往前线与土耳其对峙,ISIS试图利用SDF在代尔祖尔地区人数的减少重新夺取优势,这也同时导致了ISIS活动的增加。 但是,ISIS并没有试图重新占领代尔祖尔地区,这一现象与其对IED的使用,共同证明了ISIS军事能力的大大降低。 据美国政府称,为保护那里的油田,反ISIS国际联盟在代尔祖尔成立,这对ISIS起到了很大的威慑作用。

ISIS可能会以复仇的名义利用巴格达迪之死召集支持者。 但是,好战分子战至最后一口气的日子似乎已经结束了。 ISIS在叙利亚的领导人阿布·艾曼·伊拉克(Abu Ayman al-Iraqi)在他的最后一战中只能亲赴前线,因为他手下只有六名战士。战士们抛弃了他,让他被SDF的自卫队杀死。 在鼎盛时期,ISIS不需要把这种资历的指挥官派上前线。

ISIS可能会选出巴格达迪的继任者,但对其行动更为重要的是叙利亚西北和东北的局势。 特朗普总统表示,巴格达迪身处伊德利卜,是因为他试图在此处重建ISIS,他也最终被击杀在此处。

从哈亚特·塔里尔·沙姆(Hayat Tahrir al-Sham,简称HTS)分裂而宣布效忠于基地组织的赫拉斯·丁圣战组织——该组织位于伊德利卜地区——很可能接待了巴格达迪。 尽管HTS试图在伊德利卜地区建立自己的行政机构,并且HTS与赫拉斯·丁合作在战场上对叙利亚军队进行了打击,但伊德利卜地区人们对ISIS的抵制倾向普遍存在,这使得该省不太可能成为ISIS哈里发国的新首都。

至于东北部,叙利亚军队正在该地区扩展其势力范围,但其能力受到限制。叙利亚军队的士兵人数减少,装备缺乏,他们正在处理叙利亚南部达拉( Daraa)地区的内战,还需要准备西北伊德利卜地区的相关行动。

控制东北地区的仍然是库尔德战士,即便他们在叙利亚军队进入该地区后开始悬挂起叙利亚国旗。 只有国际反ISIS联盟离开代尔祖尔地区时,ISIS才有可能盯上这个地方,因为这一地区的阿拉伯部落抵制SDF。 但是特朗普总统明确表示,反ISIS联盟并没有撤走的意向,会致力于保护那里的油田。

东北地区的局势表明,即使国际反ISIS联盟将杀死巴格达迪视为象征性的胜利,但局部紧张局势会是ISIS复兴的主要动力,而联军的地面力量仍然是对ISIS最大的威慑。

作者:

本文与Chatham House联合发布,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陈达铿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