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变化

什么是“自然受益” ,为什么这是我们未来的关键?

Diane B. Holdorf
Executive Vice President, Pathways, World Business Council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WBCSD)
Carlos Manuel Rodríguez Echandi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and Chairperson, Global Environment Facility
Marco Lambertini
Convener, Nature Positive Initiative
Naoko Ishii
Director, Center for Global Commons, University of Tokyo
Johan Rockström
Director, Potsdam Institute for Climate Impact Research (PIK)
Nigel Topping
High-Level Climate Action Champion, Climate Champions
分享:
我们的影响力
世界经济论坛为 加速 气候变化 行动做了什么?
全局信息
探索和追踪解决之道 气候变化 正在影响经济、产业和全球问题
A hand holding a looking glass by a lake
众源式创新
现在加入 ,用我们的数字众源平台来实现大规模的影响力
实时追踪:

气候变化

  • 七国集团(G7)领导人呼吁全世界实现净零排放与自然受益。
  • 自然受益意味着增强地球与社会的复原力,以阻止并扭转自然损失。
  • 随着各国政府、企业与民间社会的领导人承诺采取行动,这已成为一场运动。

七国集团领导人最近宣布,“我们的世界不仅必须要达成净零排放,而且还要实现自然受益,以造福人类与地球。”

这代表了国家、企业、投资者以及消费者看待自然的根本性转变。过去,在越来越多致力于保护自然的领导人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减少伤害、减少影响、不留痕迹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当然,这个说法依然流行。

但现在,“自然受益”作为一种新的世界观正在兴起。这种世界观提出了这样的问题:如果我们不再把思维局限在“损害”这个概念上,会怎么样?如果我们的经济活动不仅可以将负面影响降到最低,而且还能改善生态系统呢?

自然受益的方法可以丰富生物多样性、封存碳、净化水,并降低疾病大流行的风险。简而言之,自然受益的方法可以增强地球与社会的复原力。

自然受益是一种颠覆性的思维,迫使我们以不同的方式思考我们在世界上的地位。这是人类的必由之路,也是实现良好治理、长期稳定社会以及健康经济的基础。这种思维是一种重视人类共同未来的哲学,也是一种基于再生、复原力及再循环的新商业模式,而非破坏与污染。

自然受益的目标不应是在几代人之后才得以实现的梦想:它是人类下一个十年的目标,并将愈发重要。

农业、过度捕捞、采矿以及森林砍伐现已达到巨大规模,以至于它们正在降低生物圈的复原力,而如同薄纱的地表生物圈正是地球生命繁衍生息之所依。农业占据了地球上大约半数的可居住土地,造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单源温室气体排放与生态系统破坏。我们还在超越星球的边界,对自然与气候造成双重破坏。

自然受益的方法有助于解决这两个问题。其核心目标是到2030年制止并扭转对自然的破坏,到2050年全面恢复具有复原力的生物圈。

构建自然受益引导之星的势头与日俱增。除七国集团外,88位国家元首签署了《领导人对自然的承诺》(Leaders Pledge for Nature),以在2030年扭转生物多样性的丧失。这也是126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在“我们的星球,我们的未来”(Our Planet, Our Future)声明中支持的目标。700多家企业呼吁各国尽快扭转自然丧失的趋势。在金融领域,新成立的自然相关的财务披露工作组Taskforce on Nature-related Financial Disclosures)将引导投资走向自然受益的未来。宗教与青年领袖发表宣言,呼吁将这十年作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转折点。

自然受益已然成为一场运动。

这具有重大商业意义。《自然与商业的未来》(Future of Nature and Business)报告估计,一个自然受益的经济体可以通过改变造成近80%自然损失的三大经济体系:粮食、基础设施以及能源,释放出10万亿美元的商机。

但在实践中,自然受益是什么意思呢?

这样的目标必须纳入相关的、可行的目标,考虑到大自然的复杂性以及从基因到生态系统的连通性。这将需要切实提高复原力,为生命过程提供支持:例如水、氮、碳以及磷循环。这必须是公平的。没有对全球公域的公平管理,我们就不会成功。

自然受益的目标是已商定的全球气候目标(即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的补充。为实现这一目标,我们需要在2030年将排放量减半。但正如气候科学所表明的那样,这还远远不够。保持1.5℃线的唯一方法是同时减少排放,保护自然碳汇,并将农业从最大的温室气体来源之一转变为一个重要的碳储存源。

这意味着设立自然受益的目标不仅对其本身必要且有益;而且是我们有机会达成巴黎气候协议的先决条件。但任何对“净”自然受益的定义都必须明确,企业与国家不能在一处破坏自然,又在另一处恢复自然。这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并将理所当然地受到“漂绿”的批评。

这意味着政府、城市以及企业需要设立衡量标准。以科学为基础的自然受益目标仍在激烈讨论之中。截至目前,拟议的量化目标如下:从2020年起自然零损失,到2030年实现自然受益(自然逐渐恢复),到2050年全面恢复。

在实现这个目标的过程中,关键的一步是到2030年实现保护30%的陆地与海洋。七国集团致力于实现这一目标,从而为今年晚些时候在昆明达成一项国际协议铺平道路。届时,各国将举行会议,商定保护生物多样性的目标,将其作为《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Biological Diversity)的一部分。

各国领导人将于11月在格拉斯哥再次会面,共同参加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在此,由英国与意大利政府领导的COP26领导人承诺,在自然受益框架的推动下,将自然置于气候的同等地位。

民族国家是实现这幅图景的关键部分。企业、投资者以及城市也必须采用自然受益的目标。在我们所代表的全球公域联盟(Global Commons Alliance)内,基于科学的目标网络(SBTN)正在加速这一进程。企业可以加入SBTN,并通过三个简单的步骤为自然设定目标:发现其影响,发展其商业模式来达到自然受益的目标,并追踪其进展。SBTN还计划为城市开发相关工具。

鉴于这种复杂性,从企业到国家,实现这种大胆目标的一些精确目标在科学上仍然存在不确定性。但这不是不作为的借口。目标必须有足够的灵活性,以便随着新科学信息的出现而发展。

在全球公域联盟内部,我们成立了地球委员会Earth Commission)来促成此事。这个委员会汇集了世界领先的专业人才,首次确定了一个“对人类安全且公正的通道”,并将在2022年提出结论,但与此同时,我们有足够的信息来立即采取行动,创造一个自然受益的未来。

本文作者:

Dominic Kailash Nath Waughray,常务董事,世界经济论坛

Diane Banino Holdorf,常务董事,食品与自然,世界可持续发展工商理事会(WBCSD)

Carlos Manuel Rodríguez Echandi,首席执行官兼主席,全球环境基金

Marco Lambertini,全球总干事,世界自然基金会

Naoko Ishii,高级执行研究员,三菱化学株式会社

Johan Rockström,主任,波茨坦气候影响研究所(PIK)

Nigel Topping,高级别气候行动领军者,COP26高级别气候领军者

不要错过关于此主题的更新

创建一个免费账户,在您的个性化内容合集中查看我们的最新出版物和分析。

免费注册

许可和重新发布

世界经济论坛的文章可依照知识共享 署名-非商业性-非衍生品 4.0 国际公共许可协议 , 并根据我们的使用条款重新发布。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相关话题:
气候变化环境的未来
分享:
World Economic Forum logo
全球议程

每周 议程

每周为您呈现推动全球议程的紧要问题(英文)

立即订阅

你可以随时使用我们电子邮件中的链接取消订阅。 欲了解更多详情,请查看我们的 隐私政策.

到2050年,这三种气候灾难将对人类健康产生最大影响

Andrea Willige

2024年4月19日

关于我们

会议

媒体

合作伙伴和会员

  • 加入我们

语言版本

隐私政策和服务条款

© 2024 世界经济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