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在美国,大约有5300所大学和学院忙于输出数以万计的毕业生。美国高等教育在全球各地仍然是一件紧俏的商品。根据美国移民与海关执法局(U.S. 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数据,每年涌入美国学习的国际学生已经超过百万。

虽然可用人才非常充足,为什么许多产业领导者和其他雇主还在不断抱怨“技能差距”,坚称他们找不到合格的应聘者填补空缺?为什么根据美国经济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的数据,有超过7%的美国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接近15%的毕业生处于低就业状态?

在最近的费城沃顿教育新展望(Wharton Reimagine Education)大会上,来自谷歌、安永(EY)、西班牙企业商学院(IE Business School)等其他机构的代表提出了这个问题,“雇主到底想要什么?”

全球专科高等教育和职业信息与解决方案供应商英国席孟兹公司(Quacquarelli Symonds)创始人兼执行董事纳齐奥•夸克奎瑞利(Quacquarelli Symonds)主持了这场讨论。他向讨论小组提问,他们是否认为当前的高等教育机构所培养的毕业生具备雇主要求的技能?

“这个问题可能并不恰当,” 位于纽约的全球教育机构General Assembly首席执行官杰克•施瓦茨(Jake Schwartz)说到。施瓦茨认为General Assembly是“全球最大的编码新兵训练营”,开设有设计、市场营销、技术和数据课程。

“为21世纪培养具有尖端技能的人才是否是高等教育的使命?”他问道,“我认为大多数在高等教育机构工作的人都不这样认为,或者不会直接这样说。”他认为学术与工作世界之间的脱节是“第一大问题”。

具有广泛基础的文科教育“肯定也能发挥一定作用,”他说,“这是我们美国教育体系的根基,在很多方面都具有正面作用。我们不应该抛弃文科教育。我相信研究型大学在我们的社会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我们任何人都不想放弃。”

西班牙马德里企业商学院院长圣地亚哥 • 伊涅圭斯(Santiago Iniguez)认同文科教育的价值。他认为大学“不仅要培养出满足劳动市场需求的毕业生,还要推动学生个性的全面发展。文科课程在美国普遍存在,而且效果非常出色,应该作为一种经验向其他地方输出。”虽然欧洲的学术传统更侧重于以职业为导向,但在培养面向职场的毕业生方面并不成功,特别是在欧洲当前的高失业率环境下,他补充道。

雇主看重什么?

全球教育咨询公司Parthenon-EY执行董事和教育部联席主管罗伯特•莱特尔(Robert Lytle)表示事实上大多数雇主都希望应聘者具有文科背景,虽然他们通常不会表示出来,“雇主不会明确地说出他们的期望,但是他们会要求你具有良好的解决问题的能力、团队能力和沟通技巧,这些就是‘文科’教育的重心。”

在莱特尔看来,虽然雇主可能会看重这些技能,他们对文科教育却有两大疑问。首先,在过去大约十年中,文科教育出现了一个“品牌信任问题”。品牌信任不是指文科教育的概念或课程,而是教育的实际质量。雇主存在这样的疑问是有原因的,莱特尔说到,“有大量实证表明,文科专业学生批判性思考的能力并没有在教育中得到提升。再加上他们并不具备雇主要求的大多数技能,也就是实践经验、软技能和在团队中工作的能力。”

其次,文科教育不能全面培养学生的具体工作技能。据莱特尔所言,雇主通常会说“我需要在入门级水平上再深入一点。如果你来应聘会计师,你必须懂会计。”

“雇主希望应聘者能够立即开展工作,”瑞•康拉德•布拉德肖(Rya Conrad Bradshaw)说。布拉德肖是全球教育科技公司Fullbridge的美国副总裁和执行董事,这家公司试图拉近年轻人的职场技能差距。“一次又一次的研究表明,由于人们在一个工作上呆的时间太短了,特别是工作初期,所以公司不会在他们身上投资。”

她说,虽然公司可能愿意提供一些工作上的技术培训,他们仍然希望这些新来的雇员能够在一开始就已经掌握了一些软技能。布拉德肖表示,Fullbridge的目标之一就是不仅要培养学生的这些技能,还要创造一种不同的观察和沟通方法,向雇主表明“你在本科阶段已经培养了适度的相关技能”。

但是如果学生不热衷于传统企业中的传统工作呢?谷歌的首席教育大使杰米•卡萨普(Jaime Casap)提出了这一问题。“我们想要培养出像齿轮一样在组织机构机构中工作的人才,这种想法可能已经不现实了,”他指出,“如果你看看Z一代人,42%的人想要自主创业。如今五个孩子,只要有电脑,在谷歌或亚马逊上有服务器空间,他们就可以做任何事情。”

他认为,考虑到如今许多年轻人将成为企业家,教育应该让他们成为终生的学习者。广泛的文科教育背景将会起到帮助。此外,如今的学生希望获得更多以能力为基础的经验。

“当我上大学的时候,我们很多人的专业都改了四五次。我们知道只要能获得学位,出了校门就不用担心,” 卡萨普说到。然而“现在的孩子看着他们的父母在两个或三个不同的工作之间挣扎,看着自己的兄弟姐妹毕业后住在地下室。”他坚信,不管是K-12、高等教育,还是补充教育,都应该具有以成果为基础的教育方案。

“我们不要只想着千禧一代和Z一代,” 伊涅圭斯说到。成人教育课程和专业领域的机遇更多,不管在发达国家,还是在发展中国家都是这样的,“教育者所面临的一大挑战在于如何培养成年群体的创业精神和现代化技能,”他补充道。

MBA能解决问题吗?

学生要不要大学毕业后直接读MBA,这样就可能获得雇主需要的工作技能?讨论小组的大多数成员认为最好能够先积累几年工作经验。

“我觉得本科生的学历竞赛非常令人担心,”布拉德肖说到,“你必须在获得本科学位后马上再读一个硕士学位,否则你就没有竞争力,这种想法对于初学者并不公平。”她还预测消费者会开始反对这样一大笔债务负担。

布拉德肖和舒瓦茨都提出这样一个问题,MBA专业是否有必要像现在这样长,这样贵。Fullbridge是由哈佛商学院讲师和兰登书屋(Random House)前首席执行官彼得•奥尔森(Peter Olson)创办的,它背后的理念就是学生可以通过一种更快、更有效、更专注于工作需求的方式学到在商学院中教授的技能,布拉德肖解释道,“这种学习方式不需要你花25万美元,你只需要花费五千或一万美元,就能够快速进入职场大军中。”

舒瓦茨描述了他自己的两年MBA专业教育经验。“这其中有许多水分,”十二周教学结束后他这样说到,学生先要进行“无休无止的密集学习,将问题应用到现实世界中……然后出人意料地迅速转到求职和豪饮中,可能还有一些旅行”。

想到人们要花费这么多的时间和金钱到MBA专业上,舒瓦茨干脆创立了一家具有不同范式的公司。他说,General Assembly“的专业时长都是三个月。我们关注的是非常具体的技能培养,你可以把这些技能整合起来。你不需要五年的工作经验,就能获得大多数技能。”

卡萨普提出谷歌和其他许多公司正在试图寻找全新的方法来评估求职者。他说一个人一旦在谷歌工作两年,“我们就看不到你的GPA、学位和你在谷歌的工作表现之间的联系了。”

“所以我们对完成学位、完成课程和资格认证的这些理念存在疑问,”他说到,“如果像谷歌这样的公司,或者其他任何一家企业能够通过自主评估来判断你的知识、技能和能力水平,不在乎你在哪上学,有没有去过凯洛格商学院,或者参加过General Assembly课程,会出现什么情况呢?如今有许多组织机构和初创企业正在这一方面努力。”

但是讨论小组一致认为目前一些顶尖的传统商学院在其中一方面做得非常成功:它们利用自身的声望和品牌将毕业生输送给领先的雇主。莱特尔指出,目前一些地位极不稳固的商学院所开设的MBA专业可能只是中档水准,仍然沿用学费昂贵的两年制教学,最后却不能保证学生有一份称心的工作。

“MBA专业做得极好的一方面是它可以从一开始就指向职业道路,”布拉德肖说到。她认为本科专业应该向MBA专业借鉴,如何早早与雇主建立联系。

舒瓦茨记得当他获得MBA学位后,那些公司“争着抢着要我”,“在我进入商学院之前,我并不觉得我的见识有多浅,但我没能进入任何雇主的招聘管道。”

 


本文系于沃顿知识在线联合发布,转载请联系原文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