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德国最大的工会“五金工会”(IG Metall)正提议其成员需要实行每周四天的工作制,以减缓因疫情而加剧的经济压力。
  • 人们对该提议的态度褒贬不一,德国劳工部部长对这一可能性持开放态度,而其他人则从根本上反对这项提议。
  • 其他国家已经提出减少每周工作时长的想法,而新冠肺炎可能会让这些国家愿意考虑如何实施。

德国每周平均工作时长为34.2小时,是欧洲平均工作时长最短的国家之一。现在有人大声呼吁将工作时长缩为更短。

德国最大的工会“五金工会”已经提议实行每周四天工作制来制约汽车行业的失业问题。新冠肺炎加剧了该行业现有结构转变带来的经济压力。

工会主席豪尔赫·霍夫曼(Jorg Hofmann)对Suddeutsche Zeitung报表示,他将鼓励企业采取每周四天工作制,称这有可能保住工业领域的工作岗位。

员工平均工作时长。
图片来源:Eurostat

Hofmann表示,工资不应该随工时减少而减少,否则工人将负担不起这种转变。

这个颇具影响力的工会代表着金属加工与电气部门的工人,其有在自己的会员之外就工资及工作标准展开讨论的先例。2018年,该公司为员工争取到将每周工作时间从35小时减少到28小时的权利,为期两年,以增加灵活性,尤其是对有照顾责任的员工。

德国会做出改变吗?

德国的蓝领劳动力大多受雇于汽车行业,该行业正艰难地向电动汽车转型。“五金工会”认为,削减工时可能是留住过渡期所需的熟练工人及专业技能的一种方式,同时还可以节约裁员成本。

劳工部长Hubertus Heil并不反对这个想法。他说,如果企业都加入进来,并且提高每小时的工资,这样员工就不会缺少收入,他会对这项政策持支持态度

德国有望将其休假计划延长至24个月,目前仍有数百万人受益于该计划。事实证明,该计划在制造业与零售业更受欢迎。

截至2020年第二季度,劳动年龄人口在就业中的总百分比。
图片来源: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

其他人则不太赞同缩短每周工作时间的想法。德国雇主协会联合会(Confederation of German Employers ' Associations)的负责人告诉《泰晤士报》:“四天工作制加上工资调整只会让这种冲击更加严重。“该联合会代表着雇佣了约70%劳动力的企业。

要求缩短工时的呼声越来越高

缩短每周工作时长的概念已经出现好几年了,并且得到了一些知名人士的拥护。

去年,微软日本(Microsoft Japan)表示,在一次试验中,员工享受到为期三天的全薪假期,此后销售额增长了近40%。芬兰总理桑娜·马林(Sanna Marin)希望将一天的工作时长从8小时减至6小时。2019年,时任英国影子财政大臣约翰·麦克唐奈(John McDonnell)提议在10年内将每周工作时长削减至32小时。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也建议缩短每周工作时长,以促进旅游业发展,并使国家在疫情过后重回正轨。

按性别与职业划分的工作时长
图片来源:Eurostat

另一些人则认为,减少工作将有益于地球,提高生产率,有助于心理健康,同时也会明显地提高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平衡。

本文作者:

Charlotte Edmond,资深作家,Formative Content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程杨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