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stainable Development

可持续发展目标创立背后的两位女性

Paula Caballero表示,自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概念在2011年初产生之后,它们便成为了全球进步的蓝图。 Image: 联合国新闻中心

John Letzing
Digital Editor, World Economic Forum
分享:
我们的影响力
世界经济论坛为 加速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行动做了什么?
全局信息
探索和追踪解决之道 可持续发展 正在影响经济、产业和全球问题
A hand holding a looking glass by a lake
众源式创新
现在加入 ,用我们的数字众源平台来实现大规模的影响力
实时追踪:

可持续发展

  • 可持续发展目标现已成为一个广泛使用的路标,用于指导和促进全球繁荣和韧性的建设。
  • 这些目标由两名来自发展中国家的女性策划和推动。
  • 目前,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期限已经过半。但仔细审视后发现,几乎所有关键指标的完成情况都并不乐观。因此,各国必须加快进展。

几年前,一项针对数千名大学一年级学生的实验发现,设定目标通常有助于他们取得更好的成绩。这并不令人意外。但在某些情况下,过于好高骛远的学生往往反而会没有进步,而且比没有设定目标的同龄人表现得更差。

这揭示了一个令人不安的事实:无论是为了提高学习成绩还是拯救地球,设定目标通常是有帮助的。但具体应该设定什么样的目标,往往难以捉摸

对于全球各国都面临的挑战,专家和政策制定者在高级别会议上提出的目标已经发生了变化。2015年,联合国的8项千年发展目标好坏参半的完成结果结束,情况并不甚乐观。这引发当时的人们思考:在一些全球问题加剧的当下,我们现在究竟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

人们把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总结为到2030年要实现的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这些目标涵盖了从消除贫困到削减排放的方方面面,在五彩缤纷的海报和领夹上随处可见

对于全球大多数人来说,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概念似乎很抽象。因为他们更关注如何满足个人的基本生活需求,而不是最新的气候科学性别平等统计数据。但是,能够从全球层面评估我们的完成情况,并通过明确且可量化的方式反映出来,实则对每个人都至关重要。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越来越需要将全球看为一个整体。在联合国正式确立可持续发展目标后不久,一位来自哥伦比亚的世界银行官员Paula Caballero指出,气候变化已经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倍增器”,使得人们增进总体福祉的需求更加迫切。时至今日,地球刚刚经历了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三个月。实现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期限已经过半,但可持续发展目标仅按期推进了15%

可持续发展目标13的进展仍有提升空间。 Image: 世界经济论坛

作为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创造者,Caballero比大多数人都更了解目标制定背后的逻辑。

她的构想是,围绕与世界上每一个人都休戚相关的问题,重新制定发展优先事项。比如说,海平面上升或空气污染就应被纳入考量。在过去,世界被简单划分为遥遥领先的富裕国家,以及需要帮助迎头赶上的非富裕国家。Caballero的做法与其形成了鲜明对比。

最近人们注意到,尽管遇到了很大的政治阻力,Caballero在构思和建立目标方面实际上取得了显著的成功。然而,之前却很少有人意识到这一点,这十分令人惊讶。

去年,她告诉她的校友杂志,构建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这一想法产生于2011年初在哥伦比亚外交部的一次会议上。5年后,也就是2016年,联合国大会的193个成员国都通过了以这一概念为基础的雄心勃勃的议程

不过,提出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想法是一回事,使其能够获得足够的政治支持,从而有机会被人们广泛接受是另一回事。在推广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过程中,Patti Londoño是关键人物。Londoño是哥伦比亚外交部的一名官员。通过两位女性的密切合作,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推进取得了可喜的成果

克服“父权制”思维

在采访中,Caballero和Londoño都承认,采用由女性设计的“发展中”国家的全球发展框架具有重要意义。Caballero指出,在采用可持续发展目标之前,“发展”这一概念,在很大程度上被灌输了一种“非常父权制的思维方式”。

这种思维方式使得2000年通过的千年发展目标的主旨相对简陋。当时的目标非常简单,就只是富裕国家帮助不太富裕的国家做一些事情,比如消除饥饿和对抗疾病,仅此而已。不过诚然,在完成千年发展目标的过程中,世界也取得了一些成功。例如,中国成功地大幅降低了孕妇死亡率,印度大幅减少了贫困。

毫无意外,因为要试图改变原有的模式,可持续发展目标这一模式遭到了抵制。因为在以往的观念中,无论具体经济状况如何,所有国家都需要一把助力,使其能够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然而,这一观念需要更全面的审慎思考。

推广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过程开始得十分谨慎。Caballero和Londoño从印度尼西亚的一次活动出发。在那场活动中,他们第一次在联合国官方场合初步介绍了可持续发展目标,虽然当时没有进行再深一步的讨论。但Caballero和Londoño回忆道,在当时介绍的门廊里,他们感受到听众们正逐渐被可持续发展目标所打动并为此心潮澎湃。非常幸运的是,这种激动与期待交杂的兴奋感最终转化成了现实,可持续发展目标得到了联合国官方的支持(她们在去年出版的一本书中详细描述了这一经历)。

可持续发展目标的重要性很容易被忽视或低估。美国著名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将迄今为止新闻媒体对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评价梳理后,发现所有报道可以归结为“无聊”。这也使得新闻媒体对企业在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中发挥建设性作用的报道寥寥可数。

Patti Londoño在为可持续发展目标铺平道路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Image: 路透社/Jaime Saldarriaga

除此之外,还有更大的问题需要克服。例如,我们始终需要有前瞻视野,去预判在比未来几年更远的将来中会发生什么,从而将长期内可能发生的变化都纳入考量。

毕竟,早在300多年前,第一个现代工厂就已经出现了。它宣告了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开始,以及随之而来的所有环境破坏。最近,我前往参观了阿尔卑斯山脉最大的冰川。事实证明,在工业革命的影响下,它的规模在1860年左右达到顶峰后,便一去不复返。然而,直到几百年后的今天,人们才开始意识到下降的冰山高度,实际证明了气候变化的严重问题

对长期会发生的变化进行预判,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Caballero在2015年的一次演讲中坦言:“作为人类,我们并不擅长预判未来。”

各国领导人、法律、国家发展的优先事项以及全球气候都在不断变化。在此背景下,为了不让重点被混淆,人们会把事情付诸于书面,并设定目标来满足自己的需求和期望。类似的事情在人类发展的历史上屡见不鲜。《汉谟拉比法典》、《自由大宪章》或美国宪法都是如此。就像那些大学新生一样,偶尔过于好高骛远反而可能会导致目标落空。

但这并不是停止尝试的理由。可持续发展目标就是证明。

可持续发展目标也进一步反驳了全球治理是“有阴谋的”这一观点,因为全球治理实际上主要由像Caballero和Londoño这样认真的人组成。她们尽其所能克服官僚主义的惰性和对变革的抵制,且幸运的是,有时她们能够成功。可持续发展目标便是一个鲜明例证。

本文作者:

John Letzing,世界经济论坛战略洞察平台数字编辑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吴逸萌

编辑:江颂贤

不要错过关于此主题的更新

创建一个免费账户,在您的个性化内容合集中查看我们的最新出版物和分析。

免费注册

许可和重新发布

世界经济论坛的文章可依照知识共享 署名-非商业性-非衍生品 4.0 国际公共许可协议 , 并根据我们的使用条款重新发布。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话题:
Sustainable DevelopmentEconomic Growth
分享:
World Economic Forum logo
全球议程

每周 议程

每周为您呈现推动全球议程的紧要问题(英文)

立即订阅

你可以随时使用我们电子邮件中的链接取消订阅。 欲了解更多详情,请查看我们的 隐私政策.

Translating Critical Raw Material Trade into Development Benefits

Emma Charlton

2024年5月23日

关于我们

会议

媒体

合作伙伴和会员

  • 加入我们

语言版本

隐私政策和服务条款

© 2024 世界经济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