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mate Action

什么是“漂绿”行为?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在埃及沙姆沙伊赫举行的COP27气候峰会上发布该报告时说:“对有关净零排放的‘漂绿’行为,我们必须坚决零容忍。” Image: Unsplash/Dawid Zawilla

Douglas Broom
Senior Writer, Forum Agenda
分享:
我们的影响力
世界经济论坛为 加速 Climate Action 行动做了什么?
全局信息
探索和追踪解决之道 气候变化 正在影响经济、产业和全球问题
A hand holding a looking glass by a lake
众源式创新
现在加入 ,用我们的数字众源平台来实现大规模的影响力
实时追踪:

气候变化

  • 现有的环境承诺有很多都言而无实,阻碍了我们应对气候变化的斗争;
  • 联合国正在呼吁大家采取行动,抵制“漂绿”行为;
  • 以下五项关键措施能让气候议题相关的声明更加脚踏实地。

“你正在读的这篇文章是用100%的可再生材料写成的,碳排放为零,而且还有益于保护雨林!”当然,这些说法全都不是真的,但现如今类似的“漂绿”(greenwashing)说法却越来越多。联合国认为必须坚决抵制“漂绿”行为。

在其新发布的报告《诚信问题》(Integrity Matters)中,联合国一专家小组审核了非政府组织提出的净零排放主张,呼吁通过监管来阻止部分企业、银行和市政部门肆意发布毫无根据的环境问题声明。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在埃及沙姆沙伊赫举行的COP27气候峰会上发布该报告时说:“对有关净零排放的‘漂绿’行为,我们必须坚决零容忍。”他说,一些气候声明“漏洞大得甚至连柴油卡车都能直接开过去”。

上述联合国专家小组负责人Catherine McKenna在报告中表示,“漂绿”行为实际上正在阻碍我们应对气候变化的斗争。“包括产业、金融机构、城市和地区在内的各种非国家行为体,实际上在帮助我们达到全球最迟于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的目标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

她补充说:“如果这些非国家行为体都能配合气候行动,那么我们就能达成更宏大的可持续发展目标、采取更坚定的行动。但要是他们还想着拖延、找借口或是坚持要‘漂绿’自己,那么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很有可能就会直接失败。”

联合国对“漂绿”问题的建议

牛津英语词典将“漂绿”定义为“创造或宣传毫无根据的或误导性的环保主义形象的行为”。那么如何才能避免这种情况呢?联合国小组建议采取以下五项措施来确保环保承诺的真实性。

1. 为净零承诺添加具体目标

联合国小组表示,净零承诺应该由组织的领导层公开作出,并且需要包括2025、2030和2035年的分阶段目标。相关承诺应该说明将如何帮助实现到2030年全球碳排放量减少50%的目标,并且需要承诺在2050年后也维持净零排放。

该小组也呼吁政府对相关组织进行监管以确保承诺的真实性。“非国家行为体欺骗性或误导性的净零排放声明不仅削弱了人们对净零排放承诺的整体信心,而且破坏了主权国家层面的承诺,忽略了实现净零排放目标所需要的艰巨努力。”

2. 创建转型计划

有目标固然很好,但你的组织该如何达到这个目标?虽然没有人可以准确地预测从现在一直到2050年每一步应该怎么走,但联合国小组认为,“组织应经常更新转型计划来让净零承诺具体化,同时注意过程中可能出现的种种不确定性、未经证实的假设以及障碍”。

另外,要确保转型计划对所有利益相关方都是公平的,也就是做到所谓的“公正转型”。公正转型要求转型计划保护工人权利不受侵犯,并帮助那些可能会因实现净零排放而承受不利影响的国家和民众。

联合国专家小组负责人Catherine McKenna在报告中表示,“漂绿”行为实际上正在阻碍我们应对气候变化的斗争。 Image: 路透社

3. 加强透明公开和问责机制

该小组表示,目前关于非政府实体做出的相关承诺、目标和计划等信息很难在公开渠道直接获得,它们往往都隐藏在付费墙后面。各组织需要公开承诺的所有细节,让所有人都能看到他们正在做的事情。

报告还呼吁组织每年都公布其温室气体排放量和基线数据,以便人们可以看到某个组织与其他实体相比做得如何。他们补充说,这些数据应该采用开放格式,以便进行全球范围内的比较。

4. 逐步淘汰化石燃料,扩大可再生能源规模

“漂绿”报告表示,企业和地方政府必须停止开发新的化石燃料储备,转而专注于投资可再生替代品。转型计划当中也需要增加关于提高可再生能源使用率的目标。

上述联合国小组称:“逐步淘汰化石燃料的过程必须对所有社区、工人和消费者公正公平,以确保这些受影响的人都能获得新的能源。相关过渡计划也必须有充分的资金支持。”

5. 使用自愿碳信用额度

购买自愿碳信用额度可以让组织通过减少其他组织的排放权来抵消自身产生的碳排放。该小组认为如果出售碳信用的一方是发展中国家,就能更好地帮助这些经济体去碳化。

然而,这种碳交易需要有更好的监管,以确保信用额度机制能反映可核查到的全球碳排放量的变化。小组也“强烈鼓励”组织随着最佳实践的不断迭代,在达到当期目标后使用信用额度来抵消其剩余的排放量。

本文作者:

Douglas Broom,Formative Content资深撰稿人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江颂贤

编辑:王思雨

不要错过关于此主题的更新

创建一个免费账户,在您的个性化内容合集中查看我们的最新出版物和分析。

免费注册

许可和重新发布

世界经济论坛的文章可依照知识共享 署名-非商业性-非衍生品 4.0 国际公共许可协议 , 并根据我们的使用条款重新发布。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话题:
Climate ActionSustainable Development
分享:
World Economic Forum logo
全球议程

每周 议程

每周为您呈现推动全球议程的紧要问题(英文)

立即订阅

你可以随时使用我们电子邮件中的链接取消订阅。 欲了解更多详情,请查看我们的 隐私政策.

Translating Critical Raw Material Trade into Development Benefits

Daisy Dunne

2024年5月16日

关于我们

会议

媒体

合作伙伴和会员

  • 加入我们

语言版本

隐私政策和服务条款

© 2024 世界经济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