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针、接种疫苗可能会让儿童感到不安;
  • 然而,要想阻止新冠病毒的传播,疫苗接种不可或缺;
  • 这篇文章里,专家介绍了缓解孩子们担忧的办法。

按照安大略的最新规定,5到11岁的儿童也可以接种新冠疫苗了。面对这一情况,多伦多大学劳伦斯·布隆伯格护理学院的Jean Wilson分享了一些建议,帮助减少孩子对打针的恐惧,也能缓解家长们的紧张。

“在孩子接种第一针疫苗之前一段时间,我就开始和家长们聊接种疫苗的重要性。”Wilson说。她是一名助理教授,在圣迈克尔医院负责培训导医员和护士。“家长们都是一心为了孩子好,因此他们了解的越多,就会对自己的决定更放心。”

上周,Wilson和其他来自Leslie Dan药学院、护理学院、成瘾和心理健康中心以及尼亚加拉公共卫生处的专业同行们进行了一场题为“怎么和孩子聊疫苗”的谈话,分享了他们的见解。这场活动旨在为家长和看护人提供实用信息,帮助他们让孩子做好准备接种各种疫苗,其中就包括加拿大卫生部批准的新冠疫苗。

Anna Taddio也在这场谈话中发了言,她是一名药学教授,研发了用于减轻儿童的疼痛感和对打针的恐惧的CARD系统。CARD(Comfort – 安抚,Ask – 询问,Relaxation – 放松,Distract – 转移注意力)是一个循证系统,工作组在研发过程中邀请了学生们选择应对策略,以改善他们接种疫苗时的体验(比如说在打针的时候玩手机来分散注意力)。

Wilson曾在加拿大公共卫生署从事传染病暴发管理工作,她在这场谈话里介绍了mRNA疫苗的原理以及接种疫苗的重要性。

她最近还和多伦多大学的Rebecca Biason一起聊了如何帮小孩克服对打针的恐惧,以及护士们该如何让人们在疫苗面前不再犹豫。

家长们要怎么做,才能让小孩安心接种疫苗?

我问家长的第一件事就是他们的小孩怕不怕打针。如果家长自己就很紧张的话,小孩很可能会跟着紧张起来。我的建议是,家长应该尽量多了解有关信息,保持沉稳,心平气和地和孩子讨论疫苗以及打针一类的话题。和孩子开诚布公非常重要,比如说,你可以告诉孩子:“我们今天要去打针了,会稍微疼一下,但很快就没事了,一结束我们就一起去买东西(或者其他让孩子开心的事)。”你可以把打疫苗变成一项普通的行程,这样孩子就会觉得更轻松,打疫苗这件事也就显得没那么重大了。

这种情况下,家长以及医护人员也可以使用Anna Taddio教授的CARD系统。我常常会让家长帮助安抚孩子,孩子可以躺下来或者坐在家长的腿上。对于还在吃母乳的婴儿,我会建议妈妈在接种前和接种后都进行哺乳。研究证明,这样可以安抚婴儿,分散他们的注意力,帮助他们应对疼痛。

家长和医护人员可以根据孩子的发育年龄,灵活使用CARD系统。对于大一点的孩子或者青少年,我们会建议他们戴上耳机,听自己最喜欢的歌。

在实践中,我会准备好泡泡水,让小孩打完疫苗之后吹。这招对于六个月以上的孩子很管用。有时候打完疫苗之后,我们还会鼓掌或者唱歌——这些事都可以分散孩子的注意力,让他们不再关注可能存在的疼痛。我有时候还会让孩子在数到三的时候扭扭脚趾头,然后紧接着给他们打针。这样可以从生理上让大脑或者说痛觉通路关注其他活动,并且减少疼痛感。

CARD系统非常实用,我建议医护人员和家长们尝试一下这套方法,用它来缓解孩子在接种疫苗时的不适,减轻他们的焦虑,同时也能让家长们感到更有力量。

你遇到过哪些典型的对疫苗的误解?

常常有人问我,疫苗为什么这么快就被推上了市场,到底安不安全。尽管在大流行病面前,我们不得不加快疫苗的进程,我还是会告诉家长们,加拿大的疫苗认证系统是很完善且可靠的,在新冠疫苗面前也是如此。虽然疫苗制造商的信息和研究数据在不断涌入,但加拿大卫生部、加拿大公共卫生署和各省公共卫生署的专家一直在努力仔细审查这些信息,严格遵守所有始终存在的安全检查和平衡措施,以保证在加拿大使用的疫苗有效且安全。

加拿大卫生部标准为儿童使用的辉瑞-生物科技(Pfizer-BioNTech)新冠疫苗带来的副作用很轻,而且和我们观察到的接种了疫苗的12岁及以上的孩子的反应类似。没有出现严重过敏反应或并发症(如心肌炎/心包炎、多系统炎症综合征或者死亡)。今年秋天,这种疫苗在美国也得到了批准,那里接种了疫苗的250万儿童身上也表现出了相同的安全性。

我经常收到的另一个问题是,mRNA会不会改变我们的DNA,对生育能力有没有影响。答案是否定的。

我向家长们解释疫苗在身体里的作用原理。疫苗中的mRNA只是一个小蓝图,复制了新冠病毒外部尖刺的样子。接种了疫苗之后,mRNA会进入细胞,但不会进入储存了我们DNA的细胞核。mRNA会停留在细胞核之外的细胞液里,并在那里被读取和加工,之后蛋白质片段会移动到细胞表面外,人体的免疫系统因此开始产生抗体,保护我们不受新冠的影响。我们的身体在读取了疫苗中的mRNA之后很快就会销毁它。抗体产生之后,人体一旦接触到或者感染了真正的新冠病毒,免疫系统就会识别出那些尖刺,并马上开始攻击病毒,阻止或者最大程度地减缓感染。

家长们为什么要给孩子打新冠疫苗?

家长们都想为孩子做最好的决定。CARD系统的询问环节在这里就派上用场了。家长对疫苗的怀疑可能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比如说他们自己接种疫苗的经历,对整个医疗系统的不信任,或者是在网上看到的虚假信息。医护人员常常可以提供可靠信息以及网络系统,以消除这种不信任。

经常有人问我,小孩感染新冠之后没有症状或者症状很轻,为什么还要让他们接种疫苗。尽管事实确实如此,但不幸的是,在第三和第四波疫情中也出现了更多因新冠而生病的孩子。尽管和成人相比,儿童患重病和住院的风险较低,但这种情况仍然会发生,并且可能发生在原本应该健康的小孩身上。

我会和家长们聊新冠可能带来的并发症。有些孩子可能会出现多系统炎症综合征,并且需要住院治疗。最新的研究告诉我们,患有新冠肺炎的孩子,不论病情轻重,都有可能出现长期新冠并发症,这种情况下,新冠的症状会持续到孩子得病后的几个月。我们仍在进一步了解这一点。

最后,我还会和家长们了解新冠疫情对孩子们的社交和心理状况带来的影响。我们越快让尽可能多的人免受这种病毒的侵害,我们就能越早让家长和孩子们恢复正常的生活。我们知道,日程的变化,社交孤立,被打乱的学校生活和课外活动以及新冠疫情给家长、家庭以及朋友们带来的压力,所有这一切都影响着孩子们。接种疫苗的过程中,我们也在帮助孩子们的环境恢复稳定,以保证他们的身心健康。我鼓励家长们,在和孩子讨论新冠疫苗的时候也告诉他们,接种疫苗可以帮助我们恢复他们喜欢的各种活动,比如说上学、体育活动、去朋友家过夜、探望祖父母和其他年长的亲人以及家庭旅行。

我和心存疑虑的人相对而谈时,很快就能以一种不评判的、充满尊重的方式回答他们的问题。打消他们的疑虑并不费什么功夫。我们医护人员必须有倾听的能力,以及专业地回答问题的能力。通常情况下,这样会让家长们放心,他们也会觉得自己更了解情况,能更好地为自己和孩子们作出决定。人们很信赖护士,认为他们知识渊博。我们要利用好这种优势和我们的技能,才能帮助人们基于证据作出决定。

本文作者:

Jean Wilson,多伦多大学劳伦斯·布隆伯格护理学院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张一凡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