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球恐怖主义达到新阶段,右翼恐怖主义分子在最近一段时间活动频繁。
  • 截至2020年的五年里,全球右翼恐怖主义活动增加了320%。
  • 右翼极端主义与太空安全、气候安全和新兴技术并列为最大的全球安全威胁。

2020年4月,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向安理会成员发出警告称新冠肺炎大流行可能威胁全球和平与安全

他担心,如果卫生危机得不到有效管理,会产生负面的经济后果,再加上政府不当的应对措施,会为白人至上主义和右翼极端分子提供可乘之机,制造分裂、引起社会动荡甚至暴乱,以达到他们的目的。

密歇根州州长Gretchen Whitmer是右翼极端分子绑架阴谋的目标。
图片来源:密歇根州州长办公室

2020年10月初,距美国联邦选举不到一个月,联邦调查局挫败了右翼极端分子绑架密歇根州州长、袭击州首府大楼和对执法部门实施暴力行为的恐怖主义阴谋

根据法庭文件,他们的目的是发动一场“导致社会崩溃的内战”。迄今为止,已有14名人因恐怖主义等相关罪行而被捕。他们中的一些人与“金刚狼守望者”有联系——这是密歇根州的一个支持反政府和反执法等观点的民兵组织。

美国联邦调查局最近向美国参议员报告了对国内暴力极端分子日益增加的担忧。这群人发动暴乱的意识形态目标源自国内事件影响,如#MeToo黑人生命问题和政府政策。

这些组织中的许多人来自于右翼恐怖团伙,他们的不满根源于种族主义、厌女、反犹主义、反性少数群体心态、伊斯兰教仇视和反政府越权。由于他们的仇恨来源不同,这些群体拥有错综复杂的观点,组织内成员所支持的意识形态有所不同,但总是相互关联。

有毒的阳刚之气

女权主义研究人员认为,利益被剥夺了的中产阶级白人男性的增加导致了社会上有毒的男性气概增加,这一点可以从越来越受欢迎的所谓的“男性空间(manosphere)”这样的线上社区看出来。用户们在“男性空间”分享极端主义思想,发泄不满。执法机构担心,“男性空间”等类似的网络社区正在煽动年轻人通过实施暴力来实现他们的目标。

有大量证据证明,这种担忧是有道理的。

根据马里兰大学全球恐怖主义数据库,2015年至2019年,仅在美国就发生了310起恐怖袭击事件,造成316人死亡(不包括犯罪者)。

大多数是右翼极端分子,包括白人民族主义者和其他非主流右翼分子。非主流右翼运动的参与者还包括了非自愿独身者(incel)——这类人对女性的威胁越来越大

但右翼恐怖主义的增加不仅仅是美国的问题。联合国安理会反恐委员会说,截至2020年的五年里,全球右翼恐怖主义活动增加了320%

Brenton Harrison Tarrant承认51项谋杀罪、40项谋杀未遂罪和1项袭击清真寺的恐怖主义罪。
图片来源:John Kirk-Anderson/Pool Photo

最近发生在新西兰(2019年)德国(2019年)挪威(2019年)的恐怖袭击就是这一趋势的象征。奥斯陆大学极端主义研究中心报告指出,西班牙和希腊都逐渐成为右翼恐怖主义和暴力的温床。

加拿大也不能幸免于这些暴力极端主义意识形态。许多极端活动的拥护者居住在加拿大,因此一直有发生袭击事件的风险。但加拿大政府注意到了这一点,并将“战斗18”“鲜血与荣誉”列为右翼恐怖组织。

重大的全球安全威胁

国际顶级安全决策者在2019年慕尼黑安全会议上会面时,将右翼极端主义与空间安全、气候安全和新兴技术并列为最大的全球安全威胁。

世界似乎正处于一个与以往不同的恐怖主义新时代的开端。著名的恐怖主义研究人员David C. Rapoport在他颇具影响力的论文《反叛恐怖的四波浪潮和9·11事件》中指出,现代恐怖主义可以分为四波浪潮

第一次“无政府主义浪潮”始于19世纪80年代的俄罗斯,当时,极端恐怖组织“人的意志”(Narodnaya Volya)对政治领导人进行了暗杀活动。这场运动一直持续到20世纪20年代,遍及巴尔干半岛,最终进入西方,促使不同国家建立了新的恐怖组织。

20世纪20年代,“反殖民浪潮”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残余中开始,当时爱尔兰共和军(IRA)等组织开始对警察和军事目标使用伏击战术,以迫使政治变革。

爱尔兰共和军(IRA)开始对警察和军事目标使用伏击战术
图片来源:Flickr

20世纪60年代,“新左派浪潮”产生。这第三波浪潮来自西方国家对发展中国家(如越南和中东地区)的压迫。其策略包括劫持飞机、袭击大使馆和绑架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等。

最后,20世纪90年代见证了“宗教浪潮”的诞生。在这波浪潮中,像“基地”组织这样的恐怖组织诉诸于宗教意识形态,用自杀式爆炸等殉难手段推翻世俗政府。

所有这些浪潮均持续了几十年,并随着时间的推移扩大了其影响。新群体学习和采用以前成功的策略,恐怖主义在全球范围内蔓延开来。

第五波浪潮?

这就引出了今天的右翼恐怖主义。

观察者们已经指出了伊斯兰暴力运动的减少和极右派极端主义活动的兴起。右翼暴力极端主义是现代恐怖主义的第五波新浪潮吗?

如果是,毫无疑问,新冠肺炎所带来的负面社会影响只会加速其追随者的激进化。

如果说前四波浪潮的持续蔓延向我们传达了什么信息的话,那就是这次新浪潮可能会持续更多年。

本文作者:

Sean Spence,博士生,安全风险管理,朴茨茅斯大学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 The Conversation联合发表,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张丽莉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