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杀一案激起民众愤怒,人们强烈要求:在美国乃至世界范围内真正实现公民权利,终止种族主义,弥合社会分裂。我们不仅要正确解决愤怒的根源问题——种族主义,也必须应对新冠疫情加剧的严重社会不平等。

新冠疫情的蔓延加剧了社会不公的问题。疫情来临时,不同社会阶层面临的风险差异之大,令人震惊。我们需要一场“世界的复兴”来塑造后疫情时代,其中首要任务就是重新订立社会契约。然而,正如针对系统性种族主义的抗议传达出的明确信息,“世界的复兴”不仅关乎社会和经济改革,更应包括道德观念的深刻变革。

在美国,新冠肺炎对非裔美国人、低收入和弱势群体(如流浪汉)带来了巨大伤害。在洛杉矶,黑人公民的死亡率接近最富有居民的三倍。黑人群体在新冠疫情中受到的影响格外严重,这不仅反映了由来已久的种族主义,更折射出延续至今的系统性不公。与许多其他国家一样,在美国,面临种族歧视和边缘化的群体更可能遭遇失业、就业不足,住房及生活水平也较差。因此,他们所能获得的医疗资源十分有限,再加上原有健康状况不良,新冠肺炎对他们而言尤其致命。

社会领导者面临的严峻挑战是,必须在应对危机时纳入代表未来希望的人群的观点。当我们考虑未来社会契约所应包含的内容时,不能忽视年轻一代的观点,毕竟他们将需要在新的社会契约下生活与工作。而这一代年轻人正积极投身于反种族主义的前线。他们牢记戴斯蒙·图图大主教(Archbishop Desmond Tutu)的名言:“若你在不公正的情形中保持中立,那么便已选择站在压迫者那边。”

他们立场坚决,为了更好地理解他们的需求,我们必须耐心倾听。在重新制定社会契约方面,年轻一代比前人更为激进,因此聆听他们的诉求至关重要。

此次全球疫情不幸夺走了许多人的生命,也让人们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全球范围内,整整一代人将被经济乃至社会不安所笼罩,数百万人在经济严重衰退之际参加工作。即使对其中最优秀的人才而言,身负债务(许多学生都有教育贷款)进入职场也将带来长期影响。至少在西方社会中,千禧一代的收入、资产和财富状况已远不如上一辈,拥有房子和孩子的可能性更低。

如今,另一代年轻人(Z世代)也陆续进入社会。他们认为现有社会体系已然千疮百孔,长期深陷诸多问题的困扰,而此次疫情使情况进一步恶化。正如一名年轻学生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所言:“年轻人迫切渴望彻底变革,因为我们眼前的道路崎岖不通。”

在这种背景下,最糟糕的应对方式莫过于激化两极分化、狭隘思维以及寻找过于简单的解决方案,这只会滋生谣言、虚假信息和仇恨。全球新冠疫情已表明,尽管世界各地联系紧密,但各国之间甚至一国之内却难以团结一致。疫情隔离期间,的确涌现出许多无私奉献、团结合作的佳话,但自私自利的行为也屡见不鲜。放眼全球,互惠互助的美德严重缺失。

人类学证据表明,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能够相互合作并创造出超越自身的伟大事物。当人们抗议种族主义和社会不公时,意识到“黑人生命同样宝贵”时,便是对上述观点的有力证明。新冠疫情会唤醒我们内在的同理心和协作精神吗?会鼓励我们更加精诚团结么?虽然以往全球大流行病过后的情形并不乐观,但这次的情况有根本不同:我们都意识到,不加强合作就无法应对人类共同面临的全球性挑战。

简言之,只有从道德上认识到我们的社会存在严重缺陷,世界状况才有望得以改善。为此,我们必须在尊重人类尊严与多样性的前提下,进行开诚布公的沟通与对话,推动政治、经济和社会体系的根本性变革和重构。

本文作者:

克劳斯·施瓦布,创始人兼执行主席, 世界经济论坛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校对: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