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系统性种族主义会影响工作机会、薪酬、健康与民主。
  • 来自世界各地的四名活动家通过线上讨论寻求系统性种族主义的解决方案。
  • 你可以在这里回看整场讨论。

“系统性种族主义”、“无意识偏见” ……我们如何才能认识到这种更为“阴险”的种族主义形式,并消除其对少数族裔就业机会、工资、健康状况和政治参与的真正影响?

来自世界各地的四名活动家在世界经济论坛举办的在线会议《终结系统性种族主义》上见面,为我们带来了一些答案。

一直支持新兴社会企业家的美国组织Echoing Green的总裁Cheryl Dorsey为我们举了一些例子。

“如果你看看美国上一次总统大选,非裔美国人平均要等23分钟才可以投票,而白人只需要等12分钟。这就是系统性种族主义的一个例子。”

在医疗保健方面,Dorsey表示,当她在波士顿市中心地区接受医生培训时,黑人婴儿的死亡概率是白人婴儿的三倍。

在线会议的现场截图

她说道,“在30年后的今天,种族主义的趋势下降了,但是种族差异仍达到两倍之多。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美国少数族裔族感染和死于这种疾病的可能性是白人的两倍“。

“实际上,我们的社会存在着持续不断的、可能难以解决的问题,对有色人种造成不成比例的影响……这些都是无情的、根深蒂固的系统性结构因素。”

Dorsey说道,“系统”层级的缺陷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解决的,它们需要组织及政府的认可和解决。

在软件公司SAP负责多样性和包容性的高级副总裁Judith Williams表示同意,并举了另一个例子,说明即使系统性种族主义或事实性别歧视已被确定,仍很难纠正。她还以自己的公司为例,说明SAP如何努力实现薪酬公平。

Williams说道:“薪酬公平的挑战之一是'同工同酬',但我们并不总是关注工作类型的不公平分配。”

“或许你可以实现同工同酬,但如果公司的所有的软件工程师都来自一个特定的族群,所有管理者都来自另一个族群,那么就算公司为相同工作支付相同报酬,种族差异依旧显著存在。

“因此,有时我们认为“薪酬公平”的挑战实际上是“多元化“的挑战。”

Williams 说,系统性种族主义根深蒂固,以至于计算机也需要对此负责,大公司广泛使用算法对求职者进行预选,也含有种族歧视的成分。

“这些算法的训练方法依据的是求职者简历中的成功经历。因此,公司可以查看到雇员数据库是否存在种族偏见,例如某个职位只雇佣白人,因为算法已经知道白人男性就是该职位的原型……公司需要调整算法,还必须调整所需的数据集。”

Euronews的记者Isabelle Kumar主持该场线上讨论,她也举了一个无意识种族偏见(人们没有意识到自己是种族主义者)的例子,援引自英国足球评论的研究:

“在战术上,白人男性被描述为'聪明'的可能性高出60%,但黑人足球运动员被称为'强悍'的比例则要高得多。这一研究突出显示了我们在种族偏见上的盲点。”

来自南非的黑人妇女Thando Hopa患有白化病,尽管她遇到了双重种族歧视,但她还是成为了一个好榜样。

一月份,Thando Hopa在达沃斯
图片来源:世界经济论坛/ Jakob Polacsek

她说:“白化病患者尽管都有自己的原生种族,但普遍存在着针对白化病的种族歧视。但黑人的白化病患者可能会面临加剧的种族歧视。”

致力于加强世界各地公民社会的公民组织Civicus的秘书长Lysa John Berna对此表示乐观,他说,近年来对气候变化,妇女权利和黑人生活的普遍抗议表明我们正迎来”变革的一代”。

她说:“这是一个行动主义时代。未来的这一代人不会感到自己的权利被剥夺,他们认为别人不会来解决他们自己的问题,他们真的希望共同设计解决方案,并亲自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每个人,无论身在何处,都有能力和方式去要求变革,并为此付诸行动。对我而言,这意味着我们是不能失败的,因为我们的失败仅取决于自己为自己所施加的障碍。”

本文作者:

Robin Pomeroy,数字编辑,世界经济论坛。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陈达铿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