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动化和全球一体化使许多传统“常规”工作消失了
  • 以英国为例,这些趋势因性别和教育水平而异
  • 包括重视技能在内的政策解决方案,将是克服这些趋势的消极后果的关键。

我会和我父母做得一样好吗?

对这个问题的肯定回答一度似乎已成定局;而现在,对近几代人来说,情况则不那么乐观。尽管千禧一代的受教育程度比他们的父母高,但他们的工作稳定性可能更低。在许多发达经济体的政策辩论中,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担心,年轻人们跻身中产阶级或拥有足够的退休储蓄可能会更加困难。

你读过以下文章了吗?

这些担忧源于这样一个事实:工作性质和不同技能、不同教育水平的经济回报正在迅速变化。自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美国和欧洲制造业和文书业中高薪中等技能职位的数量大幅减少。今天的工作机会更多地集中在相对高技能、高工资的工作和低技能、低工资的工作上。

尽管千禧一代的受教育程度比他们的父母辈高,但他们工作的稳定性可能更低。

中产阶级的这种“空心化”与常规职业的消失有关,这是在技术进步和全球一体化的推动下发生的。常规职业是指通过一套易于编纂的规则(如簿记、文书工作和一些制造业工作)来完成较高份额任务的职业。

自动化和人工智能继续取代着人工,也可能对不断发展的行业的就业机会带来限制。引申开来,年轻工人的工资可能会停滞不前,或者被迫从事低技能和低工资的职业。

与此同时,许多国家的收入和代际收入差距显著扩大。全球金融危机加剧了这些趋势。例如,在欧洲,2007年危机后,由于失业,年轻人的收入下降。之后,他们的收入有所恢复,但没有增长。所谓的“零工”经济的兴起,以及临时合同的增加,加剧了这一问题,并且进一步降低了工作稳定性,尤其是对年轻人而言。

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工作人员研究报告利用英国2001-2018年期间的劳动力数据,呈现了这些趋势随性别和教育水平的变化。

未受过大学教育的工作者

在英国,没有大学学位的工人从事常规工作的机会骤减。与20年前相比,未受过大学教育的工人现在从事日常工作的可能性降低了5到15个百分点。这一趋势对年轻一代产生了巨大影响,因为他们将要从事的中等工资、中等技能工作机会不断消失。

未受过大学教育的工作者的工作
图片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但受影响最大的似乎是未受过大学教育的年轻女性。她们越来越有可能从事低技能的体力劳动,在过去20年里,她们所从事的所有职业的实际工资都有所下降。如今,千禧一代女性的工资比婴儿潮一代女性工资低10%以上,这是男性千禧一代与婴儿潮一代差距的两倍。

未受过大学教育的工作者的工资
图片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受过大学教育的工作者

受过大学教育的英国工人面临着不同挑战。受过大学教育的工人比例从2001年的29%增加到2018年的45%。随着年轻一代受高等教育程度的提高,大学学位的回报率有所下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工作人员研究发现,尽管拥有本科学位仍然会让你更有可能找到一份“好工作”,但与过去在英国的情况相比,它提供的保障却少了。其他研究表明,美国也是如此。“好工作”的两个标准是工资和工作任务中涉及到抽象思维的程度,这可以作为科技的补充。精深工作通常需要由专业人员和管理人员执行需要创造性、解决问题和协调的任务。

从2001年到2018年,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从事精深工作的比例有所下降。近年来,与受教育程度较低的工人相比,受过高等教育的男性和女性员工更可能从事中等技能工作。因此,对于最近几代人来说,大学教育在确保从事一份高收入精深工作方面所起的作用,不如对其父母所起的作用大。尽管最近有所改善,全球金融危机以来年轻人和老年人之间的工资差距仍令人担心。

受过大学教育的工作者
图片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政策解决方案

对自动化的政策应对方案应侧重于培养技能,与自动化互补,并在短期和长期内减少下岗对工人的影响。

短期内,政策应该为自动化所取代的员工,尤其是低技能工人创造新的机会。此外,支持研发能够雇用受过大学教育的工人的相关领域,如科学技术等。消除就业的法律障碍,灵活的合同签署政策也可能帮助更多年轻人找到工作。

从长远来看,教育和技能培训项目需要使参与者做好准备,以适应劳动力市场的最新需求。大学毕业生应该了解、乃至灵活应用他们所选行业的技术。

本文作者:

Era Dabla-Norris,财务司司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Carlo Pizzinelli,财政事务部经济学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本文与IMF Blog联合发表,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杜冰钰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