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崛起具有历史意义,它不仅帮助数亿人摆脱了贫困,而且大力推进创新,同时带动了其他新兴经济体的发展。但中国的成功也存在一些问题:不管是中国,还是亚洲其他地区,都遭遇了西方国家经历过的经济不平等危机和气候危机。这表明,亚洲和西方国家的两种经济发展模式都存在缺陷,我们亟需践行一种全新的模式,一种基于利益相关者责任的模式。

但在西方,并非所有人都认识到了这一点。中国和亚洲的崛起是过去几十年中世界上最重大的经济事件,其带来的结果和影响在中国随处可见。比如,深圳的人均GDP已接近3万美元,拥有一大批科技巨头,已成为科技初创企业的发源地。杭州、上海和北京等其他城市同样取得了令人瞩目的进步。而仅仅是四十年前,中国的人均GDP还不到每天一美元的水平,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回顾1979年4月我第一次访问中国时,中国还很贫穷,正逐步摆脱两个世纪以来的混乱局面。正是在那一年,中国开始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并在初期积极打造经济特区。深圳和福州等城市开始欢迎国外直接投资,市场经济的许多特征开始形成。改革开放极大促进了经济发展,引发了飞轮效应,不断激发新的增长,也促使中国始终坚持向世界先进学习。

实践证明,中国经济取得了巨大成功,不断实现飞速增长。21世纪初,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与此同时,中国在电子设备、电器和纺织等多个制造业部门获得了技术优势。结果,在西方国家放缓增长的同时,亚洲却实现了飞速发展。按照中国自身统计数据,中国实现了7.4亿人口的脱贫,连续三十年取得两位数的高速增长,并帮助许多其他新兴市场实现了更加快速的增长。

一些指标显示,“亚洲世纪”已经开启。2020年,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亚洲GDP占世界GDP的比例在过去两个世纪以来首次超越世界其他地区GDP的总和。我们不能低估这一事件的历史意义。亚洲上次主导世界经济是在19世纪早期,当时第一次工业革命刚刚开始。而在第四次工业革命曙光初现的今天,亚洲正在努力恢复历史上曾持续数千年的领导地位。

中国到底是如何取得如此成功的呢?中国为创业提供了巨大空间:私营部门在中国GDP中的占比超过60%。但是国家至少在三个方面保留了对其他利益相关部门的主导权:国家拥有分配资源和机会的强大力量,能对几乎所有行业进行干预,能够引导开展大型基础设施建设、研发、教育、医疗卫生和住房等项目。

这种体制与主导美国等大多数西方国家的“股东资本主义”体制截然不同。在“股东资本主义”模式下,股东利益占据绝对重要的地位,企业运营的目标是为股东创造最大经济回报。正如经济学理论指出的那样,市场这只“无形的手”保证了社会效益的优化。在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股东至上的发展模式促进了美国长期的经济增长,使美国成为世界上最繁荣的国家。

过去几十年中,美国和中国倡导的经济体制都取得了巨大的经济进步,但也都造成了严重的社会、经济和环境问题。它们都加剧了收入、财富和机会的不平等;加剧了贫富阶层之间的紧张关系;尤为重要的是,都对环境造成了巨大破坏。有关西方国家的这些问题已有大量记录和报道,在中国和亚洲其他新兴经济体也同样存在。

首先来看环境危机。世界卫生组织在2016年指出,超过90%的世界人口正在呼吸着不安全的空气。中国和世界其他地区都面临这一问题。过去几年中,世界上大多数新建的燃煤和天然气发电站位于中国和印度。当然近年来,中国深化了对空气污染和二氧化碳排放等环境问题的认识,并承诺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不过,这需要一个漫长的努力过程。

不平等也是中国和其他亚洲经济体面临的一项重大挑战。自改革开放以来到2010年这段期间,中国的不平等问题持续加剧。世界不平等研究机构(World Inequality Lab)曾在报告中指出,中国实行的政策“前所未有地提高了国民收入”,但也“极大改变了国家的收入分配体制。”过去近十年中,中国的不平等状况似乎得以逐步缓解,但在亚洲和西方国家,经济不平等问题依然严峻。

观照亚洲的成功和各国对政治经济主导权的竞争,我们不由得提出一个问题,即到底哪种经济体制最有利于建设稳定繁荣的社会?截至目前,这两种经济体制都未能为人类和地球提供完美方案。

展望未来,我们需将环境、社会和治理目标纳入所有的社会和经济制度。今天,财富的创造离不开创新的经济。但是,在社交媒体无处不在的情况下,现代社会再也不能容忍过度的不平等。此外,自然资本的使用会产生延迟成本,也会对深受气候变化和污染之害的所有群体产生不可容忍的影响。

有鉴于此,我们需要构建一套基于利益相关者责任的社会制度,要考虑到社会所有利益相关者的利益,将环境、社会和良好治理的目标纳入经济体系。利益相关者责任适合许多西方国家,因为这些国家长期以来只专注于短期利润,而忽视长期的平等与可持续发展,给社会造成了巨大伤害。同时,利益相关者责任也有益于中国和亚洲新兴经济体。现在正是国际社会携手合作,践行利益相关者理念的最佳时刻。

本文首次发表于《财新网》,节选自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和彼得·万哈姆(Peter Vanham)合著新书《利益相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