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世界各地的女性正在失去有薪酬的工作,从事更多的无薪酬工作。
  • 女性企业家现在需要支持,因为很多重建工作将落在她们身上。
  • 即便没有疫情危机,也需要257年才能实现男女经济完全平等 。

七月初,我在一场既惨淡又鼓舞人心的活动上发表了讲话。我与世界银行、荷兰开发银行以及其他专家一起探讨了新冠肺炎疫情对女性企业家的重大影响。

之所以说“惨淡”,是因为面对此次大流行,女性的前景令人心痛不已。但鼓舞人心的是,我感受到一种共同的愿望,那就是大家愿意直面并解决这个问题。需要明确指出的一点: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对男女的长期影响将是不平等的。我们目前正经历一代人性别平等最大的挫折。不仅是国际关怀组织这样的人道主义和发展机构持这样的观点——来自银行的联合专家小组也有确凿的证据支持我们的观点。例如,世界银行发现,在这场大流行中,倒闭的女性企业比男性企业要多。

这场大流行对女性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使数十年来在性别平等和女性经济权利方面来之不易的斗争成果消失殆尽。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全球女性承担的无薪酬工作负担显著增加。由于全球都采取封城措施,针对女性的暴力活动也急剧上升。女性也更有可能从事非正式的低收入工作,数百万人一夜之间失去了生计。仅在拉丁美洲,就有约1900万家庭佣工——其中80%没有合同——她们在被解雇时几乎得不到法律和社会保护。

对于参加我们项目的女企业家来说,情况同样严峻。在斯里兰卡,90%的受访者表示她们的收入下降、供应链断裂。在危地马拉,96%的人没有足够的钱购买基本食物,同样数量的人表示这场疫情加剧了自己所在社区的失业率。这些女性中的许多人现在确实处于悬崖边缘,有可能重新陷入贫困。她们一直努力获得成功,这场疫情却让前景显得那么惨淡。

女性承担过多护理负担
图片来源:经济与合作发展组织

在这场危机之前,世界经济论坛就预测,实现男女经济平等需要257年——这已经够荒谬了。然而现在这个数字又倒退了几代,既让人崩溃,也让人沮丧。

女企业家克服了许多障碍,使她们的企业得以蓬勃发展、摆脱贫困。正是这些妇女才有能力面对未来的重任。我们已经在埃博拉危机中看到了这一点,从饱受战争蹂躏的国家的女性身上看到这一点,我们知道,在这场疫情后,我们会再次见证女性的力量。女性能够并且将会使自己的社区摆脱贫困,重建失去的一切,她们迫切需要我们的帮助和支持。

我在这个领域工作了25年,至今仍对女性的力量和韧性深感敬畏——即使是那些每天都在艰难地养家糊口、处境最艰难的女性。听到来自塞拉利昂的企业家Dorcas在“女性深谙经营之道”活动上的讲话,再一次增强了我对女性的信心。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她不得不关闭了自己的餐馆和培训学校,但她已经开始进行多元化经营了,并且清楚自己需要什么。

用Dorcas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女性要培训和财政支持,这样她们就能创建自己的企业、支持自己的家庭和社区。”女性拥有让社区回归正轨的力量。因此,我呼吁决策者将对女性主导的小微型企业的支持力度增加一倍,并将其明确列入国际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行动。

世界经济论坛如何应对性别差距?

自2006年以来,世界经济论坛就一直在年度《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中衡量性别差距。

《全球性别差距报告》跟踪了各个国家在缩小性别差距方面所取得的进展。为了将这些见解转化为具体行动和国家进展,我们开发了“缩小性别差距加速器”公私合作模式。

会同美洲开发银行,这些加速器已在阿根廷、智利、哥伦比亚、哥斯达黎加、多米尼加共和国、巴拿马和秘鲁等国启动。

2019年,埃及成为中东和非洲地区首个启动“缩小性别差距加速器”的国家。虽然现在念大学的女性多于男性,但在埃及,女性仅占专业和技术工作者的三分之一。在职女性也不太可能获得与男同事相同的薪酬,或晋升到高级管理职位。

法国成为20国集团(G20)中首个启动性别差距加速器的国家,这表明发达经济体在带头采取“缩小性别差距”措施方面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这些启动加速器的国家,企业首席执行官和政府部长将在三年的时间框架内共同制定有助于进一步缩小本国经济性别差距的政策。其中包括延长育儿假,补贴育儿以及消除在招募、留用和晋升过程中的无意识偏见。

如果您所在的企业位于启动“缩小性别差距加速器”的国家,您可以加入当地会员。

如果您所在的企业或政府机构位于尚未启动“缩小性别差距加速器”的国家,您可以联系我们,共商在本国启动“加速器”的机会。

女性是经济增长的最大机会。如果女性在劳动力市场上发挥与男性相同的作用,到2025年,全球GDP可能增加28万亿美元。

这就是我心碎的原因,当我们继续面对全球经济衰退的时候,大家的心情大抵都是如此。

本文作者:

Sofia Sprechmann,秘书长,国际关怀组织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