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年标志着中国日历中新的一个60年周期的开始,预示着一个新的开端和一个独特的历史转折点。
  • 同时,所有的灾祸仿佛也在这一年汇聚:歧视和迫害、气候变化和健康危机。
  • 但过去的几个月证明,人类有能力克服无法想象的困难,这或许也代表着今年会是一个纠正错误、和解矛盾、总结清算的好机会。

2020年1月25日,世界各地的中国人都在庆祝象征着复兴和重生的新年。这次新年特别有意义,因为2020年是一个新的60年周期的开始——一个周期由十二个农历年乘以五行属性(木、火、土、金属和水)组成。它预示着一个新的开端,也是人类历史上一个独特的转折点。

2020年:新周期伊始和报应之年

60这个数字贯穿于许多文化之中,极具重要性和神秘色彩。它植根于古老的苏美尔文明和巴比伦文明的数学起源,正是因此,我们用它来衡量时间的流逝——每分钟60秒,每小时60分钟。“魔兽世界”游戏里,第60关也是游戏角色进入终局的关卡。尽管不是很确定,但我觉得这也是和60这个数字的神秘色彩有关系的。

我一直在思考这个60年周期的意义,以及它和当今世界所发生的一切之间的联系。

就像1960年那样,人们预测2020年也能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样的预测是对的,变化已经发生了。

在一月底的时候,新型冠状病毒还处于萌芽状态,不久之后便完全颠覆了我们的生活。

灾祸的汇聚

不仅仅是新冠肺炎,其他各种各样的灾祸仿佛都在2020年汇聚。恐惧笼罩之下,警察施加“跪脖”暴行、用铁丝网狠心分隔父母和孩子。“错误”的身材、体型、肤色、性别、种族、宗教等种种荒诞的理由使得个人和团体惨遭迫害。即使在21世纪,世界上仍然有三千万人生活在奴隶制度之下。环境问题堪忧,我们的星球早已被叛了死刑。我们就像生活在科幻电影里,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不确定性。我称之为“无常态”现象。

更让人揪心的是,即使是在60年前,情况也没有好到哪里去。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被母亲抱在膝上的婴儿,为了寻求更好的生活,父母带着我从台湾飞往美国。那时,世界上多个海峡的冷战都在加剧;生活在美国南部,我们时时为自己的少数民族身份而担心;第一次反对种族隔离的静坐示威爆发;同性关系在许多国家都是不安全也不合法的……那么这些年都发生了什么改变呢?

世界发生了什么改变?

对于过去60年中实现的东西,我们应该感到充满希望还是伤心难过呢?这对于未来的60年又意味着什么?看着周围的一片混乱,我们可能很容易就会陷入绝望之中。但2020年其实也有另一面。即使我们在竭力应对地缘政治的强劲动力,持续见证地方性不公正的黑暗现实,但我们的未来还是有希望的,人类还是有理想的。

极具象征意义的是,中国、阿联酋和美国最近都向火星发射了宇宙飞船,而就是60年前,时任的美国总统肯尼迪也宣布了一个类似的雄心壮志——登陆月球。此外,早期争取黑人和妇女公民权利的斗争现在也在加速发展,并真正有了全球化的势头。

我的日常工作是与领导层一起探寻前进的道路。此时此刻,在这个紧迫的时期,我们都被逼迅速调整生活和工作方式。从实际的角度来说,这就意味着我们需要寻求多种途径、保持高度灵活,来应对这场流行病带给我们的直接和进一步的影响。

从全人类的角度来说,我们需要为大局而奋斗,愤怒虽然是一种偶尔有用的刺激,但并不是一种长期可行的战略,希望和团结才是。

人类基因的构成有99.9%都是相同的。我们都知道什么是爱,什么是悲伤。在真正重要的大事面前,我们都已经看到了自己的能力。我们在几天之内建成了多所医院、实现了劳动力和商业模式的线上转变、在全球范围内积极合作、分享专业知识并寻求解决方案。战胜无法想象的困难其实是件极具乐趣的事情,实现真正的正义和平等的过程同样也是。

对变革的渴望是明显的

一个纠正错误、和解矛盾、总结清算的机会

你可以说我迷信或者爱幻想,但说不定真的有古人曾经盘算了什么,宇宙正在对我们说着什么,我们走出任何一步其实都是有原因的。也许未来的60年是一个让我们纠正错误、和解矛盾、总结清算的机会。现在是一个我们必须面对的时刻,所有这样的时刻能决定我们看待自身的方式。我们想留下个什么样的世界?我们希望我们的孩子以及他们的孩子继承什么样的世界?

John Lewis经历了过去整个60年周期的工作和生活,他写道:“我们的斗争不是一天、一周或一年的斗争。我们的斗争不仅存在于一次司法任命或一段总统任期。我们的奋斗是一辈子的,甚至可能是许多辈子的,每一辈的每个人都必须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向在接下来的60年乃至更长日子里尽自己一份力致敬!

本文作者:

Alex Liu,执行合伙人兼董事长,Kearney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张丽莉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