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非埃博拉疫情期间,比尔·盖茨说,我们没有为下一次流行病做好准备。
  • 我们需要一个能够动员数十万医务工作者的应对系统。
  • 2019年10月的世界经济论坛的模拟结果显示,我们没有为泛流行病做好准备,但就COVID-19开展合作还为时不晚。

五年前在一次TED演讲中,比尔·盖茨警告说:“如果在未来几十年内,有任何事件杀死了超过1000万人,那很可能是一种具有高度传染性的病毒,而不是战争。导弹没有这样的杀伤力,但微生物可以。”

他解释说:“我们在核威慑力量上投入了大量资金,但实际上我们在遏制流行病的系统上却投入很少,这可能是我们如今备受挑战的部分原因。”

“我们还没有为下一次流行病做好准备。”

你读过以下文章了吗?

长期以来,美国慈善家和微软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一直在警告人们,致命的疾病大流行可能即将发生。 在2015年温哥华TED大会(此时埃博拉疫情即将结束)上,他解释了为什么我们没有为此做好准备。

“问题不在于系统运行得不好。 问题是我们根本没有系统。”他说。

随着COVID-19冠状病毒在世界范围内传播,迄今为止已出现了二十多万感染者,但我们仍然没有做好抗疫准备。

关键点:卫生工作者

用世界卫生组织(WHO)的话来说,2014-2016年间,“最大,最严重和最复杂的埃博拉疫情”对西非国家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的打击尤其严重。 在全球范围内,疫情感染了28,000多人,造成11,000多人死亡

正如盖茨所解释的那样,埃博拉病毒没有扩散的原因很多。 它不会在空气中传播,大多数人被传染时通常已经卧床不起。 此外,在特定的病毒爆发期间,该病毒并未进入许多城市地区,这可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

比尔盖茨表示,疫情能够得到遏制,主要是“许多卫生工作者的英勇行为。 他们找到了患者,防止更多感染者的出现”。 尽管没有大量的流行病学家或医疗团队“时刻准备好”研究诊断和治疗方法,但卫生工作者的奉献最终让疫情得以控制。

“下次,我们可能不会那么幸运。 他说:“你可能会感染上一种病毒,而且潜伏期内感觉良好,让你不知不觉地登上飞机,走进市场。”

盖茨演讲里的词句令人不寒而栗,让人回想起如今的状况:世界上大部分地区的人们都在家中隔离,以免感染和传播COVID-19。据专家目前的了解,COVID-19很容易通过呼吸道飞沫传播

我们如何为下一次流行病做好准备

盖茨说,应对大规模流行病需要“数十万工作者”。

他继续说:“我们可以建立一个非常好的应对系统”,手机可以将信息迅速传达给人们,卫星地图可以显示出迁移趋势,生物技术的进步“理应大大降低疫苗和治疗方法的研发时间”。 在当前应对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斗争中,这些科技已经得以应用。

但是,这些工具必须成为全球卫生系统的一部分——防疫工作应被当作战备一样看待。全职人员和后备力量时刻准备着迅速部署防疫工作,并且了解人们的准备情况。

为应对下一次流行病,盖茨建议我们需要做到以下几点:

保障贫穷国家的卫生系统健全。组建医疗后备队,保证训练有素的专业医疗队伍能够迅速部署防疫工作。将医学和军事专家配对,以便军队可以保障后勤和安全区。模拟抗疫,或开展“细菌游戏”,了解领导者们的准备情况。推进疫苗和诊断领域的研发工作。

盖茨在最后说:“如果埃博拉疫情可以带来一种积极的影响,那就是它可以作为预警,提醒人们做好准备。”

新冠病毒肆虐的当下,正是一个最好的机会让我们亡羊补牢,做好准备。

我们的准备远远不足

2019年10月,在中国确定COVID-19疫情爆发的几周之前,世界经济论坛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以及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共同举办了关于疾病大流行防范及应对的高级别模拟训练。

该活动召集了企业,政府,安全和公共卫生领域的领导人,进行了全球大流行应对演习。 本活动还提供了现场虚拟体验服务,以吸引全球利益相关者和公众参与。

我们从这场活动中学到了什么? 世界经济论坛总裁Børge Brende和论坛的IO及IGWELS社区负责人Ryan Morhard解释道,我们的结论就是——“我们毫无准备”。

几个月后,参与者(包括来自中国、新加坡、澳大利亚和尼日利亚的领导人、传染病专家以及强生、汉莎航空和万豪国际等公司的高管)将所学知识付诸实践。

但是,根据Brende和Morhard的说法,现在采取行动还为时不晚。

“ COVID-19是整个世界的问题,也是数十年来对全球健康安全的最严重威胁。 如果我们不团结起来确保整个世界都受到保护,我们将永远不会得到保护。 作为一个知识渊博,装备精良的国际社会,我们团结在一起,将能够有所作为。

“我们不能独自行动。 但是,如果我们采取共同行动,就可以减轻这场危机对生命健康以及经济社会生活的影响,并且我们可以在应对未来的风险时变得更有韧性。”

世界经济论坛在此关键时刻如何动员利益相关者?请访问COVID行动平台

本文作者:

Samantha Sault,作家,华盛顿特区和日内瓦。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翻译:陈达铿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