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增长及社会包容

为什么工资水平跟不上物价膨胀?

通胀导致的价格上涨,正在降低工人工资的实际价值。 Image: Unsplash/Dai KE

David Spencer
Professor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Economy, University of Leeds
分享:
全局信息
探索和追踪解决之道 经济增长及社会包容 正在影响经济、产业和全球问题
A hand holding a looking glass by a lake
众源式创新
现在加入 ,用我们的数字众源平台来实现大规模的影响力
实时追踪:

经济增长及社会包容

  • 由于工资无法跟上物价通胀水平,不断上升的通胀压力仍然是全球关注的主要问题;
  • 虽然少数工人的工资与通货膨胀水平持平或高于通货膨胀水平,但大多数人的实际购买力正在减弱;
  • 一些人认为,有必要进行更为激进的改革,赋予工人更多的发言权,以改善这种失衡情况。

近几个月来,人们对通胀率上涨十分担忧,而工资的上涨却没有跟上物价飞升,这令经济情况变得更糟。一些从事高薪工作的劳动者享受了更高的奖金,以及能够抵消通胀的加薪。例如,一份新报告显示,首席执行官的薪酬已经恢复到新冠疫情前的水平;但对于大多数工人来说,更严重的物价通胀正在侵蚀他们所获工资的实际价值。

超过五分之一的工人需要努力挣扎,才能买得起他们的生活必需品。对他们来说,生活成本危机不是陈词滥调的政治口号,而是生活的现实,并为他们带来了真正的困难。要想解决生活成本危机,我们需要重新考虑针对通货膨胀的政策,以及更为广泛的经济政策。

经济学教科书告诉我们,较低的失业率会带来较高的工资通胀——失业率与工资增长之间的负相关关系,构成了所谓菲利普斯曲线的基础。经济学教科书还提到了工资价格螺旋上升的可能性——即更高的物价会推动更高的工资。这种思维方式得到了 1970 年代经验的支持,当时高物价和高工资并存,导致了一段时期的滞胀。

但现在的情况是,物价通胀与工资通胀呈现脱钩趋势。工人们的实际工资面临缩水,这一现实正在挑战传统经济理论。与此同时,尽管失业率很低,但工人们的工资水平似乎没有赶上总体通胀的前景。当前,较低的实际生活水平表明了有偿工作的价格,以及经济体拥有丰富就业机会的成本。

固定工资不包括加班费、奖金和福利保险等费用;CPI=消费者价格指数。 Image: The Conversation/ONS

为什么工资通胀这么低?

自2007-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工资水平实际上一直处于低迷状态。在那次危机之后的几年里,实际工资呈现立即下降趋势。从2012年开始,由于通货膨胀率非常低,实际工资得以再次上涨,但直到最近又回到了2008年的水平。

The Conversation/IbisWorld Image: Y轴是实际平均每周工资 (£)

这就是劳动者们在这段低失业率时期内所得到的一切。但实际工资水平未能实现上涨的情况,的确有些自相矛盾。目前尚不完全清楚我们应该如何解释这一点,但以下几个因素可能很重要。

首先,伴随着企业力量的上升,我们看到了工会力量的衰落。与1970年代不同,英国工人们无法通过工会组织起来传递集体要求以及确保加薪。他们在个人层面面临企业的讨价还价的压力,而劳动者们获得更高薪资的最佳方式通常是找到一份新工作。公司市场力量的增加,也有助于解释为什么企业利润会上升——20年来,企业的实际利润增长了60%左右,而工人的实际工资仅增长了14%左右。

其次,其他衡量失业的指标也值得我们关注。虽然登记失业率有所下降,但实际失业率其实更高——如果有合适的工作,领取丧失工作能力福利的工人(在威尔士和苏格兰等特定地区的人数相对较多)将会继续参与工作,但不会计入官方失业率的统计数据。

近期经济不活跃情况也有所增加,工人(尤其是年长者)开始退出劳动力市场,这一事实也表明了一些隐性失业情况的存在。这一现实非常重要,它意味着当前工人们的议价能力可能低于失业率的主要衡量标准。

第三,工资通胀可能存在滞后效应。虽然现在的工资通胀可能不会像价格通胀那样快速上升,但一些人认为它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开始出现上升趋势,甚至可能超过物价通胀水平。英格兰银行行长Andrew Bailey提出了这一论点,他也因此呼吁对工人工资进行限制

但是,虽然不能排除工资涨幅将会高于价物价通胀水平的可能性,但"所有行业和地区的工人们,都能够以保护其实际工资的方式行使自身权力"这样的说法,似乎有些牵强。事实上,在任何滞后效应出现之前,工资通胀赶上整体物价通胀水平的前景,可能会因为经济萎缩而导致的失业率上涨而受到抑制。

是时候出台新政策了

目前,英国和其他国家的央行,正在通过提高利率和扭转量化宽松政策下的“货币制造”来对抗通胀。英格兰银行预测未来几个月的通胀率将达到10%左右的峰值,这种政策工具看起来越来越没有说服力。如果想要避免工人遭受经济损失,我们需要新的政策来确保工资水平赶上物价水平的总体通胀。

姗姗来迟的政府开始向社会上最不富裕的人提供直接的财政支持,以帮助应对飙升的能源账单——这可能是一个令人欣喜的开始。虽然政府宣布计划从2023年起将大多数企业的公司税从19%提高到25%以帮助国家财政支付这种补贴,但其实前段时间政府刚刚决定对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征收暴利税,以缓解相关财政压力。从这种政策方向调整中,我们可以得到的更广泛的经验是——国家有责任保护经济上处于不利地位的人,包括前文所述的这种收入再分配措施。

政府的目标是通过对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征收暴利税来筹集 50 亿英镑。 Image: The Conversation/Mr.PK

然而,令人担忧的是,这种再分配补贴是一次性的。如果能源价格持续上涨,政府是否会在未来提供新的现金转移支付?政府的财政保守本能可能会阻碍相关政策的推行。

在任何条件下,支持直接现金补贴都无助于将工资通胀提高到与总体物价通胀相匹配的水平。如果工人有更大的议价能力,这一目标将更容易实现。

恢复工人的议价能力需要进行彻底的改革。它需要重新构想公司的治理结构,并让员工在公司中拥有更多发言权;它还需要加强工会权力,并扩大集体所有权和工人所有权的形式。

只有在解决了导致实际工资水平过低的权力不平衡问题之后,我们才能确保经济可持续发展,并确保经济发展是为了所有人的利益,而不仅仅是造福了少部分人。

本文作者:

David Spencer,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教授,利兹大学

本文与 The Conversation 联合发表,首次发布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陈达铿

编辑:王思雨

不要错过关于此主题的更新

创建一个免费账户,在您的个性化内容合集中查看我们的最新出版物和分析。

免费注册

许可和重新发布

世界经济论坛的文章可依照知识共享 署名-非商业性-非衍生品 4.0 国际公共许可协议 , 并根据我们的使用条款重新发布。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话题:
经济增长及社会包容劳动力与雇佣关系工作的未来
分享:
World Economic Forum logo
全球议程

每周 议程

每周为您呈现推动全球议程的紧要问题(英文)

立即订阅

你可以随时使用我们电子邮件中的链接取消订阅。 欲了解更多详情,请查看我们的 隐私政策.

The Future of Growth Report 2024

Junice Yeo

2023年10月24日

关于我们

会议

媒体

合作伙伴和会员

  • 加入我们

语言版本

隐私政策和服务条款

© 2024 世界经济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