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鉴于新冠肺炎对经济冲击的规模之大、性质之空前,大多数评论人士认为复苏前景黯淡就不足为奇了。
  • 但关键的周指标和月度指标表明,经济大幅恢复增长的可能性仍然较大。
  • 英国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主席吉姆•奥尼尔撰文写道,如果复苏趋势真的到来,一定要把注意力转向其它问题——如未来增长的质量。

自今年3月以来,我比其他评论人士更看好大流行引发的经济低迷中出现“V型”复苏的可能性(尽管我也一直对未来10年许多经济体面临的结构性挑战提出警告)。鉴于当前危机显而易见的深度和规模,无论我在哪里表达这种乐观态度,都会遭到反驳。然而,随着我们进入7月,许多经典短期前导指标和同步指标仍指向V型复苏,英格兰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安迪•霍尔丹给出的结论也是如此

尽管新冠肺炎疫情有其自身的复杂性,但我长期以来一直依赖的每周和每月指标仍然可以有效地将信号与噪声区分开来。在担任高盛首席经济学家的初期,我帮助制定了一个“全球先导指标”(GLI)指数,该指数的设计力求与经合组织的长期指数同样准确,但速度更快,并且能更好地预测金融市场的行为。

自七年前离开金融业以来,我一直监测每月发布的GLI的公开指数。其中包括美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新订单相对于库存的比例;美国每周申请失业金的人数;比利时商业信心调查;以及韩国每月出口数据。此外,您还可以关注其它国家/地区知名的PMI调查以及德国Ifo商业环境指数等月度调查,以此了解全球经济状况。重要的是,中国有许多类似的指标,这些指标通常比中国批评人士认为的更可靠。

除了这些短期先导和同步指标外,还有更多与财务状况有关的指标。从2月下旬到3月,当新冠肺炎疫情向韩国和意大利蔓延时,金融市场对“这一危机将达到大流行程度”的普遍认识做出了反应。股市急剧下跌,全球金融状况明显收紧。

结果,上述所有高频指标都崩溃了。今年3月和4月,韩国出口急剧下降,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全线崩溃,许多国家(尤其是美国)失业率飙升,尽管多国政府采取了重大举措来缓解冲击。可以预见的是,这些趋势是由新冠肺炎疫情在发达国家的突然蔓延所导致的——在这些国家,感染率飙升,经济陷入停滞。

自那时起,疫情一直在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以及美国大部分地区肆虐。这场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庞大规模,再加上全球经济体史无前例的封锁措施,给这场危机增添了些许戏剧性和启示录意味。许多人会质疑乐观的观点也就不足为奇了。

这场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庞大规模给这场危机增添了些许戏剧性的和启示录意味。
图片来源:报业辛迪加

尽管如此,目前的高频指标表明V型复苏仍然是可能的。毕竟,世界各国政府已经采取了绝对大规模的经济政策来应对疫情,通过显著的货币和财政措施进行干预。多国政府采取的应对措施已经远远超过了2008-2010年全球金融危机和衰退。

诚然,政策制定者更关注如何遏制当前卫生和经济紧急情况,而不是刺激措施;但许多最重要的危机应对举措将继续产生持久的影响。例如,许多情况下,为了在形势最危急时期维持家庭收入而实施的补贴休假计划提高了储蓄率,这将(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转化为未来支出的增加。而这只是金融市场指数近几周大幅上涨的众多原因之一。

现在可能还不是正常时期,但是,正常情况下,这样的快速反弹意味着经济复苏。此外,许多关键高频指标也在改善——有些还很明显。美国连续两个月的就业数据以及美国、欧洲和亚洲的月度PMI指数都在上升。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中国面临着持续的挑战,但财新服务业PMI指数在6月份升至58.4,这也是十年的高点。对于那些怀疑中国数据真实性的人来说,我有必要提醒一下——就是这个指数,在2月份曾跌至26.5的低点。此外,韩国的出口比前几个月强劲得多(尽管仍比去年同期下降了11%)。

显然,所有的V型复苏趋势都是暂时的。如果主要经济体被迫再次封锁,关键高频指标和更广泛的金融状况无疑将再次恶化。但是,如果封锁仍然是局部的、暂时的,如果卫生系统继续扩大检测,特别是如果开发出了疫苗或更有效的治疗方法,经济前景就不会像许多人认为的那样黯淡。

如果V型复苏真的到来,那么就一定要把注意力转向其它问题——如未来增长的质量。我们绝不能重蹈2009-2010年的覆辙,那次的复苏在生产率提高和包容性方面还有很多不足之处。与十年前相比,政策制定者需要更有想象力、更激进地思考问题。但这又是另一个话题了,我今后会专门写一篇评论文章。

本文作者:

Jim O'Neill ,英国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