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绕无人驾驶电动汽车展开的一波劈头盖脸的宣传曾承诺将为城市带来一场交通“革命”,声称新技术将缓解拥堵、消除有害排放。这些新技术的潜在好处既刺激了汽车行业的活动,也引发了人们的焦虑——尤其是新车销售利润是否能够收回投资成本。

随着人们越来越了解在城市大规模引入这种技术的困难,对无人驾驶车辆的最初热情已经逐渐消退。正如我在新书《驾驶变革:21世纪的旅行》(“Driving Change: Travel in the 21st Century”)中所说,未来汽车可能并不像许多人以为的那样激动人心。这些创新将带来渐进式变革,而不是一场轰轰烈烈的革命——前提是,汽车行业可以使之变得有价值。

当然,电动汽车将有助于减少二氧化碳和其它污染物的排放。但其商业成功可能取决于电池化学成分的最佳选择,以便最大限度地延长汽车的行驶里程,同时提供寿命长、轻便、可快速充电的电池。英国发明家詹姆斯•戴森(戴森公司创始人)最近决定取消其电动汽车项目,这表明了新入局者面临的风险。

自动化系统已经可以做到减轻驾驶员的某些任务——如停车,并最终实现无人驾驶。然而,自动驾驶汽车(AV)的性能和时机都非常不确定——据独立观察家预测,无人驾驶汽车广泛普及的时间表可能会推迟:也许到2040-2050才能实现。

安全第一

其中一项关键任务是就无人驾驶汽车的安全标准达成一致。2018年,英国共有1,784人在车祸中丧失,人们也愿意承受自己开车时的小概率死亡或受伤风险。但是,当其他人负责掌控方向盘(如铁路和航空旅行)时,我们会有更高的安全标准。无人驾驶汽车可能更安全,因为它们可以消除95%造成道路交通事故的人为错误

然而,一旦技术达到可接受的标准,要证明其安全性能,就需要进行大量道路测试。支持者认为,太过追求完美反倒难以成功。因此,一旦自动驾驶汽车的表现比优秀的人类驾驶员更好,就应该得到普及,人们期望随着技术的改进和经验的增加,自动驾驶汽车的安全性能也会相应提高。

在汽车行业中,人们不可避免地会认为无人驾驶汽车将成为未来趋势。但是,如果要公众支付额外的成本,就必须让他们看到明显的好处。消除人力出租车司机可以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有人认为,叫一辆支持应用程序的机器人出租车是拥有私家汽车的替代选择。

然而,机器人出租车的可行性尚不明确,尤其是在大街小巷错综复杂、路边停满车的城市,在这样的环境下,相向行驶的驾驶员甚至需要互相协调,才能穿过狭窄的道路。无人驾驶汽车一开始被部署在校园、机场和商业园区等明确要求低速行驶的地方。禁止行人和自行车通行的高速公路为无人驾驶汽车提供了另一个可行的区域——然而,进出这种专区仍然需要穿过人口密集的街道,无人驾驶在这里免不了会有问题。

销售仍旧很困难

交通拥堵是道路系统中最棘手的问题,在人口密度高、汽车保有量高的城镇,相对于道路容量而言,汽车出行需求过剩。私家自动驾驶汽车实际上可能会加剧交通拥堵,因为它们将在没有乘客的情况下行驶——比如把人放下后自己回家,或者在车主购物时自己绕着街区闲逛。

19世纪的铁路、20世纪的汽车——以往这些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交通创新使得人们的出行速度逐步提高。这些创新让我们有可能前往更多目的地,使用更多服务,拥有更多机会和选择,从而证明制造商、公共当局和旅行公众的巨额投资是合理的。

相比之下,新的交通创新不会提高旅行速度。未来的汽车将由电力驱动,并拥有广泛的数字功能和无人驾驶选项。但它不可能比现在的汽车速度有飞跃式提升。

这些新的交通创新不会改变人们出行的理由和地点。但它们将逐步改进我们的旅行质量。随着汽车行业转投电动推进技术,并开发各种无人驾驶选项,如果不能向购车者提供足够的革新式服务,将很难收回开发成本。

如果无人驾驶技术能够提供不错的价值,驾驶员就会接受这些服务。现在,汽车行业的任务是降低成本,使其产品更具吸引力——这也是它们一直以来的目标。

作者:

David Metz,伦敦大学学院交通研究中心客座教授

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Agenda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本文链接。

编辑:王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