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询问了10位青年活动家,是什么让他们对未来保持乐观。
  • 他们给出的答案中有对性别平权、气候行动、同理心等的希望。

随着新冠病毒疫情肆虐,每周似乎都会出现新的社会不公或本可避免的灾难,人们很容易感到绝望,甚至到了麻木的地步。那么,致力于改变世界的公民该如何继续下去呢?

我们询问了参加“达沃斯议程”对话会的10位青年组织者及活动人士,是什么让他们对未来保持乐观,下面是他们分享的内容与发言要点。

本文介绍的10位年轻人正在通过达沃斯实验室The Davos Lab)推动对话、行动以及合作。达沃斯实验室是全球青年杰出社区的一项倡议,旨在动员150多个国家感兴趣的公民与利益相关方制定一项由青年推动的复苏计划,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以及全球共同面临的危机。

他们着重关注一些特别的解决方案、思维方式以及行动(无论规模大小),以应对当今的挑战,为美好的明天带来希望。

1. “跨界合作可以从根本上改善复苏工作”

堪培拉中心的Ashleigh Streeter-Jones是Raise Our Voice Australia的创始人,这是一个非盈利组织,致力于增加参与政治与决策中不同背景的女性人数与性别差异的声音。

“在整个‘达沃斯议程’对话会中,领袖们一致认识到,新冠肺炎对女性、年轻人、有色人种及其他处于社会边缘背景的人产生了更大的影响。与会者强调了公共、私营部门以及民间社会合作的重要性,以创建一个具包容性的后疫情时代世界。我们所有人都有责任重建更美好的家园,创造一个不让任何人掉队的社会。达沃斯重新点燃了我的使命:使公共政策更加多样化,并将其作为变革的工具。”

2. "简而言之:我们需要更多的女性领袖。”

卡拉奇中心的Sikander Bizenjo是一位经济学家兼发展实践者。在卡拉奇,他与其他全球塑造者已经为在疫情期间需要帮助的图书馆提供了6万多本书。

"女性领导的国家已成为如何应对此次疫情的典范。在整个‘达沃斯议程’对话会期间,我们看到非常明显的一点是,我们需要更多的女性来担任领导职位,这不仅是为推动复苏做努力,也是为了建设一个更强大、更公平的后疫情世界。性别差异问题在所有社会中都很突出,除非我们有具包容性的领导,否则我们无法真正进步。”

3. "气候行动必须是复苏努力的核心。”

马斯喀特中心的Rumaitha Al-Busaidi是一位海洋科学家兼阿曼环境学会(Environment Society of Oman)理事。

“随着新冠肺炎感染人数的持续上升,全世界都受到了危机带来的经济影响,疫情控制正是当务之急。然而,复苏不仅仅是疫苗接种计划与经济系统恢复‘正常’。一个可持续的复苏需要我们致力于应对气候变化,我很高兴看到这是在‘达沃斯议程’对话会中讨论最多的话题。这对商界领袖行动的呼吁很明确:我们需要负责任的产业转型与绿色增长。”

4. “我们需要同理心,自我意识以及诚信。”

悉尼中心的Taylor Hawkins是“明日基金会”(Foundations for Tomorrow)的常务董事,该基金会是一家与全球塑造者合作非营利性组织,旨在动员年轻人在澳大利亚一个塑造更加公平、可持续的未来。

新冠肺炎疫情看起来是一次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但实际上远非如此。这是一场经济危机、社会危机与人类危机。在我们身边有诸多苦难,如生命丧失、失业以及疾病,因而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迫切需要企业、领导力以及社会中的同理心、自我意识与诚信,并且在“达沃斯议程”对话会期间,世界各国领袖分享的诸多信息中也提到了这一点。

各国领袖也强调了这一点,我们需要关注早期预警,并建立共同的目标、策略和问责制。

5. “我们的强大程度取决于我们最薄弱的环节。”

马尼拉中心的Caela Tanjangco为新兴市场中具有高影响力的企业家提供支持。在2022年选举之前,Caela与其他全球塑造者正在引导选民登记并领导教育运动。

疫情无国界。我们不能孤立地解决全球所面临的不断融合的危机。我们需要分享技术,为发展中国家提供公平获得疫苗的机会,并在全球商定关于旅行及贸易的共同健康与安全准则。我们的强大程度取决于我们最薄弱的环节,因此我们必须确保任何人都不能掉队。我希望国际社会能从“达沃斯议程”对话会中了解到这一点。

6. “我们需要代际伙伴关系与盟友。”

华盛顿特区中心的Shalin Jyotishi是一名研究员、作家兼政策顾问,在智库新美国基金会(New America)工作。他与其他全球塑造者正在与世界经济论坛的人工智能平台合作,启动人工智能未来实验室AI Future Lab),这是一个面向年轻人的实践社区,致力于推进负责任的人工智能发展。

“‘达沃斯议程’对话会肯定了代际、公私伙伴关系的重要性。当拥有不同甚至对立世界观的领袖能够走到一起共同解决问题时,未来的可能是无限的。这场危机强调了我们对彼此及其他几代人的义务,即便面对个人牺牲,我也希望这种精神可以在疫情过后保持下去。”

7. “恐惧不能驱动决策。”

墨西哥城中心的Laura Reyna de la Garza是PuenTechLab的创始董事,目前在剑桥大学攻读技术政策专业。

“不确定性与恐惧是第四次工业革命和新冠肺炎疫情的共同点。然而,无论我们是在讨论算法治理,还是在长时间的封锁之后找到重新融入社会的方法,基于对事实的恐惧而做出的决定必定失败。决策者必须利用数据来识别模式,迭代并找到解决我们世界所面临的诸多复杂挑战的方案。”

8. “新常态需要新的社会契约。”

金斯敦中心的David Walcott是一名医生兼企业家。在过去的一年中,他为150多个国家的全球塑造者提供了支持,以实施社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措施。

“尽管技术与全球化在过去20年里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经济增长,但日益加剧的不平等仍然是我们未来要面对的最大威胁。世界各地的不平等现象普遍存在,各国不仅在努力平等分配疫苗,而且还需尽力满足住房、保健以及教育等其他基本需求。显而易见,将我们联系在一起的社会契约被打破了,但我希望,此次疫情会迫使我们反省,而这最终将成为推动世界重新平衡权力与责任的动力,并为所有人带来尊重。”

9. “我们必须保护并投资于人民。”

拉合尔中心Mariam Raheem从事于数据驱动的研究与决策的交叉领域。她与拉合尔的其他全球塑造者正在努力帮助弱势社区、提高公共空间利用率,并通过社区项目在这一关键时期建立社会凝聚力。

“虽然没有简单的途径可以更好的重建,但有一件事是重要而明确的:我们需要投资于人民、我们的福祉以及我们的未来。”所有利益相关方都必须认识到生活经历的多样性,打破旧有社会叙事,摒弃固有偏见,以确保今天的挫折不会阻碍未来的人们。一个非常现实的威胁是,有助于结束此次疫情的资源、工具以及疫苗都可能会加重各种矛盾,破坏整个国家与几代人的复苏。我们需要迅速且协调一致的行动,以及促进包容、公平增长的新模式。”

10. “我们都在一起。”

瓜亚基尔中心的Jodie Padilla Lozano是一位科学研究员、活动家兼作家。在瓜亚基尔,她与其他全球塑造者正在领导一个青年大众专业培训国际联盟。

“新冠病毒威胁着每一个人。我们生活在一个紧密相连的世界里,所以一个社区的失败与机遇会在全球范围内得到最大化。无论我们的家在哪里,无论我们的收入来自于何处,无论我们在哪个行业工作,我们都在一起。在为当今的紧急状况与明天的复苏建立更有效且更具包容性的解决方案中,每个人都在发挥作用。我们必须紧迫地工作,并肩负起新的责任,以改善所有利益相关方的生活。”

本文作者

Natalie Pierce,经验、合作与基金会社区负责人,世界经济论坛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程杨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