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运动员逐渐开始拒绝过时的着装规定,这些着装规定一直以来都将女性美置于舒适感之上。
  • 挪威女子手球队曾因穿着短裤而不是比基尼泳裤而被惩罚。
  • 德国体操运动员反抗将其性化的着装规则,选择在欧洲艺术体操锦标赛上穿上长裤套装。
  • 这些抗议活动帮助女运动员在比赛中更好地控制自己的身体呈现方式。

女性在体育赛事中的着装规范是由过时的和性别化的“传统”决定的。长期以来,女运动员的服装一直试图调和“女性气质”与“运动精神”的概念,但这一过程已将女性变成了被打量的物品,而忽视了其运动技能。

然而,最近出现了一些反抗。女运动员正在逐渐推翻过时的着装规则,并要求将运动能力置于美学之上。

“不舒服”的历史

现在的服装貌似倾向于暴露女性的肢体,曾经则完全是另一种景象。19世纪,上层中产阶级的女性终于被允许参加草地网球等运动,她们的服装强调得体的女性气质以吸引潜在丈夫,而非增强其运动表现。紧身胸衣和拖地长裙毫无疑问地严重限制了她们像今天的女网球运动员那样在球场上冲刺和跳跃的能力。

到20世纪之交,关于人体生理的知识开始为女性体育活动服装的改革做出贡献。运动服和套头服使女运动员们摆脱了紧身胸衣等服装的束缚。

这看起来似乎是进步的,但是这种新制服圆筒似的形状小心翼翼地将年轻女性的身体包裹了起来。任何正在发育的性征都被有效遮盖了,让女性存留将来社会中母性角色所需的谦逊。

女性仍在和传统斗争

今天的女运动员仍在探索着装规范,但逐渐开始出现公开反对的声音。 就在本月,挪威女子沙滩手球队在保加利亚举行的欧洲锦标赛期间因“穿着不当”而被罚款。 这是因为他们穿着平角短裤,而不是要求的紧身比基尼泳裤。根据2014年国际手球联合会的规则,比基尼泳裤应该“贴身剪裁,并朝腿的顶部向上倾斜,最大边宽不超过 10 厘米”。

然而,男子沙滩手球队一直被允许穿短裤。在申请用短裤更换比基尼泳裤失败后,挪威女队在与西班牙队的比赛中坚持穿短裤出场。尽管受到欧洲手球联合会的罚款或取消资格的威胁,他们还是选择穿着大腿长度的弹性短裤来表明自己的立场。

这导致团队被罚款 1,500 欧元。挪威足协同意代表球员支付罚款以示支持。

今年在瑞士举行的欧洲艺术体操锦标赛上,德国体操运动员决定采取立场反对性别化的着装要求,穿上长裤套装。 这一切开始于Sarah Voss,她的两名队友也紧随其后。

这样的举动其实是经过了事先商讨的,得到了德国联合会(DTB)的全力支持,该联合会建议女运动员在穿着上应始终保持舒适。

覆盖全身的长裤套装虽然在女子竞技体操中很少见到(除非是由于宗教原因),但实际上符合国际体操联合会(FIG)的规定。 只要“设计优雅”,参赛者就可以穿着全长连体衣——可以覆盖臀部到脚踝的部位。

转向关注竞技实力

手球和体操的例子都体现了体坛内部的女性如何挑战体育联合会对于其身体的呈现和监管。

这为更多女运动员反对一些陈旧的着装规范(这些规范通常通过男性的眼光来决断女性应该是什么样子)铺平了道路。

尽管女性的运动表现长期以来受到忽视和性别主义偏见的影响,但女运动员们终于开始通过穿着来体现自己的声音。

也许现在我们应该开始关注她们的实力和对体育竞技做出的贡献了。

本文作者:

Rachael Jefferson-Buchanan ,创意艺术与人类运动研究(健康和体育)讲师,查尔斯特大学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The Conversation联合发布,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程杨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