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英国的牛津大学连续第六年在《泰晤士报》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中保持第一,美国和英国连续第二年占据前十名所有位置。
  • 在亚洲,中国大陆在该排名中取得了有史以来的最高位置(第16名),并创纪录地有10所大学进入世界前200名,而韩国、日本、新加坡和香港地区都取得了在当前排名计算方法下的最高位置。
  • 中东地区取得了巨大的进步,沙特阿拉伯和埃及成为世界上上升最快的国家。
  • 随着全球知识经济的竞争加剧,来自99个国家和地区的1662所大学参与了今年的排名,打破了以往记录。

牛津大学在全球研发新冠肺炎病毒疫苗的过程中处于领先地位,并在《泰晤士报》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中连续第六年被评为世界第一,在此期间,全球对该病毒的研究热潮进一步推动了中国大陆大学在全球排名中的迅速上升。

牛津大学从来自99个国家和地区的1662所参与排名的大学中脱颖而出,名列榜首。该排名基于13项平衡的绩效指标,对1440万份研究出版物的1.08亿次引用进行了分析——这项分析旨在认可大学在传播新知识方面的作用——并且对全球22000名学者进行了调查。

哈佛大学获得了自2016年引入现行排名计算方法以来的最高排名——第二名,与美国西海岸的规模小得多的加州理工学院并列第二。美国占据了世界前十名的八个位置,英国的剑桥大学排名第五,与牛津大学一起占据前十名的另两个位置。

《泰晤士报》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

中国大陆的排名继续快速上升,获得了有史以来最高的排名,北京的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并列第16名,这使得中国大陆首次有两所大学跻身前20。在世界前200名大学中,中国大陆破纪录地占据了10个名额,比去年的7个名额要多,而2016年中国大陆只有2个名额。香港在榜前的表现也有提升,有四所大学首次跻身前100名,其中香港大学获得第30名的成绩,这创造了其有史以来的最高排名。

中国大陆和香港的成功为东亚地区冲击更高排名做出了非常有力的贡献,新加坡国立大学从第25位上升到第21位,日本的东京大学上升了一位,排名第35位,韩国的首尔国立大学上升了6位,排名第54位。这些都是表中国家的最佳成绩。

《泰晤士报》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

牛津大学副校长Louise Richardson告诉《泰晤士报》高等教育:“我和我的同事们对再次取得顶级排名感到非常高兴。世界上有很多出色的大学,我们很自豪能与他们为伍。”

“过去的一年向我们的公众、我们的政府,甚至我们自己证明了大学可以为社会做出多大的贡献。牛津大学研发的疫苗在170多个国家得到分发,已经生产了超10亿剂。我们的大学协力为重新对研究型大学进行公共投资提出了最有力的理由。”

今年,对于新冠肺炎病毒的研究第一次对排名数据产生影响,这反映了大学在解析和管理危机方面的重要作用。这为中国提供了巨大的推动力,包括武汉大学(第157位)和首都医科大学(501-600位)在内的几所大学由于其对病毒的研究被高度引用而在排名上有所上升。

中东和北非地区的排名也有重大提升。沙特阿拉伯首次进入世界前200名,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大学排名第190位。该王国拥有五所排名前400的大学,而去年只有两所。沙特阿拉伯的另五所大学使得该王国创纪录地有15所大学跻身排名表。

沙特阿拉伯与埃及一样,成为世界上上升速度最快的大学所在地——在过去的四年里,沙特的进步比中国大陆更快,尽管起点较低。这些国家的成功主要是由研究影响方面的重大分数提升所推动的——基于引文分析。

其他快速发展的国家包括马来西亚和巴基斯坦,前者在国际前景(吸引学术人才和学生人才以及发表国际合作研究)方面的高等教育上升最快,后者大学在产学合作方面的得分有了显著提升。

本文作者:

Phil Baty,首席知识官,泰晤士报高等教育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张一凡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