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刷剧”是当下的流行行为,指的是一次性观看很多集电视剧;
  • 当刷剧对你生活的其他方面产生负面影响时,这个行为就存在问题了;
  • Mark Griffiths是一名专门研究上瘾行为的专家,他给出了刷剧成瘾之人的六个重要特征;
  • Griffiths还分享了一些避免上瘾的建议。比如,可以在一集的中途就停止观看,免得被结局吊着胃口;也可以向医学专家寻求专业建议。

“刷剧”一词是牛津英语词典2013年度词汇的有力竞争者。虽然最终被“自拍”一词夺走了桂冠,但这也足以表明刷剧这项活动的流行程度,它指的是一口气观看很多集电视节目。

如今,包括我在内的数百万人经常以这种方式来追自己喜欢的剧,近年来流媒体服务的飞速发展也助长了我们的这种行为。不出所料,研究显示疫情期间很多人的刷剧时间比平时多了不少。

但是,刷剧会有危害或者让人上瘾吗?如果沉迷刷剧无法自拔,该怎么解决?

有害的刷剧行为不是由观看的剧集数量来定义的(尽管大多数研究者都认为至少要连续观看两集),也并不一定意味着要在屏幕前呆很长时间。和其他成瘾行为一样,更重要的是看它有没有对人们生活的其他方面产生负面影响。

多年来,我一直在研究上瘾现象,我认为所有上瘾行为都包括六个核心方面。针对刷剧上瘾,这六个方面是:

1.高显著性:疯狂刷剧是这个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

2.情绪调节:刷剧是这个人有效调节情绪的一种方式,即可以让他在短时间内心情变好,或暂时摆脱生活中的烦恼。

3.造成冲突:刷剧影响到了这个人生活的关键方面,如人际关系、教育或工作等。

4.有耐受性:随着时间的推移,该人每天刷剧的时长显著增加。

5.戒断反应:如果此人停止刷剧,他会出现心(生)理性戒断症状。

6.容易复发:如果这个人短期内戒掉了刷剧,当再次开始看时,他会直接回到之前的恶性循环。

在我看来,满足以上六个特征的人可能才是真正的上瘾之人。若只满足部分,他们的行为顶多算作有害,还称不上成瘾。

和性瘾、工作瘾和运动瘾等许多其他成瘾行为一样,刷剧成瘾并没有在任何精神病学手册中得到正式的承认。同时,我们也无法准确估量有害的刷剧行为究竟有多普遍。幸运的是,对这一现象的研究正在不断增加。

相关证据

在有关这个话题的一项最新研究中,波兰的一个研究小组调查了645名年轻人,他们都表示自己曾连续观看过至少两集电视剧。研究人员想通过这项调查了解有害刷剧行为背后的潜在原因。

研究者们(他们对刷剧上瘾的定义部分基于我的成瘾成分模型)使用了他们在早期相关研究中设计出来的一套问卷。其中的问题包括:“你有多经常为了看电视剧而忽视自己的工作?”“看不到电视剧,你有多经常感到悲伤或懊恼?”以及“你有多经常为了刷剧而熬夜?”

参与者需要在6分制量表上进行选择作答(1代表从不,6代表总是)。有害的刷剧行为有一个临界的分数。

研究人员使用一系列其他量表发现了有害刷剧行为另外的重要指标,比如冲动控制障碍、缺乏预判(难以预计和评估某一行为的后果)、逃避现实问题、避免孤独等。

使用相同的数据,研究人员在一项早期研究中发现了有害刷剧行为与焦虑抑郁综合征之间的显著关联。一个人焦虑和抑郁的症状越严重,其刷剧行为就越有问题。

其他研究也报道过类似的发现。例如,一项对于台湾成年人的调查发现,有害的刷剧行为与抑郁、社交焦虑和孤独感有关。

美国的一项研究发现刷剧行为与抑郁和依恋焦虑相关。包括这项葡萄牙的研究在内的大多数相关研究都表示,逃避现实是有害刷剧行为的主要动机。

就人格特征而言,研究显示有害的刷剧行为似乎与较低的自觉性(表现为冲动、粗心、生活混乱)以及高度的神经质(表现为焦虑、悲观)相关。许多成瘾行为普遍都有这个特点。

改掉这个习惯

如果你想减少一次性观剧的数量,我的黄金法则是在一集中途就停止观看。如果把一集全部看完了,想要停止是很难的,因为每集结局通常都留有悬念。

另外,建议设定合理的每日限额。对我来说,如果我第二天有工作,那么头一天我最多看2.5个小时;如果我不工作,最多5小时。还需要注意的是,确保自己履行了工作和社会责任之后再开始看,把它作为对自己的奖励。

请记住,健康的爱好与上瘾行为之间的区别在于,前者能丰富你的生活,后者会危害你的生活。当你觉得自己完全被刷剧所控制,那么你应该想办法寻求临床心理学家的帮助。大多数上瘾的现象都是其他潜在问题的症状。

本文作者:

Mark Griffiths,诺丁汉特伦特大学国际游戏研究室主任,成瘾行为心理学教授

本文与The Conversation杂志合作发表,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程杨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