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球变暖预计最早将在2030年代达到危险的1.5摄氏度水平。
  • 地球的这一变化,预计将使世界各地已经非常极端的水灾和旱灾情况继续恶化。
  • 最近一期的IPCC(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报告预测,东南亚将面临尤为严峻的气候变化后果,这是地球上最容易受到气候变化影响的地区之一。

气候专家近十年来的首次重要评估预测,除非削减温室气体排放,否则在2050年之前气温上升不会结束。脆弱的东南亚地区需要建立起更为强大的气候防线。

气候变化可能会使洪水和干旱等极端天气事件继续恶化。
图片来源:EbvImages

如果不采取更为激进的行动来减缓温室气体排放所造成的的气候破坏,世界变暖的速度将比之前的预期要快得多。根据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的一份最新报告,气温上升将在未来几年导致危险的极端天气和海平面上升,该报告由世界主要的气候科学家撰写。

将全球升温控制在比前工业化水平高出1.5摄氏度的范围之内,这是世界各国领导人在2015年签署《巴黎协定》时承诺的本世纪目标,但这一升温水平可能会在2030年就达到,甚至可能会来的更早。尽管世界上最大的碳排放主体已经承诺采取应对行动,但温室气体的排放量仍在增加。

气候变化应对措施中尤为关键的1.5摄氏度升温幅度,预计将比IPCC三年前在所有排放情景下的预测,提前十年到达。

IPCC的第六次评估报告(IPCC6AR)是评估气候变化科学,及其影响和风险的最新报告。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在该份报告的附言中说到,这份长达3949页的文件是"人类的红色警报。在煤炭和化石燃料摧毁我们的星球之前,我们需要先为其敲响丧钟"。

IPCC预测的五种全球变暖情景,取决于大气中的温室气体浓度
图片来源:IPCC

南洋理工大学新加坡地球观测站的首席研究员,该报告的审查编辑之一Benjamin Horton教授表示,调查结果对全球升温超过1.5摄氏度之危险的表述 "毫不含糊",这将产生 "逐渐加重的,长达几个世纪的后果,而这些后果在某些情况下是不可逆转的"。

该报告预测东南亚将面临特别严峻的后果,这是地球上最容易受到气候变化影响的地区之一。这一群岛区域将受到海平面上升、热浪、干旱、以及更强烈和更频繁的降雨的打击。被称为 "雨水炸弹"的现象影响深重,全球变暖每增加一度,暴雨事件将加剧7%。

尽管东南亚的气温预计会略低于全球平均水平,但海平面上升的速度比其他地方快。在4.5亿人居住的沿海地区,海岸线正在快速上升。Horton告诉《生态商务》,根据最近的一项研究,水位上升预计将使亚洲的主要城市在这十年中遭受数十亿美元的损失,而且这种影响会因构造变化和地下水抽取的影响而放大。

在25个最容易受到海平面上升一米影响的城市中,有19个在亚洲,仅菲律宾就占有其中7个。但是,如果极地冰盖融化,海平面可能会上升得更多(根据一些估计可达15米),这种灾难性的气候现象被称为“气候临界点”,这将引发其他气候事件的多米诺骨牌效应。

Horton表示,"气候变化的威胁正在增加,而且正在迅速增加。许多低洼的沿海城市面临着海平面上升和热带气旋的威胁,整个地区的热量和湿度预计也会急剧增加,一些地区预计会出现极端降水,而其他地区则预计会出现干旱。如果没有适应和缓解措施,东南亚的社会和经济情况将会越发脆弱。"

东南亚脆弱的气候防线

IPCC的报告认为,人类活动是造成热浪、洪水和干旱等日益严酷的气候事件的 "明确原因",并且如《巴黎协定》所述,到2050年实现温室气体净零排放,是将全球升温限制在1.5℃的必要条件。

虽然东南亚国家预计将会遭受气候变化最为严重的影响,但该地区的大多数国家没有制定碳减排战略,以有效缓解IPCC报告中所述气候风险的严重性。

东南亚最大的经济体印度尼西亚计划到2060年实现净零碳排放,尽管该国的能源部长最近表示这一目标可以轻松实现,但该国仍有60%的能源来自煤炭,而煤炭是人为碳排放的最大驱动力。马来西亚则表示,它将在2030年前将排放强度减少45%,但同时也计划增加煤电的使用。

在过去70年里,新加坡的气候变暖速度比该地区其他国家快80%,该国表示将在本世纪下半叶的某个时候实现净零排放,"只要它是可行的"。泰国、越南和菲律宾计划在COP26会议(《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缔约方会议)之前设定净零排放目标。COP26会议是由联合国牵头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气候变化会议,将于今年11月在英国举行。

为了实现更为雄心勃勃的气候目标,东南亚的发展中国家部分地依赖气候融资来帮助它们解决这一主要由先发工业国所造成的气候问题。2009年,富裕国家承诺到2020年每年会提供1000亿美元的资金,帮助易受气候影响的贫穷国家应对气候变化。但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他们所承诺的资金并没有得到兑现

"虽然多年来各国的气候行动颇为有限,但许多国家在关切气候问题的公众和公司的推动下,似乎开始愿意遏制其碳排放了”。Horton表示:"我们无可救药的缺乏日益严重的极端天气事件的应对方式,尽管IPCC几十年前已经预测到了这些气候事件”。

气候变化问题首席顾问、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在IPCC的牵头人Stephen Cornelius博士评论说,"每一个零点几度的升温,对于限制气候变化所带来的的危险,都是至关重要的。"

Cornelius说:"很明显,将全球变暖控制在1.5°C以内是一项巨大的挑战,只有在全球范围内采取紧急行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保护和恢复自然,才能做得到。

本文作者:

Robin Hicks,《生态商务》副主编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和《生态商务》联合发表,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陈达铿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