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作和职业的性质正在快速变化——在未来,拥有合适的技能将比仅有学历更重要。
  • 新冠肺炎导致的经济下滑为雇主提供了一个机会,可以围绕这种变化来重塑他们的雇用方式。
  • 公司如何改变思维方式将有助于定义其未来表现。

几代以来,我们人生前三分之一的时间都用来获得大学学位,以便满足求职的需要。这些学位就是我们职业护照上的印戳,为我们剩下三分之二的人生铺平了道路。这意味着我们工作的性质以及从事工作所需的技能和知识一生都将保持不变——当然,事情已经不再是这样了。虽然我们的父母可能会终生从事同一份工作,但我们大多数人都会有好几份工作——不仅是工作,从事的领域也会有很多。我们的孩子有可能在职业生涯中从事许多工作和职业——甚至是同时从事,因为零工经济正在日趋成熟。

显然,未来的工作将不会与大学学位有关,而是与工作技能有关。现在,我们有机会引导那些没有大学学历的人迈向事业的成功,同时增加我们员工队伍的多样性。

根据世界经济论坛的数据,在未来十年中,10亿多个工作岗位(占全球所有工作岗位的近三分之一)可能会被科技改变。我们已经看到了这种情况。想一想你最喜欢的餐厅,那里的服务人员会在平板电脑上接收你的订单,而这个平板电脑已连接到厨房的中央订单处理系统。平板电脑必须正常工作,以确保餐厅平稳运行。想一想你用来购物、跟踪订单并获取最新信息的应用程序。商店需要全年无休地保持运转。而且,每个商店都会收集并维护他们的客户数据,以便进行趋势研究,因此他们需要数据分析师。他们还必须保护这些数据,这意味着他们必须进行网络安全操作。

在这些以及其它类似情况下,人是确保技术以我们希望的方式运作的组织力量。这意味着新型数字工作空前会快速增长。根据论坛的《未来就业》(Jobs of Tomorrow)报告,数据和人工智能经济的最前沿将会迅速出现一大批新职位,而工程、云计算和产品开发领域也会有新的职位。这些工作需要具有相关技能的人才,重要的是,即使没有大学学历的人也可以学习这些技能。

新冠肺炎导致的经济下滑使我们有充足的理由立即采取大规模行动。尽管疫情影响巨大,但我们发现失业率与受教育程度之间存在相关性。例如,在美国,从2月到5月,拥有学士及以上学位的工人的失业率为6%,而没有高中文凭的工人的失业率为21%(见下图)。与未上大学的高中毕业生相比,具有大学及以上学历的工人也更有可能拥有选择远程办公的机会。

<p><a href=
图片来源:皮尤研究中心

然而,如果我们将重点从学历转移到技能上,我们将会培养出一支能够代表我们人口多样性的庞大员工队伍,同时有助于缩小固有的机会和就业差距。这将意味着我们要过渡到以技能为基础的教育和就业基础设施,该基础设施不仅将资格证书作为培养目标,还关注适合工作和就业的技能。

近年来,包括安永、谷歌和IBM在内的几家公司都接受了这种想法,增加了面向其它人才库的招聘。还有更多的公司正在为员工的持续学习进行投资。

在新冠肺炎疫情后,印孚瑟斯(Infosys)等公司则在免费的在线平台上建立了一个合作伙伴联盟,为求职者提供工作培训和学徒机会,将他们与雇主联系起来,为他们提供新的工作渠道和职业发展道路。

有趣的是,未来的工作将不仅与硬技能有关,还与整体工作技能有关。在技能方面,雇主所寻找的不仅是以任务为导向的技能或技术性能力。公司希望员工关注细节、拥有以创新的方式解决问题的能力、团结协作的精神以及处理模糊复杂问题的能力。这些技能往往可以通过学徒项目进行学习。实际上,论坛的《未来就业》报告发现,新兴职业反映了人际互动在新经济中的持续重要性,从而对人文前沿领域的职位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图片来源:世界经济论坛,《未来就业》报告

随着传统业务职位和技术职能之间的界限不断模糊,融合了数字技能和人工技能的任务最适合由思维更广泛、更全面的人来处理。传统而言,我们在有文科背景的人才身上看到了这一点。与具有STEM背景的员工相比,他们通常被视为通才,其广泛的涉猎往往赋予他们明显的优势。那些具有文科学历的人也习惯于学习许多完全不同的新主题——在这个需要终身学习的时代,这是另一个加分项。

每一位商业领袖都会同意,不仅要找到合适的人才,还要找到拥有合适技能和思维的人,这对企业来说是一项严峻的挑战。用四年制学位代表就业能力意味着依赖于可能具有冗余技能的人才,而不是时刻拥有相关技能的终身学习者。这对我们所有人都造成了伤害,因为我们目前对大学学历的过度依赖早已使本已脆弱的求职者望而却步。

我们今天在改变对人才的定义和招聘方式上投入的工作量将决定我们能走多远。

本文作者:

Ravi Kumar S.,总裁,印孚瑟斯有限公司

Steve George,全球首席信息官,安永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张丽莉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