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研究显示,员工的外貌,尤其是女性员工,影响着他们在工作中取得成功的机会。
  • 那些目前在家工作的女性被要求化妆参与视频会议,穿着也要“更性感些”。
  • 将外貌歧视定认定为不合法行为或许是的一种确保职场公平的方式。

大学的定位是一个重视头脑、崇尚智慧的地方。但奇怪的是,在一所美国的大学里,学生们会根据老师长得好不好看来评判他们是不是好老师。孟菲斯大学最近发的一篇论文发现女性教研人员受外貌主义的影响最大。

这突出了一个令人不适的发现:即使是在21世纪的工作场所,美貌仍旧胜过头脑。这个看法肯定能得到资深女播音员们的认同,比如电台主持人Libby Purves,她最近才在抱怨BBC如何排挤上了年龄的女性员工。

一所美国大学的学生认为长相吸引人的老师就是好老师。
图片来源:孟菲斯大学

另一项英国的调查让人们对这个问题有了更深的认识。据报道,英国雇主们会要求他们的女员工在视频会议上化妆,且穿得“更性感些”。

该报告在是在今年夏天由Slater and Gordon律师事务所发布的。他们对疫情封锁期间2000名在家办公的员工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35%的女性至少经历过一次来自她们雇主的带有性别歧视色彩的要求,通常都与她们在视频会议上的着装打扮有关。女性们表示自己曾被要求化浓妆、做头发,或者穿得更具挑逗性一点。她们的老板给出的理由是,这将“有助于拉生意”,能够“取悦客户”。

女性被要求和客户开会时穿得“更性感些”。
图片来源:Girts Ragelis

Slater and Gordon律师事务所的律师Danielle Parsons把这种外貌歧视的行为叫做“陈腐的行为”,称其“在现代职场中没有立足之地”。但这些行为似乎并没有随着办公的远程虚拟化而得到根除。根据员工的外表评判他们的工作表现,进而影响他们的薪酬和工作前景,这就是所谓的外貌主义。外貌主义现在还不是违法行为,但无疑应该被定为违法。

美貌与上司

我们在最近出版的《审美劳动说》(Aesthetic Labour)中描述了许多有关外貌主义的趋势。Slater and Gordon事务所的调查结果证实,即便在远程工作的情况下,这些趋势仍然是广泛和持续的。我们的书记录了20多年来有关这个问题的研究和思考。虽然我们一开始关注的只是服务业和零售业的一线工作,但同样的问题现在已经蔓延到了各行各业,包括高校教研员、交通管理员、招聘顾问、翻译、电视新闻主播和马戏团杂技演员。

劳动审美化普遍存在于各行各业,包括高校教研员、交通协管员、招聘顾问、翻译和马戏团杂技演员。
图片来源:David Tadevosian

公司认为注重打造员工的外表会使他们更有竞争力,公共部门组织则认为这会使他们更受欢迎。因此,他们都变得越来越喜欢规定员工应该如何打扮、着装和说话。

男性和女性都会遇到这种情况,但更多的是女性,而且通常与工作时被性化联系在一起。例如,Slater and Gordon事务所发现,尽管三分之一的男性和女性在视频通话中都“容忍”过有关自己外表的评价,女性则更容易遇到让自己打扮性感些的侮辱性要求。

在分析10年间发送给澳大利亚平等机会委员会有关外貌主义的投诉时,我们发现各行业中男性投诉者的比例有所上升,但仍然有三分之二的投诉都来自女性员工。有趣的是,孟菲斯大学的这项研究发现,对于男性高校教研人员来说,关于他们长相的看法和对他们表现的评价之间没有相关性。

社会的迷恋

当然,工作场所总不能脱离整个社会。在这本书中,我们记录了社会越来越着迷于外表的现象。这种对普通人的审美化一部分是因为美容行业的影响力和重要性不断扩大,整容手术的数量不断增加,且整容现在越来越被贴上美学的标签。

这些趋势或许是可以理解的,因为那些被认为是“有吸引力”的人可以从“美貌津贴”中获益,从而更容易找到工作,更可能获得高薪和晋升。那些被认为没有吸引力或者着装品味差劲的人则可能在找工作时遭拒,且雇主的这种行为并不违法。

一些研究者描述这是一种新兴的“审美经济”。这显然引起了人们对歧视的担忧,但却没有引发有效的立法,比如提供给残障人士的法律保护就很欠缺。

这一趋势不仅在疫情大流行期间继续存在,甚至可能变得更加复杂了。本月首次出现了失业率上升的确切迹象,在这个情况下,有研究表明某些职位的申请人数足足增加了14倍。例如,曼彻斯特的一家餐厅有1000多人申请前台接待员的职位。高档酒吧连锁店All Bar one也称,他们在利物浦的一个酒吧服务员工作有超过500人申请。

外貌主义依然不算违法行为。
图片来源:aastock

很显然,雇主们正享受于如此广泛的员工挑选范围,而那些长得好看的人也可能会迎来更好的机会。其实,斯特拉斯克莱德大学的Tom Baum和他的同事们的研究显示,即使在COVID-19之前,服务业就已经是一个极不稳定、剥削性十足的行业。

这一切都表明,外貌主义并没有消失。如果我们要避免旧常态的迂腐做法渗透到新常态中,是时候重新思考我们对未来工作场所的期望了。一个很可能会发生的积极改变是,将基于外貌的歧视定为非法。这将确保每个人,无论外表如何,在未来的工作中都会有平等的机会。

本文作者:

Christopher Warhurst,工作与就业教授,沃里克大学

Dennis Nickson,工作、就业和组织学教授,斯特拉斯克莱德大学

本文与The Conversation合作发表,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张丽莉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