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等国家,资金雄厚的雇主试图利用带薪休假来吸引最优秀最具活力的员工,包括不同时长的育儿假丧假、放假照顾上了年纪的父母,以及少数大公司会提供个人公休假

企业往往凭借这些福利来显示自己是一家包容性强、体恤各年龄各岗位员工的企业,这是值得赞赏的。

但是,如果一家公司真的想让所有员工都感觉自己受到尊重和重视,那么有一个更简单更直接的解决方案:设定通用规则,制定一个适用于所有人的政策——这样一来,所有员工都可以选择无条件带薪休假。因为事实上每个人都需要休息,有时则需要长时间的休息。

让我们不只关注在职父母

广泛采用慷慨的、无条件的带薪休假将会减少大量文书工作,同时还会解决其它几个问题。比如,这减轻了新手父母的压力,他们目前最有可能支持带薪休假。这是因为育儿假关注到了双职工父母的特殊需求,尤其是母亲,但同时错误地暗示:没有孩子的人需要的休息时间较少。是的,新手父母需要几周、几个月或一年的时间停工休息,安排幼儿保育,适应新生活。但是其他员工可能也需要类似的休息时间去关照家人或朋友,去追求业余爱好或者照顾自己的身体,而雇主将育儿需求置于其它需求之上岂不是有点不合理?

劳伦·布罗迪(Lauren Brody)是The Fifth Trimester咨询公司的老板,也是同名书籍的作者。她认为,企业应该采取措施使所有员工都能享受到有孩子的员工所享受的福利,比如灵活的工作日程。她表示,“如果一家公司只有为人父母的员工才能获得弹性工作时间,那么就会让人们对这些员工产生偏见,从而产生意想不到的负面影响。”

女性最容易陷入这种尴尬境地,因为她们很有可能在返回工作岗位后仍要求弹性工作时间,从而比男性更容易遭受批判。带薪休假的情况也是如此:如果一个女性担心人们对职业母亲的偏见可能,从长远来看,导致她们的晋升机会减少、工资降低,那么她可能会为了保住其工作岗位而选择少休息一段时间——即使这对父母和孩子来说不是最利于健康的

然而,据推测,如果所有员工都有权因任何理由不到岗,并且真的认为这不会产生任何后果,那么人们就不会再怨恨职业父母及其特殊待遇了。

让我们放弃“产假”和“陪产假”这样的性别化词语

像“无条件带薪休假福利”这样的性别中立的词语也将成为描述家庭的新词。

布罗迪说,这是开明的雇主在过去几年里一直努力解决的问题。当她最初搜索自己的书时,她用谷歌搜索“产假”,每天都在浏览新资讯。不久她注意到大多数企业都不再只用“产假”,因为这个词不仅忽略了父亲在照顾新生儿时所扮演的角色,还可能排除了同性夫妻和其它性别夫妻。她指出,尽管她增加了搜索关键词“陪产假”——这个词变得越来越受欢迎,但听起来还是具有性别特征,不适合同性夫妻。

现在,有远见的大型企业都会提供“育儿假”。这是一种公平的改进措施,但仍存在问题。布罗迪补充道,现在一些公司要求员工区分“主要照看者”和“次要照看者”,因为二者所获得的福利不同。她问道:除非其中一个人正处于哺乳期,否则你如何确定谁是“主要照看者”?

她提出的方案是重新开始“家事假”,允许员工选择谁作为家人,并且“家人”可以是任何年龄的人,与自己有无血缘关系都可以。

这个方案接近完美,但其他员工也可以享受完全不贴标签的带薪休假福利。

我们能否将所有员工都视为成年人?

少数公司提供带薪休假时不限定条件。人力资源协会(SHRM)的薪酬福利经理Suzanne Goulden表示,在人力资源管理协会,员工有权“休假”。最近确定的福利制度允许员工因度假、个人疾病、丧事、服兵役或照顾新生儿或老年人等原因要求休假。并且她说,“到目前为止,这种方法很有效。”

Goulden认为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采取通用休假制度——无论是无限期还是固定天数——因为这也表示公司将员工视为“成年人”。实行无条件休假政策等同于告诉员工他们是值得信赖的,而这一直是员工们所在意的事。而且现在人们可以随时随地工作,这种工作方式也变得至关重要。

图片来源:Quartz/Indeed

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的Fisher Phillips 的就业律师Cynthia Blevins Doll更加关注千禧一代及他们对自由的渴望。她表示,“他们想要的福利可能与照顾家人的责任有关,也可能无关。他们喜欢弹性自由,喜欢灵活的工作时间,喜欢带薪休假,喜欢远程工作。”各公司在紧张的劳动力市场招聘困难,她的很多企业客户一直在想办法满足类似的需求。

新常态

对互联网时代之前的专业人士来说,所有这些可能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似乎现如今的员工格外自我标榜,认为自己理应享有如此待遇。(而且,可以肯定的是,现在依然只有少数受到特别优待的人能够比较“无限期度假”或“带薪休假”等字眼的优缺点)。

然而,没有确切定义的带薪休假并不像其它一些发展措施那样改变了人们对工作的预期,比如持续保持联系。如果你让人们接受更长的工作周,以及来自老板的深夜短信,那你就应该能想到他们会在某些时候渴望完全离开工作一段时间。美国大都会人寿保险公司(MetLife)2019年福利趋势研究发现,最受员工好评的新兴福利是无限期的带薪休假。这样的结果其实不难理解。

我们知道过一种丰富多彩的生活是终身有益的,也知道当代经济发展中最年轻的员工是什么样的,因此这一研究结果也就不足为奇了。虽然概括一代人的特征总是危险的,但民意调查一再告诉我们,Blevins Doll所怀疑的事情有一定的道理:千禧一代和Z世代都致力于“达成目的”并希望更有意义地生活,而且他们都不太愿接受没有国外志愿服务、不能服务社区或不能培养个人才能的日常工作。安永会计师事务所正在澳大利亚尝试推行无薪的“生活休假”

肯定有人批评无限期休假政策。批评者引用了一些调查结果,他们认为,由于不知道应该申请休假多少天,据说很多享受无限期休假的员工所要求的时长比传统休假政策规定的时间短。另一个问题是:你休假的时候不能终止假期或要求支付薪水。

但Goulden等倡导者注意到休假的目的在于利用假期时间,而不是将时间保存起来——准确地说是为了防止出现过度劳累等问题。因为任何人都可能出现精疲力竭、过度劳累的问题,但一周假期往往起不到什么作用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这种休假成为常态,可能会给想要回填员工或重新分配工作的雇主带来麻烦,特别是当几名员工暂时消失的时候。劳动力也在变化,越来越多的人想要从临时岗位跳槽。此外,一刀切的休假模式似乎值得一试。事实证明,这种简单的模式很巧妙。

作者:

Lila MacLellan, Quartz New York记者。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Quartz联合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张丽莉

编辑:刘宇彤