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世界有13亿残疾人,他们对新冠肺炎疫情强加于其他人群身上的孤立感并不感到陌生。
  • 新冠病毒危机下,人们工作习惯的转变,证明我们也可以为残疾人做出类似调整。
  • “包容性革命”在商业上极具紧迫性,但在道德上更甚。

在世界各地,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发展,各国政府正将其公民置于各种形式的封锁之中,对全球人口的控制也越来越紧。

突然之间(也是长时间以来第一次),有大量人口直面脱离正常生活的孤立感——病毒携带者和他们的家庭,被隔离在家中和医院里。

但是对于许多人而言,这种与“正常”生活的孤立和分离,已成为常态。 他们不是在等待封城令的解除,以及正常状态的恢复。 不幸的是,对于大多数人而言(特别是老年人和全世界13亿的残疾人口)这种被隔离和被排斥的经历是他们的日常。

你读过以下文章吗?

大流行结束后,许多残障人士无法回归“照常营业”的状态:这是他们的常态。但是,这场疾病大流行必须改变这种不合理的常态,残疾人被排除在日常生活之外已经太久太久。

相关证据其实长期存在:我们知道,适龄残疾人的就业率比健康人口低28.6个百分点,并且只有4%的企业专注于提供纳入残疾人的岗位。然而,残疾人被排除在就业市场之外为OECD国家的GDP带来了7%的损失,残疾人及其朋友和家人的消费能力为8万亿美元。

今天,我们看到了最为敏捷的企业行动:快速、灵活地应对病毒,立即采取行动保护员工和客户。我们还看到了其他举措:迅速、广泛的居家工作模式,为弱势群体提供的专用购物时间,虚拟会议技术的使用也急剧增加。

残疾人更有可能失业。
图片来源:ONS

我们在上个月看到的全球商业模式变化,已经回答了许多公司所面对的一个基本问题:当我的大多数员工在家工作时,我的业务是否能够适应这一情况,并且实现蓬勃发展? 对于大多数公司来说,答案是肯定的。 知道这一方式的可行性,对纳入残疾人有着巨大意义:人们在上个月迅速规划的诸多远程工作方式,不仅可以使残疾人参与工作,还能够令生意兴旺。

我们必须确保企业能够充分利用疫情时期的经验,通过使用与当前相似的工具,使残疾人群体充分参与工作,从而提高全世界对残疾人的包容性。没有任何借口,我们已经看到远程工作的模式对全球78亿人口中的很大一部分有效,那么它就可以继续为这13亿残疾人服务。

更重要的是,新冠病毒的大规模流行,让人们更加关注数字通信对企业在特殊时期平稳运行的重要性,以及数字通信帮助居家与亲人和朋友保持联系、减少孤独感的重要性。 我们在数字通信中看到的价值,也应适用于残疾人。 我们必须确保从今往后,网站和数字媒体都可以实现完全的可访问性,并且使字幕和音频描述成为一种规范,而不是一种例外,让残疾人可以平等地享受我们现在所体验的数字世界。

我们已了解到,由于缺乏可访问性,企业错失了许多巨大的商机。 2016年,英国的Click-Away Pound调查发现,超过400万人因零售网站的访问障碍而放弃了它,这一代价估计是117.5亿英镑。 在2019年,这一代价已增长至171亿英镑。 改变这一点在商业上确实很难,但现在是时候行动了。

在过去的几年中,跨国公司逐渐意识到纳入残疾人所带来的道德、社会和经济利益,我称这一日益增长的势头为“融合革命”。 的确,自从于2019年借助世界经济论坛的平台发起The Valuable 500行动——该行动旨在召集500家私营部门公司(包括国内公司与跨国公司)将残疾人问题纳入企业领导者议程——以来,有260位世界领先的CEO和全球品牌加入了这一行动。 这些公司将会成为变革的转折点,它们汇聚在一起,以释放全世界残疾人群体所蕴含的广泛商业、社会及经济价值。

我们现在有机会加快这一势头,通过借鉴过去几周的经验教训,建立将残疾人纳入其中的新世界体系。 我们必须更好地认识到每个人的价值,不让任何人掉队——我们要确保能够“容纳”每个人,不让任何人成为例外。

从前的我们不认为这个世界体系会发生变化,但疫情危机之下,我们已经证明世界体系是可以发生变化的,那么在未来我们也没有任何借口不继续做出改变。 现在,我们必须在新冠病毒危机后,再次重塑世界系统,从一开始就创建出一个具有完全包容性的体系。

身处于如今的疾病大流行中,我们一定不能忘记残疾人的特殊需求。 2020年,现实令我再次深感担忧,在危机时刻我看到残疾人社区的特殊需求在许多情况下被忽视了。 在设计面向未来的系统时,我们不能重复过去或当下的错误。

我们能够从商业动机的角度考虑,接纳残疾人的市场价值;但在道德和社会上,我们更需要终止这种排斥现象。 现在大多数人都体会过大规模的社会孤立,我们再也不能假装自己不懂被孤立的感受。 现在,我们都体会到了全球性的“排斥之痛”,在规划未来时,我们必须坚持不让任何人掉队。

Valuable 500是世界经济论坛“塑造新经济与社会的未来”的一项倡议。

本文作者:

Caroline Casey,创始人兼主管,Valuable 500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陈达铿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