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佛大学的增长实验室根据出口产品的多样性创建了国家经济体复杂度排名。
  • 日本位列低普及率、高复杂度的出口型经济之首。
国家经济复杂度排名

在过去,想了解国家之间的贸易要简单得多。 商品及某些制成品在少数国家之间以相当直接的方式来回转移。

如今,约有6,000种经过官方分类的产品进出世界各地的港口,而数字产品和服务遍及各个国家/地区,给衡量经济活动带来了额外的困难。

为了理解这种经济复杂性,哈佛大学成长实验室的团队创建了“国家经济体复杂性排名”。以下是排名中位列前10的国家/地区:

日本,瑞士和韩国位居榜首。

最近被评为欧洲最具吸引力制造业目的地的捷克共和国也表现出色,位列世界第六。 美国从前十名滑落至第十二名。

“生产知识”的力量

排名较高的国家通常具有以下属性:

  • 多样化的出口产品
  • 拥有精致独特的出口产品(只有其他少数国家/地区也生产类似产品)

简而言之,排名取决于“生产知识”的概念,即国家生产该产品的能力。

哈佛大学的Muhammed Yildirim想出了一个形象的类比,用于思考生产知识在经济体复杂度中的作用:

“假设每种类型的生产知识都是一个字母,每种产品都是由这些字母所拼成的单词。像拼字游戏一样,每个国家/地区都拥有一组字母,每个字母都有大量副本,并尝试用这些字母来完成填词游戏。例如,使用A,C和T这样的字母,就可以构造CAT或ACT这样的单词。我们衡量经济复杂性的问题,就类似于解释每个国家的投资组合中有多少个不同的字母。有些字母(例如A和E)在拼词中常被使用,而其他字母(例如X和Q)则少有用途。将此思考方式类推到国家和产品层面,字母库多样性更强的国家才能生产出更具独特性的产品。另一方面,需要更多字母的单词,则只能在具有所需字母的国家诞生。

并非所有出口产品的得分都是相等的

就像拼字游戏中的字母顺序一样,每个出口驱动型经济的要素都可以被分解和量化。 最终的产品类别涵盖了从提炼猪油到集成电路的所有内容,每种产品都为该国的经济体复杂度得分做出了贡献。

农业和采掘业的复杂度往往较低。 机械的生产可能非常复杂,并且与全球经济的许多方面都息息相关,具有高连通性。

将这些产品类型的总体组合可视化,可以为我们提供超越GDP等大数据的独特视角。 以下是经济体复杂性频谱两端的一些实际范例。

日本

自1990年代中期开始经济体复杂度排名以来,日本从未从未掉落榜首。

由于土地面积的限制和一些技术独创性,日本已成为低普及率,高复杂性的出口型经济典范。

汽车和电子产品是显而易见的杰出产品,但日本还有许多其他高价值产品类别。 该国还拥有各种各样的高价值出口商和贸易伙伴,从而降低了贸易战或工业衰退削弱该国经济的风险。

澳大利亚

许多人会感到惊讶,澳大利亚在经济体复杂度排名种竟然排名倒数。

尽管澳大利亚在众多类别中均处于全球领先地位,例如人均家庭财富,但其经济复杂性得分为-0.60,远低于其收入水平的预期。 看看以下的经济成分分解,可以了解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果。

澳大利亚最大的出口产品属于“低复杂性”类别,例如矿产和农业。 更复杂的是,澳大利亚的经济与中国紧密相连。 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中国的GDP下降5%将导致澳大利亚的GDP下降2.5%。

委内瑞拉

委内瑞拉近年来经历了经济困难时期,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下图显示了委内瑞拉对石油出口的依赖程度,该国靠能源输出维持经济。

在价格波动或地缘政治事件中,过度依赖单一的出口产品类型可能会使该国经济变得极为脆弱。以委内瑞拉为例,其出口经济的四分之三是由原油构成的,这也是复杂度得分最低的产品类别之一。

追求多元化

低水平的经济复杂性并不一定是问题。在复杂度排名中处于中低水平的许多国家/地区,其生活水平和财富水平都很高。例如加拿大、挪威和澳大利亚。

另一方面,一些国家把多样化作为第一优先级。软银的1000亿美元愿景基金,部分是沙特阿拉伯大力发展以知识为基础的多元化经济的结果。面对世界不断变化的能源结构,哈萨克斯坦等其他石油资源丰富的国家也正在努力实现经济多元化。

随着世界经济的持续发展,以及从化石燃料向新能源转型的持续推进,我们很可能会看到经济体复杂性的提升。

本文作者:

Nick Routley,Visual Capitalist,创意总监兼撰稿人

本文与 Visual Capitalist合作出版,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翻译:陈达铿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