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国集团(G7)领导人呼吁全世界实现净零排放与自然受益。
  • 自然受益意味着增强地球与社会的复原力,以阻止并扭转自然损失。
  • 随着各国政府、企业与民间社会的领导人承诺采取行动,这已成为一场运动。

七国集团领导人最近宣布,“我们的世界不仅必须要达成净零排放,而且还要实现自然受益,以造福人类与地球。”

这代表了国家、企业、投资者以及消费者看待自然的根本性转变。过去,在越来越多致力于保护自然的领导人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减少伤害、减少影响、不留痕迹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当然,这个说法依然流行。

但现在,“自然受益”作为一种新的世界观正在兴起。这种世界观提出了这样的问题:如果我们不再把思维局限在“损害”这个概念上,会怎么样?如果我们的经济活动不仅可以将负面影响降到最低,而且还能改善生态系统呢?

自然受益的方法可以丰富生物多样性、封存碳、净化水,并降低疾病大流行的风险。简而言之,自然受益的方法可以增强地球与社会的复原力。

自然受益是一种颠覆性的思维,迫使我们以不同的方式思考我们在世界上的地位。这是人类的必由之路,也是实现良好治理、长期稳定社会以及健康经济的基础。这种思维是一种重视人类共同未来的哲学,也是一种基于再生、复原力及再循环的新商业模式,而非破坏与污染。

自然受益的目标不应是在几代人之后才得以实现的梦想:它是人类下一个十年的目标,并将愈发重要。

农业、过度捕捞、采矿以及森林砍伐现已达到巨大规模,以至于它们正在降低生物圈的复原力,而如同薄纱的地表生物圈正是地球生命繁衍生息之所依。农业占据了地球上大约半数的可居住土地,造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单源温室气体排放与生态系统破坏。我们还在超越星球的边界,对自然与气候造成双重破坏。

自然受益的方法有助于解决这两个问题。其核心目标是到2030年制止并扭转对自然的破坏,到2050年全面恢复具有复原力的生物圈。

构建自然受益引导之星的势头与日俱增。除七国集团外,88位国家元首签署了《领导人对自然的承诺》(Leaders Pledge for Nature),以在2030年扭转生物多样性的丧失。这也是126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在“我们的星球,我们的未来”(Our Planet, Our Future)声明中支持的目标。700多家企业呼吁各国尽快扭转自然丧失的趋势。在金融领域,新成立的自然相关的财务披露工作组Taskforce on Nature-related Financial Disclosures)将引导投资走向自然受益的未来。宗教与青年领袖发表宣言,呼吁将这十年作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转折点。

自然受益已然成为一场运动。

这具有重大商业意义。《自然与商业的未来》(Future of Nature and Business)报告估计,一个自然受益的经济体可以通过改变造成近80%自然损失的三大经济体系:粮食、基础设施以及能源,释放出10万亿美元的商机。

但在实践中,自然受益是什么意思呢?

这样的目标必须纳入相关的、可行的目标,考虑到大自然的复杂性以及从基因到生态系统的连通性。这将需要切实提高复原力,为生命过程提供支持:例如水、氮、碳以及磷循环。这必须是公平的。没有对全球公域的公平管理,我们就不会成功。

自然受益的目标是已商定的全球气候目标(即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的补充。为实现这一目标,我们需要在2030年将排放量减半。但正如气候科学所表明的那样,这还远远不够。保持1.5℃线的唯一方法是同时减少排放,保护自然碳汇,并将农业从最大的温室气体来源之一转变为一个重要的碳储存源。

这意味着设立自然受益的目标不仅对其本身必要且有益;而且是我们有机会达成巴黎气候协议的先决条件。但任何对“净”自然受益的定义都必须明确,企业与国家不能在一处破坏自然,又在另一处恢复自然。这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并将理所当然地受到“漂绿”的批评。

这意味着政府、城市以及企业需要设立衡量标准。以科学为基础的自然受益目标仍在激烈讨论之中。截至目前,拟议的量化目标如下:从2020年起自然零损失,到2030年实现自然受益(自然逐渐恢复),到2050年全面恢复。

在实现这个目标的过程中,关键的一步是到2030年实现保护30%的陆地与海洋。七国集团致力于实现这一目标,从而为今年晚些时候在昆明达成一项国际协议铺平道路。届时,各国将举行会议,商定保护生物多样性的目标,将其作为《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Biological Diversity)的一部分。

各国领导人将于11月在格拉斯哥再次会面,共同参加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在此,由英国与意大利政府领导的COP26领导人承诺,在自然受益框架的推动下,将自然置于气候的同等地位。

民族国家是实现这幅图景的关键部分。企业、投资者以及城市也必须采用自然受益的目标。在我们所代表的全球公域联盟(Global Commons Alliance)内,基于科学的目标网络(SBTN)正在加速这一进程。企业可以加入SBTN,并通过三个简单的步骤为自然设定目标:发现其影响,发展其商业模式来达到自然受益的目标,并追踪其进展。SBTN还计划为城市开发相关工具。

鉴于这种复杂性,从企业到国家,实现这种大胆目标的一些精确目标在科学上仍然存在不确定性。但这不是不作为的借口。目标必须有足够的灵活性,以便随着新科学信息的出现而发展。

在全球公域联盟内部,我们成立了地球委员会Earth Commission)来促成此事。这个委员会汇集了世界领先的专业人才,首次确定了一个“对人类安全且公正的通道”,并将在2022年提出结论,但与此同时,我们有足够的信息来立即采取行动,创造一个自然受益的未来。

本文作者:

Dominic Kailash Nath Waughray,常务董事,世界经济论坛

Diane Banino Holdorf,常务董事,食品与自然,世界可持续发展工商理事会(WBCSD)

Carlos Manuel Rodríguez Echandi,首席执行官兼主席,全球环境基金

Marco Lambertini,全球总干事,世界自然基金会

Naoko Ishii,高级执行研究员,三菱化学株式会社

Johan Rockström,主任,波茨坦气候影响研究所(PIK)

Nigel Topping,高级别气候行动领军者,COP26高级别气候领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