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承诺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这是迄今为止国际上最宏伟的气候目标。
  • 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可以为中国实现这一目标贡献三分之一的力量。
  • 中国政府和企业目前均已开始着手准备。

新冠肺炎疫情给了我们一个严厉的警告:我们的各种体制系统存在着大量的风险、隐患、以及不平等的地方,如果我们不能从根本上采取行动,让世界重新迈向一个碳中立、自然积极型的未来,我们将面临巨大的危险。

为了实现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我们需要同时应对气候变化、自然损失以及社会不平等问题。

积极的全球信号出现

目前,国际舞台上的进展是积极的。今年9月,中国声明承诺“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为此,中国与欧盟英国加拿大等国家和组织一起采取了《巴黎协定》中设定的气候目标。

习近平主席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的声明得到了世界一些领导人的支持。这释放了一个强烈的信号,表明中国在认真履行自己的责任,并将于新冠肺炎疫情危机之后推出一个坚实的绿色经济复苏计划。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不确定性,中国数十年来首次宣布今年将不设立经济增长目标。这或许能让决策者重点考虑制定一些创新方案来改善环境和民生,而放缓经济增长也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减轻环境负担。

大自然是我们应对气候变化的盟友

为了实现其宏伟气候目标,中国以及任何做出净零排放承诺的国家必须考虑在保护和恢复自然的同时推出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这可以解决约三分之一的气候变化问题,同时帮助人们变得更具适应能力,是各国实现其气候承诺最有力的途径之一。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世界保护监测中心(UNEP-WCMC)的一项新研究揭示了综合方案的巨大益处。研究报告称,如果我们保护战略地理位置上30%的土地,我们就能将世界上近50%脆弱的陆地碳库留存在地下,并降低90%濒危陆地物种的灭绝风险。

向自然积极型经济的转变可能会带来巨大的收益。根据世界经济论坛的报告《自然与商业之未来》,截至2030年,可持续经济转型可以提供3.95亿个工作岗位,并创造10.1万亿美元的商业机会。

在企业和政策之间建立对话是很有必要的,这能转变我们的经济增长模式。合理利用自然资源、恢复和保护自然生态环境,这些是促进经济繁荣的关键。要实现可持续发展,重建人与自然的共生关系,离不开企业界的广泛参与。

—崔书红,中国生态环境部自然生态保护司司长

2021年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明年在保护自然和改善气候方面有两大机遇。第一个是将会在中国昆明举行的第十五届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方大会(CBD COP15)。届时,国际社会将有望达成一项关于自然保护的新“巴黎协定”,名为2020年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

第二个机遇是将于11月在英国格拉斯哥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第26次缔约方会议(COP26)。该会议将讨论如何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取得全球进展。自然以及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被认为是需要特别关注的五个关键领域之一。

CBD COP15和UNFCCC COP26若取得积极成果,或许能加速行动、促进投资,从而加快创造环境友好的岗位,并可能释放出数万亿的新商机。疫情蔓延造成了这些会议的延误,但也造就了一个难得的机会,展现并强调了气候、自然与企业和政府相应措施之间的联系。

对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的支持率正在增长
图片来源:商业自然联盟(Business for Nature)

企业正在迎接挑战

在我们迈向一个更环保、更公平、更包容的未来时,没有一个政府能够单打独斗。具有前瞻性的企业应当明白,尽管目前疫情大流行仍然肆虐,建成一个碳中立、自然积极型的未来在经济上是有意义的,且是在为扭转这十年的气候变化和自然损失做出贡献的。商业自然联盟了解到,至少530家大公司做出了宏大且有时限的承诺来帮助扭转自然损失,且两倍这么多的公司正在采取行动减少它们对自然的负面影响。它们或投资于保护和恢复自然的事业,或参与推广相对环保的产品和技术。

在中国,绿色供应链行动(GSC)项目共有100家房地产公司和近4000家供应商的参与,他们共同建立了有关原材料开采、生产和加工的绿色采购标准。

例如,水处理公司苏伊士赢得了亚洲最大的石化平台上海化学工业园(SCIP)的一份合同,其中涉及实施一种新的湿地概念,即蜻蜓区(Zone Libellule)。这包括恢复和扩大13公顷的湿地,从而加强自然环境的净化能力。这既恢复了生物多样性,又实现了更精细化的水处理。

同时,中国最大的木地板和家具品牌之一自然之家(中国)有限公司在中国境内外共17个地区成功种植了24片生态林,总面积超过100万平方米。

每一家企业,无论他们对于自然的道德或伦理立场如何,都认识到了保护自然的必要性。

中国生态环境部以及其他国际伙伴设立了一带一路”绿色发展国际联盟(BRIGC),这也为关键的利益相关者提供了团结协作的平台,使得全球加速过渡到更环保、更可持续的未来。这也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部分。

这些变化在经济和环境上都是有意义的
图片来源:世界经济论坛

政府需要提供强有力的政策信号

为了进行有关商业模式调整的投资,企业需要来自政府的强有力的政策信号。就在最近,600多家总收入共达到4.1万亿美元的企业,其中包括中粮国际、复星国际、京东、腾讯控股等许多中国企业,敦促各国政府立即就扭转这十年来的自然损失制定有效政策。我鼓励所有企业签署这个叫做“保护自然,人人有责”的行动纲领,并加入上述强大的企业集体,积极呼吁所有人为扭转这十年的自然损失做出努力。

中国已经有几项有关生物多样性的重要政策,其中包括生态保护红线(一项保护了多达28%自然土地的规划战略)和植根于中国宪法的生态文明概念。通过中国企业生物多样性保护联盟框架,中国生态环境部对外合作与交流中心(FECO)也正在与其他协会一起努力让生物多样性纳入决策制定之中。而中国最近关于在2030年前达到碳排放峰值、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立的保证,估计是迄今为止最大的一项气候承诺

世界可持续发展工商理事会(WBCSD)鼓励中国领导全球加快过渡到一个更加环保、更可持续的未来。在担任商业自然联盟中国区首席顾问这个新职位期间,我期待与各行各业不同规模的企业更加紧密地合作,共同探讨自然作为一种解决方案具有的良好商业意义。毕竟,只有与大自然并肩作战,我们才能创造健康的社会、有弹性的经济和繁荣的企业。

本文作者:

周卫东,商业自然联盟中国区首席顾问,世界可持续发展工商理事会中国代表处主任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程杨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