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e and Biodiversity

塞纳河为奥运解除游泳禁令,“可游泳城市”能否回归全球?

巴黎塞纳河将于2024年重新开放,届时将在此将举办奥运会游泳比赛。 Image: Pexels/Jo Kassis

Gary Osmond
Associate Professor of Sport History, The University of Queensland
Rebecca Olive
Vice Chancellor's Senior Research Fellow, Social and Global Studies Centre, RMIT University
分享:
我们的影响力
世界经济论坛为 加速 Nature and Biodiversity 行动做了什么?
全局信息
探索和追踪解决之道 可持续发展目标11:可持续城市和社区 正在影响经济、产业和全球问题
A hand holding a looking glass by a lake
众源式创新
现在加入 ,用我们的数字众源平台来实现大规模的影响力
实时追踪:

可持续发展目标11:可持续城市和社区

  • 经过多年的清理工作,塞纳河将于2024年重新开放供游泳使用,届时将在此举办奥运会游泳比赛;
  • 塞纳河游泳赛事的重启彰显了全球为改善城市河流质量所做的努力;
  • 还有其他一些城市也在清理河流方面取得了进展,如伦敦、哥本哈根和北京;
  • 然而,仍有一些挑战需要克服,例如需要减少雨水径流和污水污染等。

距离2024年夏季奥运会和残奥会还有一年时间,巴黎已经宣布将重新开放塞纳河供游泳比赛使用,并在赛后允许公众游泳,这意味着长达一个世纪的游泳禁令的结束。这项禁令的颁布主要是为了防止人们在河中接触到雨水、污水和化学品污染。

但经过多年的雨水治理工作,2024年塞纳河上将举行三项奥运会和残奥会赛事:游泳马拉松以及奥运会铁人三项和残奥会铁人三项的游泳部分。塞纳河还将在开幕式上亮相。届时,参赛队伍将由船只载着沿河游行,而不是按照传统在体育场游行。

塞纳河的水质变清洁,可供再次游泳,这被认为是本届奥运会发挥的积极影响力。但这条著名的河流已经不是第一次承接奥运游泳赛事了。随着全世界越来越多的城市承诺建设可游泳城市(swimmable city),这也不可能是其最后一次。

河道游泳简史

Freddie Lane夺得奥运金牌后从塞纳河中浮出。 Image: 维基共享资源

在1900年巴黎奥运会上,澳大利亚选手Freddie Lane在塞纳河赢得了两个游泳项目(200米自由泳和200米障碍赛项目)的金牌。这场比赛非常与众不同,要求来自四个国家的12名运动员爬过一根杆子,翻过一排小船,然后游到另一排小船下面。

历史学家Reet和Max Howell引用Lane对自己制胜策略的描述:“(我)对船有一些了解,(我)是从船尾游过去的……而大多数竞争对手都是从船舷游过去的。”

按照当时运动会常与古典文明相关联的传统,这次游泳比赛参考了塞纳河的高卢罗马女神Sequana。她的经典形象是站在一条船上:显然只有凡人才会在在船上攀爬或在船下游泳。

这是奥运会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设置障碍赛。但当时的游泳比赛通常在河流、港口、湖泊和其他自然水体中举行。1896年在雅典举行的第一届现代奥运会上,其游泳比赛就是在比雷埃夫斯半岛的泽亚湾举行的。直到1908年在伦敦举行的奥运会上,游泳比赛才转而在内陆泳池举行。

河道游泳长久以来都与娱乐和政治息息相关。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河道游泳比赛还很普遍。

1899年1月,Freddie Lane在瓦加瓦加的默伦比奇河上赢得新南威尔士一英里冠军。

“游泳教授”Fred Cavill是在悉尼推广大众游泳课的先驱,受众也包括妇女。1880年,他从英国来到悉尼,在墨累河举办了游泳推广活动。同年晚些时候,由于强潮汐,他不得不放弃备受关注的从帕拉马塔游到悉尼的宣传活动。Cavill的一个儿子Arthur (Tums) Cavill从悉尼移民到美国,并于1909年在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威拉米特河举办了一年一度的冬泳活动

1918年,Alick Wickham在墨尔本亚拉河中从205英尺9英寸(62.7米)的高位跳下,虽然这不是奥运壮举,但也创下了世界纪录

毛主席畅游长江是1966年《解放军报》的头版新闻。

就连中国领导人毛泽东也曾用河道游泳来提升自己的身体素质和政治形象。

而最近的自然水体比赛是2000年悉尼奥运会的铁人三项赛的游泳赛段,在悉尼港举行。当时参赛人员还一度担心该海域会出现鲨鱼,因而加强了鲨鱼巡逻

然而,就像1900年的障碍赛一样,城市河道游泳变得不再常见,无论是有组织的还是非正式的活动。在巴黎塞纳河和墨尔本雅拉河的部分河段,游泳甚至是非法的。

人造泳池的兴起促成了这一转变,但其兴起也有着充分的道理。混凝土泳池的新颖性和现代化设计可能在某种程度上促使了人们放弃城市河流和自然水道游泳。这些新游泳设施也为人们提供了安全保障,使他们免受鲨鱼、暴雨、细菌、化学物质和污染物的侵害。不可否认,泳池的卫生问题也一直困扰着人们,尤其是在场馆开始在水中加入氯气之前。

海水浴场游泳池作用类似。作为由地方政府管理的规范场所,游泳池更能保证泳者的安全:救生员可以提供看护,泳者也可以使用更私密的更衣设施。

墨尔本的雅拉河是近年来经政府努力恢复至健康水质的众多河流之一。 Image: Daniel Pockett/AAP

对于可游泳城市的追求

虽然泳池一直很受欢迎,但河道游泳也从未消失。近年来,由于环保运动致力于恢复水道健康,且越来越多的研究认为户外游泳有益健康,人们对游泳的兴趣重新高涨起来。

塞纳河将重新开放游泳活动,这要归功于一项耗14亿欧元(约111亿元人民币)的“重塑塞纳河”改造项目。该项目始于2017年,改造设施包括水上旅馆、廊桥和其他社交空间以及游泳和跳水区。

塞纳河游泳的重启只是全球通过户外和“野外”游泳推动河流保护的其中一个例子。在英国,人们面临着改善伦敦泰晤士河水质的压力,同时也在开展更广泛的运动阻止向河流排放污水。丹麦的哥本哈根港口设有夏季游泳场所。北京则有着户外游泳的亚文化

澳大利亚也新开设了许多游泳场所。在悉尼,沿帕拉马塔河和悉尼港(今年在巴兰加鲁开设了一个游泳点)新开的游泳点对现有河道和海港游泳区(包括著名的黎明弗雷泽浴场)形成了补充。在墨尔本,人们呼吁在雅拉河沿岸建设一连串城市游泳场所

随着人们越来越认识到蓝色空间(海洋、河流、湖泊、运河和其他水道)在人类健康和福祉方面的重要作用,户外游泳和浸泡活动的热潮也随之兴起。我们都知道这对人类有益,但公众因自身的健康、福祉和乐趣而重点关注清洁、可游泳的水道,也会为环境带来巨大益处。

本文作者:

Gary Osmond,昆士兰大学体育史副教授

Rebecca Olive,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社会与全球研究中心副校长、高级研究员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The Conversation联合发表,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张一凡

编辑:江颂贤

不要错过关于此主题的更新

创建一个免费账户,在您的个性化内容合集中查看我们的最新出版物和分析。

免费注册

许可和重新发布

世界经济论坛的文章可依照知识共享 署名-非商业性-非衍生品 4.0 国际公共许可协议 , 并根据我们的使用条款重新发布。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话题:
Nature and BiodiversityUrban Transformation
分享:
World Economic Forum logo
全球议程

每周 议程

每周为您呈现推动全球议程的紧要问题(英文)

立即订阅

你可以随时使用我们电子邮件中的链接取消订阅。 欲了解更多详情,请查看我们的 隐私政策.

如何为气候智能型农业转型提供资金支持

Greg Goodwin and John Stackhouse

2024年5月24日

关于我们

会议

媒体

合作伙伴和会员

  • 加入我们

语言版本

隐私政策和服务条款

© 2024 世界经济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