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冠疫情期间,日本女性的自杀率增长幅度高于男性。
  • 在这场疫情带来的经济危机中,女性需要承担大量无偿的护理工作,这使她们比男性承受更大的经济压力。
  • 各国必须采取措施应对疫情带来的相关影响,系统地解决女性面临的结构性问题。

日本的自杀率长年居高不下,因此每月都会公布当月的自杀人数。回顾该国在疫情第一年自杀数据的变化情况,我们发现了一些令人不安的事实。

其中一个尤为显著的特点是,女性自杀率的涨幅更大。在2020年下半年,日本女性的自杀率上升幅度惊人,全年比2019年高出15%。与此同时,日本男性的自杀率却保持不变。

自杀是一种非常个人化的行为,每个自杀案例都有着独特的复杂性。但毫无疑问,2020年呈现出的自杀情况与新冠疫情分不开关系。事实上,日本女性自杀率的上涨只是全球危机的冰山一角。无数现象表明,疫情给全世界的女性都造成了不成比例的威胁。今年国际妇女节的全球主题是“选择挑战”。正当我们庆祝节日、思考这个主题的意义时,政府和私营部门必须加紧采取结构性措施,切实解决女性遭遇的种种不公正。

疫情带来的健康危机不分性别,但其导致的经济危机并非如此。大规模的封锁给零售业和酒店业等服务业带来了重大打击,而这些行业正是大多数女性的工作来源。在日本,2020年12月的女性失业人数同比增加了2000万,失业率增长高达34.5%。尽管在“安倍经济学”的繁荣时期(2013年至2019年),日本增加的女性职工也才300万,这一数字与2020年的损失相比相形见绌。与此同时,男性的失业率上涨31.8%,小于女性的增幅。

然而,疫情带来的经济危机并不是造成性别不平等的唯一因素。即使是在平时,女性也比男性承担更多无偿的护理工作和家务劳动。在封锁政策之下,这种不平等变得更加严重。Nissei Research Institute针对日本双收入家庭的一项调查显示,2020年6月底,妻子们花在家务上的时间比1月增加了25-30%,而丈夫们花的时间只增加了10-15%。

总之,这场疫情使得妇女面临的结构性问题更为突出,我们必须系统性地应对她们所遭受的经济和社会不公。

首先,我们需要在日常生活中消除性别不平等——让男性更多地承担做饭、打扫卫生和照顾孩子的工作。冰岛在世界经济论坛全球性别差距指数中连续11年排名第一,该国在半个世纪前进行了一个激进的妇女解放运动:1975年是联合国宣布的国际妇女年,在该年10月下旬的某一天(被称为“漫长的星期五”),90%的冰岛女性联合抵制了所有的有偿和无偿工作。虽然抵制和示威活动看起来很极端,但如今的社交网络其实能起到同样的效果。政界和商界的领导者可以在社交媒体上发出积极的信号,促进家庭内务的平等划分。

其次,我们必须解决疫情暴露出的一系列“女性问题”,比如同样在2020年激增的家暴现象。在日本这种男性主导的政治环境中,这样的问题很容易被掩盖,但这场疫情使它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突出。这提醒我们,在线上线下广泛采取安全无偿的援助措施至关重要。

最后,疫情也蕴含着重新定义女性职业的机遇,因此我们的援助措施必须与未来的工作模式相一致。后疫情时代,劳动力市场将会继续这场不可逆转的变革——技术进步加快“无接触社会”的到来,服务业的需求将大幅降低,许多行政工作也会走向自动化。而这些职位通常是由女性担任的,为了避免她们在未来继续遭受损失,我们必须采取相关干预措施。

我们应该加大对女性的投资,培养她们的相关技能,使其能够适应新的工作环境。突然加速的数字化并不意味着每个人都该去科技公司做数据分析师,它真正的好处在于给我们提供了远程工作和微型创业的可能性。公共和私营组织可以向女性普及新的工作模式、为她们提供就业相关的资金支持和规划指导。

导致自杀的主要原因是抑郁,它通常伴随着人生目标感的丧失。这样看来,暂时的援助也是无济于事的,政府必须长期关注人们的心理健康。女性在这场疫情中暴露出来的心理问题给我们敲响了警钟,我们必须尽快解决她们面临的结构性压迫。希望这场疫情能够成为积极变革的催化剂。

本文作者:

Nobuko Kobayashi,亚太战略执行负责人,安永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程杨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