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中国的年轻一代在花销方面三思而后行。
  • 尽管人们预测在封锁解除后会出现“报复性消费”,但中国的千禧一代在饮食和购物上的支出却减少了。
  • 消费者支出占中国GDP的很大一部分,人们开始担心这会对长期经济发展造成何种影响。

宋乐文(音译)以前从不担心钱。这位27岁的年轻人是月光族,每月7,000元(合980美元)收入中的大部分都用于吃饭和购物。如果要购买奢侈品和出国旅行,她会使用信用卡。

但是,当新冠肺炎来袭时,一切都变了。宋乐文是上海一家国有制造企业的雇员,一直没有受到影响了中国几百万人的裁员和减薪的影响。然而,这场危机仍然给她敲响了警钟。

宋乐文告诉Sixth Tone:“我意识到,如果我不是在国有企业工作,也许我会失业几个月,没有收入。到那时我肯定不敢告诉父母,而且可能会崩溃了。”

在过去的两个月里,我攒了10,000元,这给我带来了安全感。

—宋乐文,27岁

这种认识使以前的挥霍者变成了狂热的节约者。在疫情爆发期间,宋乐文待在家里,跟妈妈学会了做饭。现在,她每天晚上都为父母做晚餐。除了杂货和其它必需品所需的少量花销,剩下的薪水直接存入她的储蓄账户。

宋乐文表示:“在过去的两个月里,我攒了10,000元,这给我带来了安全感。而且我还轻了12斤。”

2020年4月8日,山东省青岛市,求职者们在一场招聘会上查看招聘广告。
图片来源:People Visual

随着经历了数十年经济繁荣的一代逐渐适应目前这个充满更多不确定性的时期,中国许多千禧一代似乎正在经历着类似的观念转变。

与西方国家的年轻人一样,中国的年轻人通常被认为是奢侈的消费者,而且研究表明,1990年以后出生的年轻人不太重视稳定性,而是更注重自我表达和充实生活。但是,由于新冠肺炎对经济造成了影响,年轻一代也受到了最沉重的打击——这导致很多人重新评估他们的优先事项。

第六声的姊妹刊物澎湃新闻和上海财经大学于4月份对上海消费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在21-30岁的受访者中,将近45%的人表示,他们在疫情期间的收入下降了——这一比例比其它年龄组都高。

同时,专家表示,千禧一代对精打细算的生活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兴趣。3月,致力于研究消费者趋势的中研进行了一项调查,发现57%的“90后”和63%的“95后”打算在未来更加谨慎地规划支出。

该研究院负责人王峰(音译)告诉第六声,“年轻人倾向于冲动性消费,但是在疫情之后……谨慎和理性消费的比例将会增加。”

Sophie Huang运营“丧心病狂省钱小组”,这是中国社交平台豆瓣上的一个论坛,会员们会在这里分享个人理财技巧。她说,平均每月加入该论坛的新用户数量已从疫情之前的9,000-15,000增加到了40,000多。黄女士说,很多新成员表示收入减少了,但房租或抵押贷款却保持不变。

她说:“在这场巨大的危机中,他们开始谨慎思考某些东西到底应不应该买。毕竟,(社会)底层的人保护自己免遭风险的方式就是省钱。”

千禧一代显然不愿意挥霍,这给中国政府带来了困扰。消费已成为中国经济的重要驱动力,在2019年为中国的经济增长贡献了近60%。然而,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第一季度消费品零售额同比下降19%。

许多人预测解除封锁后将释放一波“报复性消费”。但是基本上没有实现,导致政府尝试采用非常规的措施来试图增加消费者支出。

各个城市已经发行了价值数十亿元的“消费券”,而一些负责人甚至开始兼职做商业主播,销售本地产品。这些政策取得了一些成功,但其效果往往因家庭收入减少而被抵消

2020年4月11日,云南省昆明市的一家购物中心展示了一张宣传省政府发放消费券的海报。
图片来源:Liu Ranyang/CNS/People Visual

唐琦(音译)是千禧一代中的一员,财务状况受到沉重打击。今年1月初,这位29岁的年轻人用一半的积蓄在上海市中心开设了一家艺术和摄影工作室,但仅几周后,由于上海市采取了严格的社会隔离措施,他被迫关闭了这家新公司。

在将近两个月的时间里,工作室一直关闭,但他却不得不继续支付房租和员工工资。三月下旬,工作室终于重新开放,但销售额仍然远远低于他的预期。

我对经济形势的不确定性感到焦虑和不安。

—唐琦,29岁

唐琦对第六声说:“我对经济形势的不确定性感到焦虑和不安,甚至开始怀疑工作的意义。”

面对每个月15,000元的贷款,唐琦说,他正在竭尽全力削减开支。自4月份开始,他还在闲(中国科技巨头阿里巴巴经营的二手市场)上出售自己的闲置物品。

他说:“一个月内,我卖出了十几件物品,包括闲置相机,二手的苹果电脑和一堆画。尽管我在赔钱,但我感觉自己在赚钱。”

34岁的Miranda Chang和她的丈夫在财务遭受严重打击后也正在削减开支。这对夫妻都在中国西北地区的城市西安工作,从事金融行业。他们在疫情之前每年能赚取高达200万元的佣金,但近几个月来,他们完全赚不到这些钱了。

尽管两人都仍在工作,每个月的总收入超过3万元,但她说,她不得不将开支减少60%左右。

她告诉第六声,“以前买东西时我不需要考虑钱。但是(现在)我觉得必须要制定一个消费计划,并且要特别注意开支。”

Chang说,她买的衣服和化妆品少了。现在,她每月仅外出用餐一次,并将自己准备好的饭菜带到办公室,不再点外卖。她甚至开始坐地铁上下班,而她以前是乘出租车的。

2020年4月14日,广东省中山市的一家购物中心。
图片来源:People Visual

像上海国有企业的员工宋乐文一样,Chang认为自己享受节俭朴素的新生活。

她说:“因为疫情而被隔离了整整一个月,这使我意识到没有挥霍的生活更加充实有趣。我觉得脚踏实地生活很棒。”

没有挥霍的生活更加充实有趣。

—Miranda Chang,34岁

中研负责人王女士预计,一旦经济复苏,大多数千禧一代的消费习惯最终将恢复正常,但是在某些行业,这可能多需要一些时间。

王女士说:“年轻人对社交网络和娱乐有着渴望和需求,三至六个月后,这种消费将再次恢复正常。” 她还补充道,奢侈品等昂贵物品的复苏期可能更长。

然而,过去几个月的疫情使一些人做出了具有终身意义的改变。在过去的12年中,来自河南省的37岁的何女士一直在努力创业,但她现在正在考虑放弃。

在经济繁荣时期,她的教育咨询公司每年赚20万元,远高于她家乡每年三万六千元的平均收入。但是,自从一月份以来,疫情 “突然摧毁”了这一切,使她背上了40多万元的债务。

她说:“我太焦虑了,吃不下饭,还失眠,而且脱发越来越严重。我感觉自己正在陷入抑郁。”

她从朋友那里借钱,将自己的个人支出减少到“几乎零”,想要摆脱困境。现在,她计划找一种更有保障的工作,让她再也不必经历类似的危机。

她说:“我想换一份稳定的职业,找一份稳定的工作。有了稳定性就可以承受一些风险。”

本文作者:

Fan Yiying,记者

本文原载于第六声并在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张丽莉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