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证据表明,多上一年学会让女性的教育收益上涨12%,对于男性来说这个数字是10%。
  • 由于家暴等问题,女孩目前正处于风险之中,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预测,无法在疫情后回归学校的女孩数量高达1100万。
  • 世界银行的专家写道,为了保证青年女性可以拥有一个坚实的教育,我们必须落实更多的投资和有针对性的支持系统。

此项研究以及社会活动家博诺(译者注:爱尔兰摇滚乐队U2主唱、活动家)的其他研究表明,女性的入学回报率很高。几年前,在《时代》杂志的一篇文章中,博诺写道:“给女孩仅多一年的上学时间,她们的工资就上涨了近12%。”他一年前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说了同样的话。这个数字的来源是2014年世界银行的一篇论文,最近的数据证实情况仍然如此。同时,女孩在学校的学习时间更长,学习更多。但是,由于新冠肺炎正在女孩教育的危机中引发危机,因此这些收益正处于危险之中。

平均而言,每多一年的受教育时间,女性的教育收益就会提高12%,而男性为10%。在过去十年中,两性之间在这个方面的差距增加了一个百分点。男性和女性的初等教育回报率大致相同;但中等教育的回报率有所不同,女性为9%,而男性为7%;在高等教育中,女性则为17%,男性为15%。在所有经济体和所有地区中,女性在此方面的收益均高于男性。高等教育的回报率有所增加,对于女性来说尤为如此。

女性之前处于劣势地位,目前的性别差距状况被逆转了
图片来源:世界银行

女孩在招生方面长期以来的劣势地位正在发生改变,这导致了受教育程度方面性别差距的逆转。然而,就预期的受教育年限而言,女孩仍然处于不利地位,尤其是在南亚和撒哈拉以南非洲以及脆弱和受冲突影响的国家以及低收入国家

男孩和女孩接受的教育质量是他们获得更高学历和未来收入的重要决定因素。近几十年来,女孩在许多方面都赶上了男孩,甚至在高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女孩在学习成就方面已经超过了男孩。这带来了所谓的“逆向差距”:女生的入学率和学习成果都超过了男生——这是女性的学习优势。不过,在某些情况下,包括在低收入国家,女孩仍然处于劣势。

新冠肺炎可能会使我们止步不前。因这场疫情导致的停课可能减慢或逆转这些成就,并可能进一步阻止女孩和妇女实现潜在的回报——这就是“隐藏的”未来成本。

世界银行预测,由于新冠肺炎导致学校停课,人们的教育、学习和未来收入的水平将降低。学习贫困将大大增加。来自高收入国家(包括比利时、荷兰和英国)的越来越多的研究已经发现学习损失和不平等现象日益严重

对于已经受到该流行病严重不利影响的妇女和女孩,在教育领域存在特别的风险。大流行使女孩辍学的风险增加,容易遭受家庭暴力和其他基于性别的暴力威胁,面临童婚、早孕和童工剥削的风险。教科文组织预测,大流行后可能有1100万女童永远不会重返学校。正如我们在塞拉利昂埃博拉危机期间获悉的那样,由于学校停课,女生比男生更容易错失受教育的机会,这可能使他们在积累人力资本方面处于持续劣势。关于到底会有多少女孩将辍学、男女的学习贫困程度可能会有多大差距,各种预测有所不同,但是造成长期不良影响的风险很高。

前疫情时代,随着当今学生进入劳动力市场,预计在未来的几十年中,更多的女性将获得更多的教育回报。根据世界银行(和Bono)的预测,终身收入方面回报率(12%)是巨大的,但是如果因停课、新冠肺炎疾病和死亡以及经济衰退等因素的综合影响而使收益显着降低,那么女性的进步路径将在未来数十年脱轨。我们知道,在危机期间,高等教育的回报率往往会增加,如果女性由于大流行而无法获得高等教育,那么她们将无法享受这个优势

人们需要采取紧急行动,以防止进一步的学校停课、减轻或逆转学习损失,并使女童重返学校。对于许多女孩,特别是年龄最小的女孩来说,可以通过在停课期间改善远程教育并实施学习恢复计划(例如“Teach to the Right Level”项目和辅导)来限制甚至逆转大流行期间失去的学习机会。实践已经表明,这是很有成效的。但是,对于年龄较大的女孩来说,辍学的风险确实存在,她们可能在学习损失得到弥补之前就已离开校园(一项针对密尔沃基某高中停课对学生的影响的研究就是这种情况)。辍学的风险需要立即解决,方法是为学生及其家庭提供额外的支持,以确保他们留在学校,并确保将女孩作为辍学和学习损失的高风险对象。

哪些干预措施可以有效地使女孩入学并继续学习?证据表明,增加所有学生的入学率和学习率的举措可以使女孩受益。研究强调,改善入学率的最有效干预措施是降低入学成本。至于改善学习效果,支持改善教学法的干预措施在改善女孩的学习成果方面是最有效的。

为了克服针对女孩特别是少女的特殊限制,还可能需要有针对性的支持。例如,赞比亚通过“让女孩上学”方案向拥有少女的家庭提供转移支付,使他们有能力让女儿继续上学,并建立了预警系统,以识别有辍学和其他脆弱性风险的女孩。

至关重要的是,我们要防止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间男孩和女孩之间再次出现学习鸿沟,并防止所有学生辍学。如果他们确实辍学了,那么必须给他们足够的支持,以便他们可以通过投资基于终身学习的教育方法来继续接受教育。

本文作者:

Raja Bentaouet Kattan,全球教育实践与全球性别领袖顾问,世界银行

Claudio E. Montenegro,发展研究小组,世界银行

Harry A. Patrinos,经理,世界银行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和世界银行合作发表,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程杨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