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泰晤士高等教育2022年新兴经济体大学排名中,来自中国的大学数量创新高;
  • 泰晤士高等教育的调查对来自新兴经济体的高校进行了排名,这些新兴经济体被分为“先进新兴经济体”(Advanced Emerging)、“二级新兴经济体”(Secondary Emerging)或“前沿经济体”(Frontier);
  • 在所有来自二级新兴经济体的大学中,有一半以上在其之前的名次基础上有所提升或维持了之前的名次;
  • 俄罗斯、印度和中国等二级新兴经济体在2022年大学排名中取得亮眼成绩。

泰晤士高等教育(THE)2022年新兴经济体大学排名中,中国占据了前五名的所有位置。共有来自50个国家和地区的698所大学进入该排名,为历史最多,中国在此排名中共占据97个位置。北京大学从2021年起跃升至榜首位。

该排名根据一些绩效指标对大学进行评估,并根据教学、研究、论文引用、知识转移和国际化程度对高校进行评定。

这些高校来自伦敦证券交易所富时集团根据发展规模所划分的“先进新兴经济体”,“二级新兴经济体”和“前沿经济体”的国家或地区。

晤士高等教育编制的世界大学排名(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也基于同样的评估标准。然而,新兴经济体的排名则使用不同的权重以反映发展项的优先次序。

今年,有104所大学首次亮相,排名显示了中国、印度和俄罗斯等二级新兴国家经济体的实力。

北京大学超过清华大学,占据了2022年的榜首位置。
图片来源:泰晤士高等教育

二级新兴市场的实力

在所有来自二级新兴经济体的大学中,有一半以上在其之前的名次基础上有所提升或维持了之前的名次。

与中国一样,印度也在该排名中表现强劲,共有71所大学入选,其中9所大学是在2022年首次入选。今年有四所印度大学进入了前100名,包括印度科学学院,它连续第七年获得了前20名的名次。Saveetha大学名次的攀升幅度最大,该大学之前位于501+区间,今年则达到了榜单上的第166位。

另一个具有强势代表性的二级新兴市场是俄罗斯。在去年排名中来自俄罗斯的48所大学中,有26所大学在2022年提升或维持了自己的名次。莫斯科国立罗蒙诺索夫大学列在第六位,而莫斯科物理技术学院已攀升至第十位,使俄罗斯今年在前十名中的数量翻了一倍。

在关于今年的泰晤士高等教育新兴经济体排名的声明中,泰晤士高等教育首席知识官Phil Baty说:“很明显,二级新兴经济体的国家和地区仍然处于领先地位。中国大陆的大学在今年的排名中仍旧占据主导地位,这得益于其对高等教育系统的持续、有针对性的投资,泰晤士高等教育的世界大学排名也呈现这一趋势,它们正在不断挑战世界‘精英’院校。”

“在经历了疫情所带来的极具挑战性的18个月后,我相信新兴经济体的大学会具备相应的实力和水平来适应新的混合型教学方式。”

先进新兴和前沿市场

对于先进新兴市场和前沿市场的许多高校来说,情况则不尽相同。

今年大约有223个先进新兴国家和地区进入了排名,然而,其中一半的国家和地区都失去了原有的名次,只有12%的国家和地区的名次有所提升。同时,在来自前沿国家和地区的66所大学中,超过一半的大学名次后退。

在全球范围内,教育和就业之间的鸿沟正在扩大,而第四次工业革命促使教育必须做出相应调整。此外,新冠肺炎疫情暴露了世界各地教育系统的许多不足之处。世界经济论坛的教育4.0项目旨在使下一代为教育转型做好准备。教育4.0是论坛新经济和社会中心平台的一部分,旨在到2030年为10亿人提供更好的教育、技能培训和工作。

本文作者:

Kayleigh Bateman,高级撰稿人,Formative Content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张一凡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