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冠肺炎疫情导致世界各地的学校纷纷关闭。全球超过12亿儿童无法在教室上课。
  • 因此,教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随着电子学习的异军突起,远程教学和数字平台教学应运而生。
  • 研究发现,在线学习能够加强记忆,并且花费时间更少,这意味着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变化可能会延续下去。

虽然各国新冠肺炎的感染率不尽相同,但受大流行影响,全球186个国家超过12亿儿童因学校关闭而受到影响。丹麦于3月12日宣布停课,现在,11岁以下儿童已陆续返回托儿所和学校上课,但在韩国,学生们还继续在上网课

你读过以下文章了吗?

随着全球许多地方的教学方式发生突然转变,人们想知道,疫情结束后,网上学习的方式是否会延续下去,这一转变会对全球教育市场产生哪些影响?

甚至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之前,对教育技术的使用就已经迅速增长并普及了,2019年,全球教育技术投资达到186.6亿美元,到2025年,在线教育的整体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2500亿美元。无论是语言应用虚拟辅导视频会议工具,还是在线学习软件,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其使用量都显著激增。

教育领域如何应对新冠肺炎疫情?

为了响应师生和家长的重大需求,许多在线学习平台都提供免费服务,其中包括BYJU’S等平台,这是一家总部位于班加罗尔的教育技术和在线辅导公司,创建于2011年,现已成为全球价值最高的教育技术公司。该公司首席运营官Mrinal Mohit称,自从其“思考与学习(Think and Learn)”应用提供免费直播课程以来,使用BYJU产品的新生人数已经增加了2倍。

与此同时,自2月中旬中国政府要求2.5亿全日制学生通过网络平台复课以来,腾讯课堂被广泛使用,从而掀起了教育史上规模最大的“网络运动”,武汉约有73万中小学生通过网络学校上课,占中小学生的80%。

其它公司也在增强其为广大师生提供一站式服务的能力。例如,新加坡的协同办公套件Lark开始为教师和学生提供无限视频会议时间、自动翻译功能、作业实时协同编辑以及智能日历安排等功能。Lark最初是由字节跳动开发的内部工具,以满足公司规模激增。为了在危急时刻迅速实现目标,Lark增强了其全球服务器基础设施和工程能力,以确保可靠连接。

阿里巴巴的宣传学习解决方案钉钉必须为类似的用户激增做好万全准备。钉钉首席执行官陈航表示:“上个月,为了支持大规模远程办公,钉钉平台利用阿里云,在短短两个小时内部署了超过10万台云服务器——一举创新快速扩容的新纪录。”

一些学区正在建立独特的合作方式,例如:洛杉矶联合学区和PBS SoCal/KCET展开合作,提供地方教育广播,针对不同年龄段提供单独的频道,并有一系列数字频道可供选择。BBC等媒体机构也在推动虚拟学习;4月20日上线的Bitesize Daily为英国各地的儿童提供为期14周的课程,其中一些内容由曼城足球俱乐部的球星阿奎罗Sergio Aguero等名人讲授。

这对未来学习意味着什么?

尽管一些人认为,仓促间转向在线学习——没有必要的培训、带宽不足、准备不充分——将导致糟糕的用户体验,不利于可持续增长,但另一些人则认为,一种新的混合教育模式将出现,其优势非常明显。腾讯云副总裁兼腾讯教育副总裁王涛表示:“我相信,信息技术将进一步加快与教育的融合,在线教育最终将成为学校教育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许多大学之间已经成功实现过渡。例如,浙江大学利用基于钉钉平台的“浙江大学App”,仅在过渡后的两周内就上线了5,000多个课程。伦敦帝国理工学院开始开设一门关于冠状病毒科学的课程,该课程现已成为2020年在大型公开在线课程项目Coursera上报名人数最多的课程。

许多人已经开始自发宣传在线课程的好处:约旦大学教授Amjad博士一直使用Lark进行教学,他说:“在线课程改变了教学方式。它使我能够更有效地通过聊天组、视频会议、投票和文档共享与我的学生进行互动,特别是在这次大流行期间。我的学生也发现在Lark上交流更容易。即使疫情结束后,我也会坚持使用Lark,我相信传统的线下学习和网络学习可以相辅相成、齐头并进。”

在线学习的挑战

然而,还有许多挑战需要克服。一些没有可靠的互联网接入和/或技术的学生很难参与数字学习。无论在国家之间,还是一个国家内部不同收入阶层之间,都可以看到这种差距。例如,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数据显示,在瑞士、挪威和奥地利,95%的学生拥有可用来完成学校作业的计算机,而在印度尼西亚,只有34%的学生拥有计算机。

在美国,拥有特权和弱势背景的人之间存在巨大差距:几乎所有拥有特权背景的15岁青少年都拥有一台可供自己支配的计算机,而近25%的弱势背景青少年却没有计算机。尽管一些学校和政府一直在向有需要的学生提供数字设备,如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但许多人仍然担心,这场大流行将扩大数字鸿沟

在线学习是否有效?

对于那些能够使用合适技术的人来说,有证据表明在线学习在很多方面都更高效。一些研究表明,平均而言,学生在线学习时能多记住25-60%的内容,而在课堂上只能记住8-10%。这主要是由于学生在网上的学习效率更高;与传统课堂教学相比,在线学习所需的时间要少40-60%,因为学生可以按照自己的步调来学习,回过去重新阅读、跳过一些内容或通过自己选择的概念加快学习进度。

然而,在线学习的效果在不同的年龄组之间是有差异的。对于儿童——尤其是年幼的儿童,一个普遍的共识就是需要一个结构化环境,因为儿童更容易分心。腾讯高级执行副总裁兼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总裁汤道生表示,要想发掘在线学习的全部优势,需要共同努力提供这种结构化环境,不只是通过视频功能来复制传统课堂/讲座,更要擅用一系列协作工具和互动方法,从而促进“包容、个性化和智能的”学习方式。

BYJU的Mrinal Mohit认为,研究表明,孩子们广泛调动自己的感官来学习,因此,通过使用技术让学习寓教于乐是至关重要的。他说:“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我们发现,把游戏巧妙融合到学习中,学生表现出更高的参与性和更强的学习动机,尤其是年纪较小的学生,这让他们真正爱上学习。”

教育改革势在必行

显然,此次大流行彻底颠覆了教育体系,许多人断言教育已经无法与时俱进了。学者Yuval Noah Harari在其著作《21世纪的21个经验教训》中概述了学校如何继续专注于传统学术技能和死记硬背,而不是开发批判性思维和适应性之类的技能——后者对于学生的未来成功更为重要。向在线学习的转变会不会催生出一种新的、更有效的教学方式?尽管有些人担心在线学习的仓促转变可能会阻碍这一目标的实现,但也有人打算在亲身体验在线学习的好处后,将其作为学习“新常态”的一部分。

新冠肺炎疫情凸显了传播知识的重要性

全球重大事件通常是快速创新的转折点——非典后电子商务的兴起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虽然我们还不知道电子学习是否也会在新冠肺炎疫情后崛起,但它是少数几个投资尚未枯竭的行业。通过此次大流行,人们已经清楚地意识到跨界、跨公司以及在社会各界传播知识的重要性。如果说在线学习技术可以发挥作用,那么我们所有人都有责任充分发掘其潜力。

本文作者:

李响,媒体、娱乐与信息产业总监,世界经济论坛

Farah Lalani,媒体、娱乐与信息产业社区策展人,世界经济论坛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校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