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什么职场需要随着预期寿命的增长而改变?
  • 如何以人性化的方式进行裁员?
  • 如果你想辞掉新工作怎么办?
  • 汽车制造商如何为电动汽车革命做好准备?

斯坦福大学的一项新研究表明,当今 5 岁儿童中有一半将活到 100 岁。

更长的寿命意味着更长的工作时间。 但是,如果这对您来说工作量太大,那可能是因为您的想法需要改变了。

1. 未来工作的职业生涯将会持续 60 年。

新研究表明,当今 5 岁儿童中有一半将活到 100 岁。

斯坦福大学的同一项研究得出了另一个出乎意料的结论:“在 100 年的生命过程中,我们的预期工作年限将会是 60 年或更长时间。”

目前,在美国大多数人会在 62 岁左右退休,这意味着普通美国人的工作年限为 40 年左右。

如果 60 年的工作年限看起来很长,也许是因为我们在用今天的工作环境(不灵活,与我们的生活方式不匹配)想象这 60 年。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重新设计”工作,以更好地适应我们延长了的生活年限。

2. 如果您想辞去新工作该怎么办

2021 年,美国离职人数创下历史纪录。有些人因为健康问题而离职,其他则因照顾需要而离职。

美国的招聘处于历史最低水平,许多求职者发现对于工作,他们有机会为自己做主。

但是,如果您想在入职后的最初几周内离职,会发生什么?

如果这份工作不适合您,离开固然很重要。 但在提交离职申请之前,您需要考虑以下步骤:

1. 反思您对于这份工作的失望——以及为什么您会有这种感觉

2. 给当前职位一个机会

3. 与您的经理进行真诚的交谈,并开诚布公地谈论您的感受

4. 全心投入工作,看您到底喜不喜欢

5. 让自己快乐

3. 到办公室去是一种坏的工作方式吗?

科技企业家克里斯·赫德 (Chris Herd) 在推特上发布了关于办公室未来的推文,成为了 Twitter 的头条新闻。

他表示,“我与 10 家价值 10 亿美元的公司进行了交谈(这些公司因 delta 变种病毒而取消了重返办公室的计划),并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进行了一些预测。第一项预测是办公室的消亡。到人们可以返回办公室时,很多公司将不再有办公空间可供员工返回。第二项预测是,如果雇主强迫他们回到市区的办公室工作,职员可能会继续逃离城市并选择辞职。

这位企业家呼吁采用远程优先策略,在这一策略下,团队聚集得更少,在不同地方以更适合职位类型的方式工作。而远程优先策略的最大优势之一是壮大人才库。

他表示,“一家远程优先的公司,可以接触到世界上最优秀的人才;办公室优先的公司只能聚集一定建筑物范围内的人”。

4. 有没有好的裁员方法?好裁员不一定有,但我们可以从不好的裁员方法中学习好的经验。

Better.com 首席执行官维沙尔·加格(Vishal Garg) 上周在视频直播中突然解雇了 900 名员工,并向员工们阐述这件事情对他来说有多难。直播之后,他立即走红。

他在直播中说,“这是我职业生涯中第二次这样做,我不想这样做。我n上一次这样做时甚至都哭了”。

当员工们在匿名应用 Blind上发泄时,CEO 跟着员工去到Blind平台并就此事发表评论,他指责前员工因为工作不够努力才会被解雇。到本周末,Better.com 宣布CEO加格将会离开岗位一段时间。

绝对有比在 Zoom上集体解雇员工更好的裁员方法。

数字房地产租赁平台 ShareSpace 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罗伯特·奇米勒夫斯基(Robert Chmielewski)告诉《财富》杂志,“归根结底,公司没有办法充满同情地解雇员工”。

但是有一些技巧可以更加公平合理地解雇员工。那您该怎么处理这一棘手问题呢?

1. 永远不要把裁员当作你自己的私事——但也不要把裁员个人化。

2. 不要侮辱你解雇的人

3. 不要在假期期间解雇人

4. 在离职补偿时大方点

5. Stellantis汽车公司与硅谷科技公司展开软件人才争夺战

“软件日”是汽车制造商的新趋势。大众汽车、通用汽车和现在的 Stellantis汽车公司(法国PSA和意大利菲亚特美国克莱克斯合并后公司的新名字叫STELLANTIS,中文意为“用繁星照亮”) 都在这样做。

“软件日”与“电动汽车日”非常相似,旨在帮助提振汽车制造商股价,同时让投资者相信公司具有实现未来转型的持久能力。

到 2030 年,汽车行业可能会与现在完全不同——汽车公司正在追逐业务增长以及绿色转型带来的新劳动力。越来越清楚的是,建立内部弹性和确保业务连续性,需要对公司的人才战略和业务战略进行更深入、更有意义和更加全面的评估。

Stellantis汽车公司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向消费者和公司车队销售由软件所支持的服务,而硬件和软件的垂直整合将会是成败关键。股价又为何如此重要?因为汽车公司的转型需要资金支持。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陈达铿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