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私合作是实现“大重构”(the Great Reset)与达成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关键。
  • 成功的协作需要多个有时看起来利益悬殊的合作伙伴达成一致。
  • 产生最大影响的合作关系需要这五个要素。

如果说新冠肺炎教会了我们一件事,那便是让我们认识到世界各国之间息息相关,而变革仅能在达成一致时才会发生。历史也印证了这一事实。“马歇尔计划”是多方利益相关者联盟的一个早期经典例子。该计划将不同党派召集在一起,以促进市场与基础设施的建立,并在欧洲从二战这一先前的严重冲击中得到复苏之际,刺激了整个欧洲的投资与就业。

“马歇尔计划”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促进了相关西欧国家国内生产总值的显著增长,并推动了西欧国家化学、工程及钢铁工业的复兴。

多方利益相关者协作(如“马歇尔计划”)往往需要不太可能合作的各方达成一致,这颇具挑战性,但正是这种合作关系才会产生更大的影响。基于单一问题的政治途径有其局限性,因为在经济和社会中有许多方面需要同时进行创新并得到投资。例如,那些一直承受着损失,或者可能会因为专注于某个特定问题(如应对气候变化)而遭忽视的各方,可能会竭力抵制任何忽视了其所关注的问题(如缺乏就业或新的经济机会)的举措。

反之亦然。如果人们认为创造就业机会是以解决气候变化等其他紧迫问题为代价的,那么一些为国家创造新工业就业机会的政策、制度、技术及金融方面的政治推动则将遭到他们的抵制。因此,面对缺乏凝聚力以及可持续性的挑战,各方必须携手共进实现真正的政治变革

私营部门发挥着巨大的作用。有远见的领导人往往能够调动资源、进行创新、开展行动,并对广泛的网络产生影响,而这是许多政府与社会组织组织靠自己无法做到的。目前,企业领导提升政治信心的空间越来越大,采取行动的机会也越来越多。

在一个资源日益紧缺的世界里,我们齐聚一堂来参加可持续发展影响力峰会,努力应对全球发展方面的重大挫折。值此之际,要想就如何更好地利用有限资源作出明智的决定,有影响力的解决方案对于至关重要。公私部门之间的协作与联盟,以及政策、技术和金融的新组合与应用,都可以为实现“大重构”提供一种令人信服的方式。

如果变革是一项团队运动,那么帮助队伍获胜的要素是什么呢?以下为一些目前正在产生影响的合作关系所共有的五个要素:

信任

利益相关者之间需要有积极的互动以及信任,才能将独特的观点与专业知识进行整合。

全球贸易便利化联盟Global Alliance for Trade Facilitation)正在与政府及商业伙伴合作,以使跨境贸易便利化、快速化且具成本效益,并创造新的商业机会,增加就业,更好地促进经济与社会发展,以及减少贫困。在哥伦比亚第一个已完成的项目中,全球贸易便利化联盟与哥伦比亚国家食品及药物监测研究所(Invima)以及企业进行合作,为食品、饮品、药品及医疗器械引入风险管理系统,使检查员能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将其资源集中于高风险货物。这种合作增进了政府与企业之间的信任,减少了实地检查的次数,并消除了数百小时的边境通关延误,在短短18个月内为企业节省了880万美元。

宏观视野与微观应用

一个由多方利益相关者组成的群体,应将多样性与广度相结合,具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即着眼于具有可实现目标的特定项目。

亚洲增长”(Grow Asia)通过将政府、企业、社会组织及农民群体相结合,扩大涵盖棕榈油、橡胶、椰子、大米及咖啡等关键大宗商品的包容性农业价值链,从而建立“更好的商业”(Better Business)。这一举措对东南亚的出口贸易做出了重要贡献。

越南咖啡故事”( Vietnam Coffee Story)在取得许多成功后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作为世界第二大咖啡生产国,越南与其他国家建立了合作关系,以提高罗布斯塔(Robusta)咖啡的可持续性。尽管越南的生产力水平很高,但其容易受到气候威胁以及农场老化的影响,而这会导致咖啡产量下降。由农业及农村发展部、“亚洲增长”越南分会咖啡种植专项小组以及地区和省级的公私合作伙伴组成的全国委员会,扩大了早期成功的试点规模,每年对18%(约10万)的咖啡农户进行国家课程培训中的可持续性实践。

这些农户种植的咖啡产量提高了,质量也得到了改善。同时他们在适应气候变化方面取得了进步,每年可以减少4万吨的温室气体排放量(相当于减少了一年8640辆客车的排放量),还可以减少2100万立方米的用水量以及化肥的使用量。以上所有每年可以为这些农民节省1230万美元。

赋予其他变革者权利

如果其他人或组织有更大的潜力去创造变革,那便赋予他们权利。

通过社区合作,施瓦布社会企业家基金会正在推出“共同繁荣”(Shared Prosperity)项目,旨在推进世界领先的可持续社会创新模式。自20年前成立以来,基金会通过提高其在全球活动中的知名度与包容性,开展教育计划、伙伴学习以及加强全球网络的手段,帮助扩大了其400名社会企业家及创新者影响力。

社会企业家及创新者对其社区有着显著的影响。这一群体的运营及活动直接影响了大约6.22亿人的生活与生计。通过发放贷款或出售创造价值及改善生计的产品,他们已经向社区人民体发放了67亿美元。他们的倡议使温室气体的排放量减少了1.92亿吨,相当于减少了4070万辆客车一年的排放量。

《2020年20年影响力报告:施瓦布基金会社区的集体影响力》(数字为多种情况下各种活动的指示性汇总)
图片来源:世界经济论坛

施瓦布基金会最近成立了“应对新冠肺炎社会企业家联盟”( COVID Response Alliance for Social Entrepreneurs),这是60个全球组织之间的一次史无前例的协作,代表全球5万多名社会企业家。该联盟汇集知识、经验于一身,支持社会企业家的工作,以减轻发展中的困难,推进新的变革模式,建设一个更加包容、公正、可持续的世界。联盟于9月16日发布了《新冠肺炎社会企业行动议程》(COVID Social Enterprise Action Agenda),其中包括25项具体干预措施,呼吁主要利益相关者与联盟成员一道,加大在新冠肺炎期间支持社会企业家的承诺。

全球野心

如果问题很普遍,那么目标便可以不断扩展。

热带雨林联盟TFA)正支持建设一个“宜居星球”。该联盟成立于2012年,旨在推动集体行动,为大豆、棕榈油、可可、牛肉、纸张以及纸浆等大宗商品提供无需砍伐雨林的供应链,其官方合作伙伴目前包括160多家大型企业、政府机构、民间团体以及多边组织,热带雨林联盟通过主要热带雨林国家的“行动平台”召开会议。

在热带雨林联盟的支持下,消费品论坛(Consumer Goods Forum)正式发起了“森林积极行动联盟”( Forest Positive Coalition of Action)。该联盟包括17家全球消费品公司,总市值可达1.8万亿美元。联盟成员共同致力于加快系统性努力,在推动棕榈油、大豆、纸张、纸浆与纤维包装等关键大宗商品供应链的转变上,消除森林砍伐、森林退化的现状,并推动整个行业的变革。

通过推广一种创新的、综合的大规模集体行动办法,热带雨林联盟致力于确保大宗商品的生产可以为当地社区、小农以及大规模生产者带来最大的经济效益,同时最大程度地减少对全世界16亿人赖以生存的热带雨林造成的影响。其结果是一种令人激动的可持续经营新方式,这将推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实现。

跨部门支持

大问题以不同的方式影响着众多不同的部门。仅当所有部门(公共部门与私营部门)都能从中获益时,变革才会发生。

多样化以及充满活力的合作构成了海洋行动之友Friends of Ocean Action)的基础,这是一个由超过55位来自各个部门的领袖组成的独特联盟,他们致力于快速、系统地解决海洋面临的最紧迫挑战。“海洋行动之友”平台于2018年启动,汇集知识、手段以及影响力,帮助国际社会采取必要的紧急措施,以保护及可持续地利用海洋,促进公平发展。

例如,全球金枪鱼联盟Global Tuna Alliance)是一个由零售商与供应链公司组成的独立组织。联盟成员表示金枪鱼是全球三大海产品类别之一,占发展中国家市场总进口的90%。成员们正在改善全球金枪鱼捕捞渔业环境的可持续性与可追踪性,努力确保金枪鱼的来源是可持续的,并且是可以追踪的。这样可以使人权得到保障,并消除现代奴隶制。这样的伙伴关系与社区有助于实现共同繁荣,并建设一个更公平、更绿色的商业以及一个更宜居的地球。

本文作者:

Dominic Kailash Nath Waughray,执行董事,世界经济论坛

本文原载于福布斯,发表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程杨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