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一场肆虐缅甸大部分地区的洪水中,Aye Than和她的家人逃离家乡来到一个路边的临时避难所躲避灾害。现在的她是86岁高龄的父亲和两个年幼的孙儿的看护人。她怀孕的女儿通过打零工赚取微薄的收入,女婿则以外地人的身份四处寻找工作。在缅甸,超过60岁的人口数量高达450万,Aye只是其中一员,他们大都没有收入也得不到社会的支持帮助。

四年前的菲律宾,75岁的Ligaya Bahilo总要从自己在洗衣房工作赚取的微薄工资中匀出一部分来买治疗她高血压的药物。令她震惊的是,药店不会因为她显著的老年人特征而提供应有的折扣,只因她没有一个合法的身份证证明她的年龄。但是,因为没有出生证,她根本无法办理合法身份证。Ligaya的遭遇也折射了现今许多国家在服务老年人群体的社会保障制度与总是阻碍这些社保制度运行的现实之间的隔阂。

这个表格统计了各地区超过60岁的人口数量。

 Population Division of the Department of Economic and Social Affairs of the United Nations Secretariat, 2008 revision

亚太地区遥遥领先

上述两位老人的遭遇的社会经济挑战的故事只是亚太地区,这个全球半数以上的60岁以上的老年人的居住地中千千万万老人中的代表。在全球范围内,老年人的数量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增长,预计在2050年,全球老年人数量将达到20亿。到那时,亚太地区将居住全球近三分之二、近13亿的老年人,这个区域的总人口中,将有四分之一是超过60岁的老年人。在东北亚和东亚地区,老年人占总人口的比例可能上升到三分之一。

在亚太地区的老年人口中,妇女占多数,大约54%;而在“超老龄”人口中(80岁及以上年龄的人口),妇女则更是占到了大多数,61%。

一方面,越来越长寿是值得庆祝的事情,是一个地区经过社会、经济和科技发展,人们的预期寿命较之不太遥远的过去大大增长的现实的赞歌。但是另一方面,老龄化的步调加快同样带来深刻的社会经济、文化和政治影响,不论是高收入国家如日本韩国、中等收入国家如中国泰国、还是低收入国家如尼泊尔,这整个亚太地区的政府与公民必须携手同心,共同应对。

在2016年1月联合国第70届会议上通过的《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中提出的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中,应对老龄化是至关重要的内容,同时议程还承诺确保“没有人掉队”。

值得高兴的是,亚太有超过20个国家已经通过国家政策或是建立特殊机构来应对人口老龄化问题,但是也有许多其他的国家尚未采取行动。同时,在有政策的地方,政策的实施应当加强,以保证最脆弱和被边缘化的人都可以充分地受益。

亚太地区有大量的居民,拿着不稳定的工资、没有住所和缺乏社会保障,一直在艰难地求生存,其中许多人陷入了极度贫困的境况。只有三分之一的人享受着某些形式的生活津贴,但是这些津贴又往往无法支持一个合理的生活质量。一些老年妇女,正如挣扎求生活的Aye和Ligaya一样,更容易陷入贫困,性别不平等更是加剧了这个情况。

多样的老龄化应对政策

亚太地区在家庭和社区赡养老人方面有着悠久的传统,但是随着越来越低的生育率、人口迁徙、社会发展和全球化发展,这些显著的变化也逐渐改变了家庭结构和传统的价值观。随着越来越多的老年人离开家庭自己照顾自己,目前的政府医疗保健和其他的一些保障系统(如果存在这样的系统的话)在满足他们的生活需求上还做得不够。此外,大多数的国家缺乏老年人友好型的环境,比如相关的住房条件和基础设施。

在不稳定的经济环境下,政府在努力解决日益缩水的劳动力问题,并扩大对现有的医疗费用和养老金的支出。为了保持经济增长和生活水平的提高,政策和制度改革迫在眉睫。

这一切都需要不一样的政治和社会文化心态,能够看到老龄化带来的机遇以应对随之而来的挑战。

如果老年人可以在适合他们年龄承受程度的基础上延长工作年龄,那么亚太国家可以受益于这种“长寿红利”。老年人友好型的就业政策、灵活的退休制度和人力资本投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以及修改那些带有年龄偏见的法律法规,这些都可以推动实现“长寿红利”。这些和其他未提及的有效方法可以或者说应当被实施,越来越多的国家也开始探寻更多的选项了。

2002年,159个政府与民间社会组织和代表聚集在一起,通过了《马德里老龄问题国际行动计划(MIPAA)》,是第一个将老年人也视为社会的贡献者的全球性的文件。各国承诺将老龄化纳入社会和经济发展政策的考虑因素中,包括降低贫困计划,作为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的一个关键因素。这一承诺在三年前在曼谷召开的第六届亚洲和太平洋人口会议上通过的《亚洲和太平洋人口与发展部长宣言》中得到了重申。

明年,国际社会将会开始第三次关于《马德里老龄问题国际行动计划》的审查(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时期期间实施的第一次审查),这次审查中,亚太地区的审查将成为重点对象——亚太地区有潜力成为保障老年人福祉的领导力量,反言之,这个地区也需要加强社会保障从而确保不掉队。

作者:安川顺子是联合国人口基金会亚太地区总监

Eduardo Klien是国际助老机构HelpAge东亚与太平洋地区代表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达沃斯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胡静璇

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