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轻度冒犯(microagression)是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年龄歧视和体能歧视的间接的、时常也是无意的表现。
  • 这会让人们感到自己不被重视、不被欣赏,通常来说会有被触怒的感觉。
  • 了解并避免这些包含歧视倾向的做法十分重要

近来关于乔治·弗洛伊德谋杀案的抗议活动引发了全国热议,人们开始讨论美国生活中各个场域的种族歧视,包括办公场所。

工作场所的偏见、倾向性和歧视比许多商业领袖愿意承认的要普遍的多。职业点评网站Glassdoor针对1100位美国员工进行调查,发现61%的员工曾目睹或经历过工作场所的歧视,无论是基于年龄、种族、性别还是性取向。

其中有些是通过轻微冒犯——即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年龄歧视和体能歧视的间接的、时常也是无意的表现——的形式展现的。很多都是好心人所给出的无意冒犯的评论。

无论是说新来的女员工“看起来像是个学生”,还是打趣一位黑人同事的自然卷,轻微冒犯行为经常会出现在工作场域中。这些话语会让办公室变得不舒服、不安全,甚至“有毒性”。

“人们经常因为语言冒犯别人,所以注意我们的说话方式变得非常重要,尤其是在工作场合以及教室、法庭等其他社会机构。”巴尔的摩市马里兰大学的语言、读写与文化教授 Christine Mallinson告诉商业内幕。

由于轻微冒犯十分细微,人们通常很难知道自己是否有这种行为,也很难判断自己是不是受到了冒犯。

“轻微冒犯通常很模糊不清,并且在表面上听起来还是夸赞性的,所以尽管被歧视的人模模糊糊地感到自己被侮辱了,他们也难以为自己的感觉正名,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语言学名誉教授Robin Lakoff告诉商业内幕。

以下是几种最为常见的轻微冒犯。

你说话真清楚

评价黑人的语言和说话习惯有着复杂的历史
图片来源:El Nariz/Shutterstock

“当白人同事告诉有色人种同事‘你说话真清楚’或者‘你说得真好’的时候,这隐含着他们假设对方说话不该这么清晰——然而却惊讶地发现并非如此,”Mallinson告诉商业内幕

评价黑人的语言和说话习惯有着复杂的历史,这是非裔美国人经常会在工作场合或是学校遇到的问题。

“我们(白人主导的社会)预设黑人能力较弱。”A. Gordon在The Root网站上写道,“并且,作为白人,当我们对于黑人说话的清晰程度表达出惊讶的时候,我们传递出了一个较为明显的信号:对方不属于那个我们觉得可以坐在桌子旁,承担起领导角色的团体。”

该怎么说:什么都不说。你可以对人们具体的想法或是洞见进行评价,但是没有必要评价人们如何说话。

“你是跨性别者?哇,你看起来一点都不像”

说跨性别者他们看起来不像是转性了
图片来源:Lynne Sladky/AP

说一个跨性别者“看起来不像转性了”可能感觉是一句夸赞。

但是像Elliot Wake这样的跨性别者知道,尽管这些人是好心,但是这是一句含有冒犯倾向的评价。它隐含着一层信息:跨性别是为人们所鄙夷的。

“他们假设,如果我是跨性别者,那我的终极目标就是看起来尽量像是生下来就是个男的——而那些看起来不够阳刚的跨性别男性就是没有完成这个没有被说出来的目标。”Wake告诉Bustle

这暗示着说话人认为“看起来尽量像是生下来便是如此”就是跨性别者的目标。

“跨性别者可以有自己的美丽,不用被可笑的二元对立性别美的标准评判。”Katelyn Burns告诉Bustle

该怎么说:什么都不说。

“抱歉,找错人了”

记住同事们的名字,这道理很简单。
图片来源:MR. Nattanon Kanchak/Shutterstock

如果你属于少数群体,并且同一个场域内还有另外一个人和你同属于这个群体,有可能多数群体的人会弄混你们的名字。

“我开始读本科的时候,两位白人女性给我们上了导论课,我是这一届学生里两个墨西哥裔美国人之一。”Buzzfeed的一位读者分享道,“她们一直叫我玛丽亚——另外一位女生的名字,我叫亚力杭德拉,我们两个长得一点也不像。”

该怎么说:记住同事们的名字,这道理很简单。

哦,你是同性恋?你应该和我的朋友安认识一下,她也是同性恋!

不论性取向,如果你的同事需要你帮忙认识新朋友,他们会主动寻求你的帮助。
图片来源:Renat Latyshev/Strelka Institute/Flickr

Adi Barretto在The Muse网站上分享了她作为科技行业的性少数者在工作场合所面临的几个问题。

其中一个就是许多好心的异性恋者会为自己的性少数者朋友或家人所提出的经典建议——帮他们和自己其他性少数者朋友配对。

“仅仅因为这两个你知道的人有一个共同点并不意味着他们会相配。”Barreto写道,“的确,我们能约会的人没那么多,但是这不意味着我们对于性格、价值观以及其它你会在意的事情上面没有标准。”

Barreto补充说,这就像是把一位异性恋同事和随便另外一个你知道的人配对——仅仅因为他们刚好性取向相符。

该怎么做:什么都别说。不论性取向,如果你的同事需要你帮忙认识新朋友,他们会主动寻求你的帮助。

我老板疯了

说自己的女老板“疯了”
图片来源:Mikhail Goldenkov/Strelka Institute/Flickr

说自己的女老板“疯狂”或是“歇斯底里”隐含有性别歧视的倾向,因为这些词汇有着长长的历史,充满各种问题。

“在过去,尤其是十九世纪的欧洲,患有焦虑或是被看作是麻烦精的女性经常会被诊断为‘歇斯底里’。”Mallinson告诉商业内幕。

“‘歇斯底里(hysterical)’这个词来自希腊词汇hystera,意思是子宫,暗示这种所谓的疾病是只有女性会患的。”

所以,当你说一位女性“疯狂”的时候,就暗示说她的考虑或是行为是不合逻辑的,不是批判性思维的结果。

该怎么说:尝试理解你的同事的观点,而不要说她的行为 是不符合逻辑的。如果你还是不同意的话,你可以说“我不理解她在这件事上的观点。”——然后询问她的想法。

你究竟来自哪里?

如果对方想讨论自己的身份,他们自己会说。
图片来源:Girl Geek Academy/Flickr

问某人的种族传统好像是一种了解别人的方式。

但是对于拉丁裔、亚裔以及“美国那些落在黑白二元种族对立之间的人种”来说,这个问题让人非常厌倦,新闻记者Tanzina Vega在CNN上写道

“下次你想问某人的种族、民族或是国籍的时候,问问自己:我究竟想知道什么?”Vega写道,“或者比起来问别人‘你究竟来自哪里?’,试着去听——或者让对方问你一个问题,这样更好。”

不断听到这个问题意味着别人觉得自己的长相不够美国,或者说并不真正属于这个国家。

“错的地方在于这个问题提前预设了作为一个有色人种和美国人并不相融。”Ashley Lauren Pennington博士告诉商业内幕。

该怎么说:什么都不要说。如果对方想讨论自己的身份,他们自己会说。

你克服残疾的经历太感人了

当你患有残疾的同事与其他身体健全的同事完成同样的任务时,你不应该感到惊讶。
图片来源:Matt Rourke/AP

“我们经常忘记,残疾人士也需要经常应对轻微冒犯。” Wendy Lu在Bustle写道(她外接了气管导管),“这会在每天的对话中发生,让他们难以为自己维权,除非他们想被看成小题大做的人。”

如果你的同事患有某项残疾,不要说他们的故事“鼓舞人心”或是小心翼翼地说他们的残疾是某种“特殊需要”。

“我希望自己生活在这样的一个世界中:人们不要对残疾人士期待过低,以至于人们要庆祝我们能自己下床、早上起床的时候记得自己的名字。”喜剧演员、活动家在TEDxSydney说道。

换句话说,当你患有残疾的同事与其他身体健全的同事完成同样的任务时,你不应该感到惊讶。

该怎么做:什么都不说。

“你的名字很难念”

如果你不会念同事的名字,问问他们就好了。不要说这个名字很陌生,或是对你来说很不熟悉。
图片来源:Girl Geek Academy/Flickr

“这样的评价暗示对方在文化上或是在语言上不能融入这个群体,并且不值得花时间去了解他们的身份。” Mallinson告诉商业内幕。

该怎么说:如果你不会念同事的名字,问问他们就好了。不要说这个名字很陌生,或是对你来说很不熟悉。

“我觉得你进错房间了——这是编程组的会议。”

不要假设别人不属于这个团体,或是让他们感觉自己是局外人。
图片来源:Sebastian ter Burg/Flickr

文本分析公司Textio现任首席执行官Kieran Snyder和快公司分享了自己在微软工作时第一次经历的轻微冒犯。她准备参加公司举办的数学讲座。

“我早到了几分钟,有两位男士已经坐在房间里了。” Snyder说。

其中一位看到了她,便马上问她是不是要去一场关于设计的讲座(也是在附近举办的)。他假设Snyder——作为一名女性——不会对数学讲座感兴趣,或是听不懂这些内容。

这看起来是个友善的建议,但是也暗示出女性不太可能成为一名工程师。

该怎么说:不要假设别人不属于这个团体,或是让他们感觉自己是局外人。

“你不知道‘阅后即焚’(一款照片分享软件)是什么吧?

在很多工作场合,年龄歧视都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图片来源:Evgeny Belikov/Strelka/Flickr

那些认为只有二三十的人才有可能知道表情包和推特是什么的人对年长者有着刻板印象

尽管打趣老年同事打字的习惯好似没有恶意,年龄歧视在很多工作场合都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比如说,在科技行业,年龄较大的专业人士说他们很难被雇佣,哪怕拥有大量经验。

这种不含恶意的评论可以带来各种后果,比如说,年长的同事难以获得新的培训机会、被孤立在办公室社交圈之外以及其他非法年龄歧视行为等。

该怎么做:什么都别说。

“你是实习生吗?你看起来好年轻!”

没有必要评价同事的长相。
图片来源:Mikhail Goldenkov/Strelka Institute/Flickr

“在职场赞美女性的外貌会加深一种性别主义偏见——做女人,最重要的是要有吸引力,这是女性这种社会角色的首要功能。” Pennington告诉商业内幕。

“当一位年长的男同事告诉年轻的女同事‘你看起来真年轻’或者‘你看着像个学生’时,这样的评价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她的外貌而非她的资历之上,并且还有可能破坏她在工作上的权威。” Mallinson告诉商业内幕。

评价别人看起来年轻暗示着他们似乎经历尚浅,可能难以胜任他们的工作。

该怎么说:什么都别说,没有必要评价同事的长相。如果你真的想知道对方的职位,你可以在公司名录里查询。

“你的头发本身就这样吗?”

无论种族,一个人本身的发型应该被工作场合接受。
图片来源:WOCinTech Chat/Flickr

得到关于头发的评价是一种常见的痛苦,对于非裔美国女性来说尤为如此。根据Perception Institute,相较于柔顺的头发,黑人女性质地粗糙的头发常被看作是“不专业的”。

“我同一个隔间的同事是黑人,保留着自己自然的头发。”一位匿名读者在Buzzfeed写道,“她有一头漂亮的爆炸头。每周都至少会有一个人问我觉不觉得她的发型很不专业,有没有违反办公室穿衣准则,会不会让我分心。不会,Kathy,我对她的发型没什么感觉。然而,你,离开自己的工位,打断我的工作,乱说一通让我感觉很不舒服。”

对于黑人女性来说,对于她们自然发质的偏见带来了她们对自己外貌的高度的不安。五分之一的黑人女性都感受到了社会的压力,想要为了工作把头发拉直,这是白人女性比例的两倍。

该说什么:什么都别说。无论种族,一个人本身的发型应该被工作场合接受。

(打断道)“好吧,实际上,我觉得……”

男性打断女性的可能性比打断男性的可能性高两倍。
图片来源:Strelka/Flickr

男性打断女性的可能性比打断男性的可能性高两倍

纽约时报称男性打断女性的行为是一种“普遍现象”。意外的是,当男性重复了她所打断的女性的观点时,他会得到所有的功劳。

“我甚至不知道看到过多少次男性打断女性的发言,接着他便会重复之前那位女士想要提出的观点。” Grace Ellis告诉泰晤士报,“我觉得这种事情每周会……发生两到三次?至少?”

Elizabeth Ames是Anita Borg Institute营销、合作与项目高级副总裁,她说这是她所听闻的最严重的工作场所轻微冒犯行为之一。

“另外我们经常听说的是当女士们分享了一个观点或是一句评论时,没有人在乎;然后房间里的男士发表了同样的言论,大家便觉得说的很对。” Ames 告诉快公司

该怎么做:等对方说完自己的想法。如果你喜欢这个想法,便要表现出来。

“你为什么这样穿?”

如果你好奇为什么宗教人士穿着某一种服饰,读一读这些人写的文章或书。
图片来源:Lefteris Pitarakis/AP

穿戴宗教头饰的犹太人、锡克人、穆斯林或是其他信仰的人在工作场合可能会经常收到各种提问。

实际上,个人并不能完全代表他所信仰的宗教。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该宗教的内容,你不应该在别人工作的时候问他们。

比如说,戴着头巾的穆斯林女性说人们经常会问她们“是不是光头”,或者是不是有人“强迫”她们戴头巾。

“不要盯着我看。不要评判我。教导别人也这样做。我不是什么需要被拯救的人。”一位穿戴头巾的匿名女士在Everyday Feminism写道,“像对待别人一样对待我,这就是你所需要做的。”

该怎么做:什么都不要说。如果你好奇为什么宗教人士穿着某一种服饰,读一读这些人写的文章或书。不要随便问一位同事他们的人生选择。

本文作者:

Marguerite Ward,高级策略记者,商业内幕

Rachel Premack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张丽莉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