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大流行暴露了受到健康与经济危机影响的各国状况。经合组织(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简称OECD)成员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平均收缩7.6%,而对韩国的预测数据仅为修正后的-0.8%。Chatham House的主席吉姆·奥尼尔Jim O’Neill解释了韩国如何成为其他国家的榜样。

8月11日,经合组织表示将把韩国2020年实际(经通货膨胀调整后)GDP预测数据从-1.2%修正为-0.8%,这增加了人们对韩国经济状况的信心,远超任何其他经合组织成员国 。平均而言,经合组织中的37个成员国预计实际GDP将会收缩7.6%。 更糟糕的是,这一消息是在英国政府报告第二季度创纪录的20.4%经济收缩数据的前一天发布的——此前已有预测称英国今年的经济将会总体萎缩11.5%。

图片来源:路透社/金宏基

预测仅是预测,而经合组织的往绩也并不比此类数据的其他官方来源更好(或更糟)。 根据我对最近热门指标数据的理解,我怀疑2020年的全球产出数字不会像许多人预期的那样严峻。

不过,出于进行跨国比较的目的,观察经合组织的数据是可靠的。 例如,数据清楚表明,韩国在经合组织国家中能够脱颖而出。 该国长期以来一直都是其他发展中经济体的榜样,现在正逐渐成为美国和英国等更“先进”经济体的榜样。

在所有经合组织国家中,韩国受到新冠病毒疫情的影响最小。
图片来源:经合组织

回顾过去,假设韩国比其他经合组织国家受新冠病毒疫情冲击更大,并非没有道理。 1月下旬,韩国成为首批在中国境外报告新冠病毒感染的国家之一,韩国爆发重大疫情的风险并不比其他任何地方低。

但是与意大利(另一个早期受害者)不同,韩国成功预防了一场极具破坏性的全国流行病(包括局部爆发)。 此外,就经合组织的预测而言,韩国2020年的经济收缩率完全比不上该国在1997-98年亚洲金融危机后所经历的经济衰退。

早在3月中旬,许多备受尊敬的评论员就集中关注英国的疫情发展仅比意大利落后两周的事实,但几乎没有提及韩国。 结果,相对于其他国家,意大利和英国都遭受了特别深重的危机。 为什么作为主要贸易国的韩国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管理要好得多?我们能够从其经验中学到什么(特别是早期防疫的经验)?

在这一点上,没有人可以确定地说是什么因素造就了这巨大的差异性。 但是,如果要我推测的话,在过去几十年中韩国经济一直表现良好的那些特征可能就是原因所在。为了回应今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奖,我在2月20日发表了题为《韩国受到全世界瞩目》的评论,探讨韩国导演奉俊镐的获奖电影《寄生上流》。韩国常被定型为过于木讷且痴迷于教育成就,但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一部获得世界顶级艺术荣誉之一的韩国电影。

令我震惊的是,在撰写该评论和发表评论期间,韩国已经开始经历第一轮新冠病毒疫情爆发。 我担心在韩国所发生的事件会很快反驳我对这个国家的所有赞赏——但事实证明,我不应该感到担心。 大约六个月后,韩国再一次成功从危机中脱身。

更广泛地说,由于两个简单原因,韩国已成为其他国家的榜样。首先,在过去的40年中,它是唯一一个中大型(按人口分类)“发展中”或“新兴”经济体,实现人均收入增加到了发达经济体水平。 当我在1980年代初加入工作队伍时,韩国的平均财富与大多数非洲国家差不多。 今天,它和西班牙一样富有

其次,韩国不仅仅只是在“增长”。 通过拥抱技术,它也成功地在经济阶梯上实现了“攀升”。 当我担任高盛首席经济学家时,主持了为180多个国家/地区制定可持续发展指数的工作。 我们发现,除了在大多数指标上均位居前十名之外,韩国在技术应用和技术扩散方面的得分也特别高——甚至高于美国。

至关重要的是,我们所制定的可持续发展指数,不仅测量了谁发明或制造某些技术(从大型计算机到移动电话),还测量了谁在使用它们。 今天的韩国是一个技术密集型社会,几乎可以肯定,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的背景下,技术已经实现了“有所作为”——特别是在监测局部风险和控制病毒传播方面。 相比之下,英国距离拥有“世界一流”的测试和追踪系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为必要的技术根本无法满足人们的需求。

韩国对世界贸易高度开放,并在每月的第一天报告其贸易数据。 7月份的数据显示其出口表现显着改善(也就是说,出口下降幅度没有前几个月来得急剧)。

韩国经济改善是否也会成为全球经济未来的先兆——从历史性崩溃中复苏? 但毫无疑问,这一改善现状表明韩国已经很好地处理了这场危机,特别是与世界上一些发达经济体的表现相比——他们虚张声势,急于否认,治理无能。 现在是每个人开始向韩国学习的时候了。

本文作者:

Jim O'Neill

本文与Project Syndicate联合发布,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陈达铿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