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00万亚裔美国人的根源可追溯到东亚、东南亚和印度次大陆的20多个国家。
  • 到2060年,美国亚裔人口预计将达到4600万。
  • 1870年,在美国人口普查中只有63,000人被归类为亚裔。
  • 预计亚裔将超过西班牙裔,成为美国最大的移民群体。

美国亚裔人口众多。 亚裔美国人口已经达到创纪录的2300万,其人口学根源可追溯到东亚、东南亚和印度次大陆的20多个国家,而每个国家都有独特的历史、文化、语言和其他特征。

美国19个最大的亚裔血统群体,合计占该国亚洲裔总人口的97%。 以下是有关这些亚裔美国人的主要人口学发现。 (此分析包括所有将自己的种族视为亚裔或多种族的美国公民,而不论这一种族多样性中是否包含了西班牙裔的人口学来源。这一分析随附最新的情况介绍,描述了每个亚裔血统群体的主要人口和经济特征,并通过另一项报告详述亚裔美国人的人口根源多样性。)

在2000年至2019年期间,美国的亚洲裔人口几乎翻了一番。
图片来源:皮尤研究中心

预计到2060年,美国的亚洲裔人口将达到4600万。在1870年的全美人口普查中,人口普查局的调查员将大约63,000位美国公民归为亚裔。 自1960年,人口普查的受访者首次可以选择自己的种族,当时98万人自称为亚裔。 亚裔人口到2000年,增至1190万,然后到2019年,几乎翻了一番,达到2320万——在二十年内增长了95%。 现在,亚洲裔约占该国总人口的7%,到2060年,他们的人数预计将超过4600万人,几乎是目前总数的四倍(在1980年及之前进行的十年一次人口普查中,亚裔美国人和太平洋岛民都报告为同一个群体)。

单种族的非西班牙裔亚洲人占该国所有亚裔的绝大多数。
图片来源:皮尤研究中心

美国亚裔的单种族,非西班牙裔人口占该国所有亚裔的绝大多数(83%)。 这一群体也是美国增长最快的种族或族裔。 在2000年至2019年之间,他们的人数增长了81%,超过了拉美裔美国人的70%。 在此期间,黑人人口增长了20%,而白人人口几乎没有变化。

多种族和西班牙裔亚裔分别占美国亚裔人口的14%和3%。 在非西班牙裔的多种族亚洲人中,绝大多数自认为是亚裔和白人(占70%)。 在此分析中,包括19个起源群体在内,日裔美国人最有可能自认为是多种族来源的非西班牙裔(32%的人这样报告)。 大约五分之一的菲律宾人(占18%)和15%的韩国人,也自认为是多种族来源的非西班牙裔。

同时,西班牙裔亚洲人是美国亚裔人口中占比最小的部分。该组中34%是菲律宾人。

六个亚裔血统群体占所有亚裔美国人的85%。
图片来源:皮尤研究中心

华裔美国人是美国最大的亚裔血统群体,占亚裔人口的23%,即540万人。接下来的两个最大的血统群体是占总数20%(460万)的印度裔美国人,以及占18%(即420万人)的菲律宾人。那些来自越南(220万),韩国(190万)和日本(150万)的亚裔每个族群都至少有100万人。在此人口学分析中,其他13个群体占美国所有亚裔人口的12%,总计270万人,其中没有一个群体超过60万。其余3%的美国亚裔表明自己是其他血统,或表明他们是亚洲血统,但未详细指明其血统来源。

美国近一半的亚洲人(45%)生活在美国西部,仅加利福尼亚州就有近三分之一(30%)。加利福尼亚州2019年的亚洲人口约有670万,是迄今为止该国最大的亚裔人口聚集州。紧随其后的是纽约(190万),德克萨斯(160万),新泽西(958,000)和华盛顿(852,000)。大多数美国亚裔(55%)居住在这五个州。

亚裔美国人中几乎有一半生活在美国西部。
图片来源:皮尤研究中心

除了夏威夷(2019年亚裔美国人占夏威夷总人口的57%),亚裔美国人在加利福尼亚州(17%),华盛顿州(11%),新泽西州(11%)和内华达州(11%)的总人口中所占比例最大。

虽然2019年有许多亚裔美国人居住在西部,但约24%的人居住在南部,19%在东北部,12%在中西部。

大约十分之六的亚裔美国人(57%),包括71%的亚裔美国成年人,出生在美国之外的国家。相比之下,所有美国人中有14%(17%的成年人)在其他国家出生。

自1965年以来,来自亚洲的现代移民潮占所有移民的四分之一。但是,亚洲移民到达美国的时间和方式各不相同,这有助于解释为什么某些亚洲血统群体在美国出生的概率更大。例如,移民只占日裔美国人的27%,他们从19世纪开始以夏威夷州种植园工人的身份到达美国。相比之下,许多不丹人是最近作为难民到达美国的,而且绝大多数(85%)是在外国出生的。

预计亚裔将取代拉西班牙裔成为美国最大的移民群体。
图片来源:皮尤研究中心

皮尤研究中心的人口预测数据显示,预计到本世纪中叶,亚裔美国人将成为美国最大的移民群体。到2055年,单种族和非西班牙裔的亚洲人预计将成为该国最大的移民群体,超过西班牙裔。届时,预计亚洲人将占美国所有移民的36%,而西班牙裔将占34%。

2017年,来自亚洲的人口约占美国1,050万未经许可移民的14%。以下四个亚洲国家是美国未经许可移民前15位的来源国家之一:印度(525,000),中国(375,000),菲律宾( 160,000)和韩国(150,000)。

美国出生的亚裔比其他亚裔美国人要年轻得多。截至2019年,美国的亚裔人口年龄中位数为34岁,略低于该国的总体年龄中位数38岁。但是,美国出生的亚裔平均年龄仅为19岁,而美国出生的所有人平均年龄为36岁。同时,在外国出生的美国亚裔的平均年龄,与美国总移民人口的年龄相同(45岁)。

近60%的美国亚裔是Z世代或更年轻世代。
图片来源:皮尤研究中心

美国出生的亚裔人口中,相对年轻的一代反映出了代际变化的趋势。 2019年,近十分之六的美国出生亚裔(58%)是Z世代成员,这意味着他们当时不超过22岁。 那年在美国出生的亚裔人口中,有四分之一属于千禧一代,而X一代或更老世代的人口则占十分之一或更少。

总体而言,截至2019年,美国所有亚裔中有72%的人“精通”英语,这意味着他们要么只会说英语,要么英语说得很好。 几乎所有在美国出生的亚洲人(95%)都精通英语,而在国外出生的亚洲人中这一比例仅有57%。

美国近四分之三的亚裔人口精通英语。
图片来源:皮尤研究中心

约有三分之一的美国亚裔(34%)在家里只会说英语,其余66%的人在家说英语以外的其他语言。其中最常见的是中文,包括普通话和广东话,有34%的亚洲人在家中说这些语言。印地语(13%)是亚洲人中第二常见的非英语语言,其次是他加禄语和其他菲律宾语言(9%)以及越南语(7%)。

在美国出生的亚洲人中,近三分之二(65%)的家庭仅会说英语。相比之下,大多数亚洲移民在家里说英语以外的语言。中文是在外国出生的美国亚裔中最常用的语言(22%),其次是印地语(18%)。

大约四分之一的亚裔美国人(27%)生活在多代际家庭中。这与美国所有移民所占的比例(28%)相仿,但高于美国公民整体的比例(19%)。与美国出生的亚洲人相比,居住在同一屋檐下的亚裔移民家庭内部有不同代际成员的可能性要高一些(29%比23%)。

美国亚裔的房屋拥有率(59%)低于美国公众的总体房屋拥有率(64%)。 不过,亚裔美国人的房屋拥有率正在上升,从2000年的53%上升至2019年的59%。2019年,亚裔移民(60%)比美国出生的亚裔美国人更有可能成为房屋拥有者(56%)。 但是,在整体美国人口中,移民(53%)比起本土出生的人拥有住房的可能性更低(66%)。

总体而言,与美国总体人口相比,亚裔美国人在经济福祉方面的表现良好,但亚裔群体之间的差异很大。2019年,以亚洲人为户主的家庭的家庭年收入中位数为85,800美元,而美国家庭的平均年收入为61,800美元。 外国出生的亚洲家庭收入(88,000美元)略高于美国出生的亚洲家庭收入(85,000美元)。

尽管总体经济指标表现良好,但亚洲血统人群的收入差异很大,贫困率也是如此。
图片来源:皮尤研究中心

但是,这些总体数字掩盖了亚洲血统族群之间的差异。 例如,以缅甸裔美国人为户主的家庭(44,400美元)收入明显低于亚裔美国人的整体收入(85,800美元)。 相比之下,只有两个亚洲血统群体的家庭收入高于整体亚裔美国人:印第安裔美国人为户主的家庭(119,000美元)和菲律宾裔美国人为户主的家庭(90,400美元)。

总体而言,有12个亚洲裔群体的家庭收入中位数高于所有美国人的中位数。

2019年数据显示,亚裔美国人(10%)比总体美国人(13%)生活贫困的可能性要小。 在美国出生的亚洲人和在国外出生的亚洲人的贫困率分别为9%和11%。 18岁以下的亚洲未成年人移民的贫困率略高,为16%。

同样,亚裔美国人内部的贫困率也存在很大差异。报告中的大多数亚洲起源群体(19个中的12个)的贫困率都等于或高于2019年美国的平均水平。蒙古人(25%)的贫困率在亚洲群体中最高,而贫困率最低的是印度人(6%)。

年龄在25岁以上的美国亚裔中,有一半以上(54%)拥有本科学历或更高学历,而同一年龄段的美国人口中,这一比例为33%。在美国出生的亚裔(55%)和在国外出生的亚裔(54%)获得大学学位的份额相似,这两个数字都大大高于所有美国出生人口和所有具有大学学历的美国移民(32%)。

就像美国亚裔人口的经济趋势一样,各族裔群体之间也存在巨大差异。 25岁及以上的印度人在美国亚裔中的受教育程度最高,2019年有75%的美国印度裔拥有学士学位或更高的学历。不丹成年人是拥有大学学历的可能性最小的亚裔群体(15%)。

本文作者:

Neil G. Rui,皮尤研究中心全球迁移和人口统计学副总监

Abby Budiman ,皮尤研究中心实习生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和尤研究中心联合发布,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陈达铿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